中國地方政府濫用「公共利益」強徵農民土地,中央如何修法遏止亂象?

中國地方政府濫用「公共利益」強徵農民土地,中央如何修法遏止亂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修正《土地管理法》到修訂《土地管理實施條例》,前者明確「公共利益」概念內涵,去除地方政府濫用行政裁量權,消除擴張性徵地行為動機及法律依據。後者則是明定地方黨政第一把手,在維護耕地保障農民土地權益的責任。

據中國官方調查報告書指出,被徵地農民正從「個體風險」走向「群體風險」,農村社會衝突已從圍繞資源利益紛爭的社會性衝突,轉變為農民與地方政府之間的政治性衝突,這些衝突愈演愈烈,最終形成大規模的群體性事件或土地維權抗爭。

中國地方政府面對農民抗爭之應對策略,既可以選擇「壓制」也可以採取「疏通」方式,然而地方政府面對農民激烈抗爭已顯得力不從心,且缺乏有效的應對能力及手段,致農村社會群體衝突趨向惡化。

事實上,這種因地方政府擴張性土地徵收行為所引發社會抗爭,主要源自地方政府基於「土地財政」需求,而此盲目徵地違規行為源自地方政府不當運用「公共利益」概念,主要徵地違法主體80%來自地方政府。

作為土地制度的基礎性法律,中國現行《土地管理法》自1986年頒布以來,歷經1988年第一次修正、1998年8月全面修正、2004年8月第三次修正,為維護土地社會主義公有制,保護和合理開發土地資源發揮重要作用,並於2019年12月對該法完成第四次修正。

值得關注是,2021年9月1日新修訂之《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正式生效,其主要規範包括嚴格控制農用地轉為建設用地作為土地用途管制;明訂地方黨政第一把手為耕地保護「第一負責人」;禁止地方政府強制流轉、違法收回宅基地;修正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藉此,打破多年來農村土地不能直接進入市場流轉的二元體制,為城鄉一體化發展掃除制度性障礙。

新實施條例對地方政府基於土地財政需求所產生擴張性徵地行為,是否具有制約作用,有待進一步評估。

「公共利益」概念在憲法及原《土地管理法》中流於泛化及模糊化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10條規定:「國家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規定對土地實行徵收或者徵用並給予補償」;「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侵佔、買賣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轉讓土地。」土地的使用權可以依照法律的規定轉讓。一切使用土地的組織和個人必須合理地利用土地,徵地制度改革目標在於縮小徵地範圍,防止隨意、盲目侵占農民的土地利益。

另憲法第13條規定:「國家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規定對公民的私有財產實行徵收或者徵用並給予補償。」但憲法對土地徵收的「公共利益」範圍,僅做原則性、抽象性及概括性界定。而原有《土地管理法》並沒有對土地徵收的「公共利益」範圍進行明確界定,導致地方政府利用行政裁量權、集體土地產權模糊性不斷擴大徵地規模,無法有效保障被徵地農民的合法權益和長遠生計,進而導致土地維權抗爭事件爆發連連,衝擊社會穩定。

2008年10月12日,中共黨十七屆三中全會通過《關於推進農村改革發展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改革徵地制度,嚴格界定公益性和經營性建設用地,逐步縮小徵地範圍,完善徵地補償機制。」隨後在黨國土地政策中秉持此制度精神,這給予《土地管理法》修法經驗,在完善土地徵收制度方面,「縮小土地徵收範圍,探索制定土地徵收目錄,嚴格界定公共利益用地範圍。」

與此同時,《物權法》第42條規定:「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規定的權限和程序可以徵收集體所有的土地和單位、個人的房屋及其它不動產。徵收集體所有的土地,應當依法足額支付土地補償費、安置補助費、地上附著物和青苗的補償費等費用,安排被徵地農民的社會保障費用,保障被徵地農民的生活,維護被徵地農民的合法權益。徵收單位、個人的房屋及其它不動產,應當依法給予拆遷補償,維護被徵收人的合法權益;徵收個人住宅的,還應當保障被徵收人的居住條件。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貪污、挪用、私分、截留、拖欠徵收補償費等費用。」

同時,《物權法》第49條規定「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縣級以上人民政府依照法律規定的權限和程序,可以徵收、徵用單位個人的不動產或者動產。」

前述憲法和《土地管理法》都規定國家為「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實施徵地,但何謂「公共利益」並無明確的法律規定,因而出現一些地方將徵收的土地大比例用於商業開發的情況。

2019年8月2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關於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45條首次以「具體列舉+抽象概括」的方式明晰公共利益的具體範圍。同時,明確土地徵收補償的基本原則,是保障被徵地農民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長遠生計有保障,確定以區片綜合地價取代原來的土地年產值倍數法補償村民,增加農村村民住宅補償和社會保障費。並要求地方應當落實土地補償費等有關費用,保證足額到位,專款專用。

「公共利益」概念從「概括式」轉向「列舉式」,避免地方政府擴張性徵地行為

2019年12月中國政府針對《土地管理法》進行第四次修正,特別將條文中有關「公共利益」的立法模式,由「概括式」改為「列舉式」,此次《土地管理法》修訂採取正面列舉方式,逐項列舉出符合「公共利益」的情形,避免「不確定性的法律概念」成為地方政府濫用行政裁量權之溫床。

就「土地徵收」中的「公共利益」來說,其關鍵在於對「公共利益」內容進行界定,地方政府不可以第45條列舉之外的其他利益來進行土地徵收,這等於限縮徵收範圍,限制行政機關濫用徵收權力、保障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和農民的土地權、促進集約利用土地並減少土地資源的浪費。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