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井噴式的新需求根本不存在,誰是下一代超級週期的贏家?

陶冬:井噴式的新需求根本不存在,誰是下一代超級週期的贏家?
Photo Credit: 財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下一個商品超級週期的贏家不是石油、煤炭、鐵礦石,而是與綠色經濟有關的鈷、鋰、銅、鎳、鋁、錳等,這些工業金屬正坐在碳中和的風口上。

文:陶冬(瑞士信貸董事總經理)

美股、比特幣和大宗商品,是這輪風險資產上漲中的三大傳奇。

在經歷了2020年新冠疫情所帶來的災難性暴跌之後,大宗商品價格均出現了一輪飆升。煤炭、銅、鐵礦石的價格各有各的精采,有分析員認為,大宗商品的又一個超級週期已經開啟了。

其實絕大多數風險資產價格在過去12個月都出現了大幅上揚,甚至各國紛紛顯現股票債券比翼齊飛的奇景。在正常的時期,依據經濟週期和貨幣政策的輪轉,不是股升債跌,就是債升股跌,很少會有股債同漲的現象,這是由資金根據政策預期作出投資組合配置調配所帶來的。

然而,這次卻不同。有更多的資金進入股市,同時有更多的資金進入債市。大國央行為了應對百年一遇的疫情和坍塌中的經濟,以洪荒之力奮力擴張信用,美國聯準會的資產負債表在一年的時間裡翻了一倍,將天量的流動性注入貨幣體系。大部分流動性滯留在金融市場,帶出一波罕見的資產價格上漲。

股債同漲,貨幣政策墊高資產價格

從這個意義上看,多數資產均有一輪牛市,用貨幣理論大家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理論看,「這終究是貨幣現象」。資產價格被流動性墊高,太多的資金追逐有限的資產。大宗商品所面臨的並非需求的超級週期,而是貨幣發行的超級週期,資產價格水漲船高。

鼓吹商品超級週期的人,往往記得上一輪大宗商品需求猛增、價格暴漲的情景。大約2005年起,中國開啟了一段鋼筋水泥時代。14億人投入房地產熱潮,地方政府大搞基礎設施建設,催生出歷史上罕見的商品需求,也讓大宗商品價格井噴上漲。

此時此刻,疫情逐漸好轉,生產逐漸恢復,同時各國政府力推刺激政策,大宗商品出現恢復性價格上漲是正常的。部分行業面臨生產瓶頸、產業鏈錯位、員工無法上班,部分礦山甚至發生工人罷工,這些都會扯高商品價格,並被過剩的流動性、逐利的資金所放大。

但是商品超級週期的核心是需求,目前需求在不少行業並沒有明顯暴漲。中國政府並沒有像上週期那樣不惜代價狂開基礎設施建設,房地產投資也因為銀根緊俏而迅速萎縮。拜登政府的基建計畫可能是一個新的需求源,不過其規模無法與當年的中國基建媲美,並面臨在國會審議中不斷縮水的命運。歐洲和日本都難堪大任,新興市場的發展勢頭已經與10年前不可同日而語了。

AP74069595041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在筆者眼中,這個世界對大宗商品的恢復性需求的確存在,但是井噴式的新需求就根本不存在。那麼超級週期是不是不存在?錯!一個新的商品超級週期已經浮出水面,只是與先前的超級週期相比主角換了。

電池需求倍增,化石能源退位 

下一個商品超級週期的贏家不是石油、煤炭、鐵礦石,而是與綠色經濟有關的鈷、鋰、銅、鎳、鋁、錳等,這些工業金屬正坐在碳中和的風口上。

以電動車為例,中國要求2035年主流汽車轉為電動車,美國要求2030年銷售的車輛中半數來自電動車。歐盟法律規定2035年起取締汽油車、柴油車,英國和日本則將禁令日期進一步提前到2030年。這對汽車行業是一個巨大的政策變化,造車業對商品種類的需求勢必出現很大的變化,尤其對電池需要大增,鋰、鈷等工業金屬成為電動行業不可或缺的材料。

更大的故事是各國對碳中和的承諾。中國宣布實現2030年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美國承諾在2035年達到無炭發電,2050年實現碳中和。歐盟和日本也承諾2050年達到碳中和目標。這是一場人類史無前例地達成共同的能源目標。

用清潔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包括電替代、熱替代和氫替代。光伏發電、水力發電、風力發電乃至氫能源開發,帶來從發電、輸電、儲能等能源領域即將出現革命性的變化,這個過程所需要的金屬種類和過去大不一樣。智慧建築、分散式儲能、新型動力系統、碳封存、碳迴圈,所需要的金屬種類和過去大不一樣。

RTS1KCWN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至於未來可能出現的顛覆性技術(如新一代燃料、聚合物儲能、遠距離傳輸等)所產生的金屬需求,現在根本無法預測。未來可能出現的輸能、儲能技術所產生的金屬需求,現在也難以預測。

從學會用火烤肉算起,人類歷史上幾次大的飛躍,都和碳革命有關,蒸汽機革命為煤炭帶上了工業燃料的皇冠。之後的電氣革命,令鋼鐵、石油先後走上了顛峰。人類接下來對碳能的新探索,一定會給整個能源體系帶來天翻地覆的變化,我們的生活與生產也因此改變。

碳中和起碼是500兆美元的大市場,下一個商品超級週期始於斯。放下我們固有的思維和歷史慣性,擁抱不一樣的商品超級週期。

更多《財訊》文章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