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善生醫法規、改變醫療支出思維,台灣絕對有潛力成為亞太新藥研發中心

妥善生醫法規、改變醫療支出思維,台灣絕對有潛力成為亞太新藥研發中心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憑藉完善的智慧財產權保障、運作良好的醫學中心、優秀醫療保健人才與政府利多政策,台灣有成為亞太地區臨床試驗與新藥開發重鎮的絕佳契機。但為了在南韓、新加坡等佼佼者的競爭中脫穎而出,部分法規與思維方式仍需改變。

白皮書建議,重新審視現有MEA預算門檻(包括分級回扣結構)。亦呼籲在新的MEA中建立面對面協商機制,以利修改或增加條款。

另外,白皮書也提到增加人均當前健康支出(Current Health Expenditure, CHE)以鼓勵創新。根據世界衛生組織2020年資料,台灣的CHE僅佔GDP 6.1%,遠低於多數OECD國家(日本11%、南韓7.6%)。此外,CHE佔GDP的比率也幾乎停滯不前,自2010年以來僅成長3.3%(南韓與日本的成長幅度分別為28.8%與19.6%)。

多間製藥公司皆表示,藉由投資新藥、提高研發預算提升CHE比率,可以維持新藥與創新服務不斷出現,對台灣民眾的壽命、健康、生產力與經濟發展潛力皆大有益處。

輝瑞在聲明稿中指出,人口高齡化與COVID-19疫情,進一步證明對公共衛生領域的投資,將有利政府建立永續醫療體系,以因應挑戰。

陳康偉強調,他了解所有政府(尤其是實施全民健保的那些)都必須審慎評估預算和支出。不過,若能逐步增加醫療保健領域支出,能使台灣在生醫科學與健保產業中與其他國家平起平坐:

「當然,實施歸墊和健保制度的醫療系統常常無法促進創新,但我們希望政府能為健保制度籌措其他財源。例如,整合科技部及其他政府部門資源,甚至找出由患者共同負擔的方案,或鼓勵更多元的醫療保險方案。」

調整觀念

在COVID-19疫情影響下,因封城或害怕被傳染,許多病患無法像過去一樣進出醫院。這增加了導入遠端醫療的必要性,可提供治療、居家照護,並允許患者在家中進行部分臨床試驗。

李正祥表示:「疫情肆虐期間,醫院確實不是一個好去處。在某些國家,遠端醫療已經成為常態。當其他國家還在與疫情奮戰之際,台灣在防疫上做得很好,我們剛好有這個機會,能在對患者與醫院風險最小的情況下嘗試新作法。」

台大醫院院內群聚(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李正祥也認為,如果台灣能維持如此零星的確診數,廠商就更有可能安排在台灣進行各類測試,進而產生連鎖反應:

「以往在台灣安排的受試者數並不多,如果臨床試驗相關的醫療體系做出轉變,試驗數量可望大幅增加。」這些轉變能提升台灣的口碑、進行臨床試驗的能力、吸引更多投資,並將最新技術提供給病患。

全球醫藥界的高層都認為,若台灣希望在生醫產業出類拔萃,就必須全面改變思維模式。陳康偉建議政府,不應把醫療支出視為「零和遊戲」,應該為健保制度尋找更多資金來源,達成產業、社會與政府的「三贏」局面:

「我們提倡,(政府)應從『控制成本』的觀念轉換為『開發創新』。台灣一直渴望推動生醫產業與提升研發體系,如此一來,遵守國際準則和標準程序非常重要。」

陳康偉也建議,台灣應利用其在半導體製造與資通產業的優勢,結合生醫科學與生醫產業。他認為如此一來,台灣便能在世界舞台上扮演一個獨特的角色。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