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青春的孩子》:一個房間14個室友,她展開朝九晚十的美髮建教生活

《失去青春的孩子》:一個房間14個室友,她展開朝九晚十的美髮建教生活
照片為髮廊場景,圖中人物並非建教生。|攝影:張國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南部隻身到台北學美髮的珊珊有了新房間,總共十四個室友。她們是店裡所有助理加上設計師,十幾個人就共用這唯一的房間。同時,珊珊每天早上八點四十分打卡、晚上十點結束的實習生活也正式展開。

文:涂曉蝶

兩個爸比、兩個媽咪

珊珊有兩個爸比,兩個媽咪。一個爸比、媽咪在南部家鄉,一個爸比、媽咪在台北工作的地方。

家鄉的這個媽咪,在加油站工作,一個月收入大概兩萬多元;而爸爸,多數時候是無業遊民,若有了工作與錢,便是喝酒。

珊珊是家中老么,大姊二十三歲就當上髮廊店長,大哥從軍簽了自願役,二哥在大城市裡做餐廳學徒,而珊珊,是家裡最後一個離家的孩子。

但珊珊並不想離家,因為若爸爸喝酒失去控制,有她在家還可以保護媽媽,倘若她也離家,那麼家裡就沒人能夠保護媽媽了。

珊珊告訴我,有次她與爸爸吵架,爸爸一氣之下拿起圓椅從她的鼻樑打了下去,當場血流如注。我聽了難過,珊珊卻說他們家的小孩應該都被爸爸或大或小的打過。而即便是面對這樣的處境,珊珊卻依然不願離家,我想或許她也不是真的不想逃離,選擇留下就是因為擔心媽媽。

只是最後,珊珊還是離開了家,至於離家的原因,是媽媽希望她能夠上台北念書。

比端盤子更好的選擇

為什麼念書要上台北?這件事得從珊珊的小學說起。

那時,正準備上高中的大姊說要去台北念美髮,不過一開始,大姊並沒有得到家人的支持,因為台北離家實在太遠了,直到另一個「爸比」出現,說服家人,「妳讓姊姊上來,我一定讓她三年之後當上設計師。」這件事才有了希望。

這個「爸比」是台北一家髮廊的老闆,他到家裡拜訪,向媽媽掛保證大姊的未來,在家人答應以後,便帶著大姊上台北去了。

三年後,老闆說到做到,承諾兌現,珊珊的姊姊真的在台北當上了設計師,媽媽覺得這個老闆不錯,決定再把珊珊交託給他。姊姊也說,南部是個鳥不生蛋的地方,上台北念書,能讓妹妹學會獨立。

不過珊珊最感興趣的其實並不是美髮,好吃的她,心中的第一志願是餐飲科系。只是媽媽覺得一個女生讀餐飲科,就是端端盤子而已,比起端盤子,拿剪刀大概更像是一技之長。而媽媽這樣的想法,或多或少也與大姊在台北一戰成名有關。「她就覺得,因為我姊在這邊讀得很好,所以她就覺得我來這邊也很好,就逼我去台北,用逼的逼我去。」

應著家人的意見與安排,珊珊就這麼離開了家鄉,去到繁華的大城市。

1
攝影:張國順
照片為髮廊場景,圖中人物並非建教生。

宿舍新生活,實習初體驗

珊珊來到台北,有了嶄新的生活,不只有老闆做她的「爸比」、老闆娘做她的「媽咪」,在這裡,她也有了新房間、新床舖,以及新室友。

珊珊總共有十四個室友,她們是店裡所有助理加上一、兩名設計師,十幾個人就共用這唯一的房間。房間的走道很小,僅比門略寬一點,而走道兩邊就是很大的「一個」上下通舖。

她們每個人用巧拼拼出自己的床位範圍,先來的人可以先選定位置、決定大小,等到學妹來了,她們才會各自讓出一點點位置,設法再擠縮出空間給學妹。把範圍劃定,再於巧拼上鋪一層薄被,就成了她們的床、她們的房間。

每天早上,店裡的「媽咪」會讓孩子輪流到市場買菜,交給他們八百元,讓他們學習如何充分運用這個額度,買到足夠讓十二、 十三人吃飽兩餐的食材,並學會料理。媽咪說,這也是他們想要教會孩子的技能之一。

安頓日子的同時,珊珊的實習生活也緊鑼密鼓地展開。

前三個月要學的東西很多,首先要學習禮儀及接待客人的技巧,像是如何開門?怎麼帶位?掃地、倒水、接電話,什麼都要學,也什麼都要做。基本的學會了,就接著學按摩、洗頭。

每個客人喜歡的洗頭方式都不一樣,「有的要指腹,有的要指甲,有的按摩要按到點,有的就是要大力,或小力。」客人的期待各有不同,於是珊珊也要學會各種洗頭的方法。

學習之餘也需要練習,於是店裡規定設計師一定要把自己的頭給新生洗,讓新生有練習的機會,而老闆則會在一旁,時不時地觀察新生的練習情況與進度。

學洗頭的最後一關是幫老闆洗頭。當新生被叫去幫老闆洗頭,並得到老闆的認可後,就可以真正開始「下現場」,漸漸就可以做得更多,並學更多與美髮專業相關的技術與工作。

實習日常,日復一日

實習生活日復一日,每天八點半起床,八點四十分打卡,九點半開門,接著就等客人上門。在客人還沒光臨之前,他們可以偷點時間吃個早餐、化個妝。中午時間到了就去吃飯,把飯吃完再回來繼續工作。店裡一天的生意,最少十個客人,最多可以接到五十幾個客人,只要一忙起來就有可能中餐、晚餐都吃不到。

1
攝影:張國順
照片為髮廊場景,圖中人物並非建教生。

晚上八點下班後,店裡的設計師會幫大家上晚課。晚課內容依據不同年級規劃不同的課程,一年級學捲髮,二年級學吹髮,三年級學習剪髮技術。課程會持續到九點半,結束後還要再打掃店面,這樣一天的實習才算完成。

到了晚上十點,一天當中真正屬於珊珊自己的時間才要開始,宿舍門禁設在十一點半,這之間可以去任何他們想去的地方,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情。珊珊通常趕在十一點半前回來洗澡,看看電腦,然後躺下睡覺,隔天繼續著相同的作息。至於其他想做的事,就只能等到月休四天的休假時間再做。

除了在店裡實習,珊珊一星期還有兩、三天要到學校上課,上課鐘響在晚上六點,一次上課四個小時。為了不讓店裡的營運因學生去上課而受影響,店家會將學生分成兩批,以便一批去學校上課,還有另一批能留在店裡工作。

這短短幾小時的上課時間裡,學校會將原本一週五天的課,全部濃縮再壓縮地教給學生。課程包括基礎學科與技術學科,前者諸如國文、英文,至於數學課則被省略,不再授課;後者主要透過假人頭練習與測時,來鍛練他們考取丙級證照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