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虛構推理》與後結構主義(下):琴子為何能成功帶動風向,解決鋼人七瀨傳聞?

【動畫】《虛構推理》與後結構主義(下):琴子為何能成功帶動風向,解決鋼人七瀨傳聞?
Photo Credit: 《虛構推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的功用除了透過〈鋼人七瀨篇〉使後結構主義被清楚了解之外,更是要讓讀者提防某些不該如此思考的議題中出現的思考模式,希望以此作出微薄供獻。

文:李佾學

上文簡單介紹了《虛構推理》中〈鋼人七瀨篇〉的劇情,並且爬梳理性主義、後結構主義的脈絡之後,本文要將上文提及的這些概念拉回〈鋼人七瀨篇〉中的脈絡。

後結構主義與〈鋼人七瀨篇〉

後結構主義最初就是一種強調去中心化的理論,它是一種應用性廣泛的思想,但仍有其核心。在文學上,後結構主義消除了作者詮釋的文學解構中心。而若是放到《虛構推理》,筆者認為岩永琴子在處理鋼人七瀨事件上的做法,就是一種將事實給「文本化」的行為。

鋼人七瀨的亡靈存在,已經是客觀且無法否認的事實,但這個怪物身上卻有「被相信程度影響」的特性。更準確地說,鋼人七瀨是由群眾的想像所誕生出的怪物。它出生的方式是一把雙面刃,一方面它可以毫無限制的成長,另一方面它卻也有可能輕易的就消失。這類的怪異破除方式就在於消去群眾的迷思。

然而,在鋼人七瀨創造出無數事件的當下,網路上對其相信程度與討論聲量是如日中天,即使琴子提出再具有邏輯的反駁也難以起作用。琴子清楚了解自己的意見至多只能算是一種對於事實的解讀,因此她選擇將鋼人七瀨的客觀存在事實,作為一種「書寫性文本」放至網路,邀請群眾共同參與詮釋這個事實。

在動畫第八話中的一段文字可證: 「如果這是正常的議會或理事會,擁有決議權的人們通常互有掛鉤,最後關頭才亮出相反意見的風險太高了。但在這個議會上擁有決議權的人,正是閱覽這個網站的所有人。」

在現實的討論會議中,對於討論主題的詮釋權,經常都早早被預設了討論方向,但網路平台的混亂無序,卻反使每個參與者都有發言權。將「事實」這個文本放在網路上,邀請群眾解構的可能結果,便是孕育誕生出新事實的意外。

假設將「事實」視為一個文本,那麼普世的理性思考以及事實的客觀存在,就是它的「詮釋中心」。但當事實變成一種可供討論的概念時,每個人自然就會對其有不同的詮釋。

在上文分析中,筆者曾提及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的「作者已死論」,所傳達出的敘事邏輯是預設性意義的不存在,以及使用者賦予定義的概念。而琴子在六花架設的網路平台上討論「鋼人七瀨是否存在」的嘗試,就是在使群眾認知到其存在的事實,並非是被預設好或無可辯駁的,一切端看群眾要以何種角度去「思考」這個事實。

不過,網路風向早已定型以久,多數人在討論鋼人七瀨是否存在時,都是以「存在」為前提而進行討論,因此,若只是單純地把疑問丟上去,最終也只會走向早就被決定好的答案。

所以,琴子準備帶風向的四個方案,便是一個以不同角度思考事實的示範。而在詮釋鋼人七瀨案時,琴子捏造了數種虛構卻又合於邏輯的推理。例如,將刑警遇害案詮釋成與素有不睦的女警刻意所為,犯案過程琴子也詮釋的非常清楚,不過動機的說服力卻不夠。

而後琴子又創造了兩三種邏輯推理,每一次都稍微瓦解網友對於鋼人七瀨的相信度,而每一次的嘗試都是在為最後的底牌鋪路。琴子之前數次的嘗試,都是在快要成功的時候突然被逆轉風向,但她也捉住了這些機會。

在最後一次的嘗試中,琴子提出了更為嚴密的解答,並藉著網站管理員前幾次對她意見的否認,來佐證她所提出的管理員與作案者就是七瀨花凜的宣稱。在這一次嘗試中,風向終於成功被改變。

琴子為何能成功帶動風向,解決鋼人七瀨的事件?

琴子得以成功的原因,在於她在詮釋方向上對後結構主義的熟練掌握。上一段曾提及她文本化了事實,而在此處她更是文本化了所謂的推理。她知道自己的推理是奠基在虛構之上,但是她提出的推理在被認同者使用之前,也不過只是一串符號,認同她推理的人會賦予其意義,而在最終被認同的提案,就成為了新的事實,因為遭文本化的事實是仰賴人們去思考的角度,從而得到意義。

除了對於語言的熟練使用外,與後結構主義相輝映的思考模式,在另一個方面上造就了琴子的成功,也就是成功引起群眾參與討論的動機。

以文本的角度來看,還未被放到網路空間上討論的「事實」就是一種「閱讀性文本」。也就是具先設性意義的事物。《批判思考-當代文學理論十二講》p.150提到:「『閱讀性文本』指的是那些作者已經預先安排好固定意義的作品,因此拒絕將詮釋的可能性留給讀者。例如官方歷史、偉人傳記、寫實小說與教材課本的意義就屬於一種『閱讀性文本』。」

在現實世界中,人們所謂的事實指的是可被「驗證」且「中立」的陳述,因此事實的誕生必得經過此二標準的審核。對於事實,人們無法再賦予其什麼意義,閱讀性文本的意義由作者先行賦予,而事實也是先在一套普世標準中,被設定了它將如何被人們認知。

因為事實無法再被找出任何超出客觀範疇的詮釋,人們對它只能以單向的管道接收。事實的存在與人們對其的認知,已經在普世價值觀下被正常化成與生活密不可分。人們不會對得知事實而產生任何喜悅之情,就像是一般人不會覺得呼吸值得感激。

然而,當事實被放到網路上討論時,琴子為其轉化的「可議性」使事實成為了「書寫性文本」,也就是可被開放討論的事物。《批判思考-當代文學理論十二講》p.151提到: 「它邀請讀者一同進入詮釋的開放性場域,提供每個讀者產出詮釋路線的機會。當讀者在努力閱讀、『理解』時,可以感受到一種『快樂的感覺』。」

當鋼人七瀨的存在能夠被放到網路上討論時,它就不再具有先設性的「客觀」,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認定它是否存在。人們擁有自主能動性詮釋文本時,按照巴特的說法就是他們能感到喜悅。至於為何能感到喜悅,筆者認為這與以自身之力獲得某種獨一無二的事物之滿足是相同的。

若說事實是每個人共享的,那麼詮釋權就是自己獨有的。而得到獨有之物的喜悅,就是琴子得以確信自己的計畫會讓使用者們上鉤的原因,因為當中的每個人都想親自在鋼人七瀨存在與否的場域中,得到自己的一套獨有說法。

結論

平心而論,《虛構推理》的整體劇情並無相當深度,全作在劇情上主要就是解謎與推理,兼及作為副線的男女主角戀愛。然而,縱然本座相對缺乏深刻的核心哲學,但筆者認為在推理以及劇情複雜度上,也屢屢展現出作者語言邏輯的熟練。而也正是如此,筆者在探討本作時,才選擇從最為突出的推理來解構。

所謂後結構主義,原先是較常被置於文學評論脈絡中的理論,但筆者將其硬是抽離,並轉而引以分析在這場虛構推理中被文本化的事實。最終的行進方向與後結構主義的論述如出一致。

被文本化的事實,遭琴子與群眾的多元詮釋下脫離原本客觀定義的中心,而在群眾無限制的想像之中產生了新的意義。後結構主義帶來的好處,就在於學術界產生了新穎的思想和分析視角,它同時也給這個過度理性化的世界帶來更多的活力。

在客觀上並無實質危害。然則需要注意之處,在於本文所討論的事實文本化實際上只適用於作品中的語境,在現實中的事實是不能被這樣扭曲的,若是事實的最基本原則向本作這般遭到顛覆,那麼人類個體將會失去正確觀測世界的方式,並身陷幻象無可自拔。

可惜的是,當今社會,尤其在政治領域上,大眾討論議題的方式已經有將事實文本化的趨勢。不同陣營的人只會以自己的預設視角看待既有事實,這使得陣營間的對立因所知事實的不同而更加極化。

在論理上,此現象即費許(Stanley Fish)所謂的「感受風格學」。費許此理論一方面是對其早期讀者身分論述的彌補,一方面是對後結構主義在文本多元詮釋上作的補充,《批判思考-當代文學理論十二講》p.161提到:「個人閱讀經驗受到『詮釋社群』(interpretive community)的左右。費許深信讀者在閱讀時會依據自身所屬的『社群』(如學者、學生或網民)而採用特定的規範與假設。」

目前的狀況確實正如費許所述,當議題牽扯到政治時,每個陣營對特定事實的詮釋,確實是被其所屬社群所影響深刻,由此再衍生的族群對立,使社會的傷口不斷擴大。

最後,本文的功用除了透過〈鋼人七瀨篇〉使後結構主義被清楚了解之外,更是要讓讀者提防某些不該如此思考的議題中出現的思考模式,希望以此作出微薄供獻。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