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聯準會縮減購債,會對台灣股匯兩市帶來什麼影響?

如果聯準會縮減購債,會對台灣股匯兩市帶來什麼影響?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聯儲縮減的預期逐步加強,未來美元流動性收緊將會對台股和新台幣造成何種影響?參考過往經驗,2013年12月至2014年2月美聯儲啟動縮減購債政策,當時的台股和美元對台幣匯率,發生了什麼變化?

文:溫昌樹(財經智庫總經實習研究員)

疫情期間,聯準會的量化寬鬆造成金融市場中美元流动性的氾濫,美元實質購買力被看低,美元指數從去年3月的102跌至今年1月89左右的低點。新台幣兌美元匯率則穩步升值,該現象顯示,在美元價值下跌、台灣經濟增長穩健的雙重因素下,投資人更青睞將美元資產轉換成台幣資產,新台幣兌美元匯率從去年3月30.4的位置來到今年6月的27.5。

1
作者製作,資料來源:Investing

台股方面,近期加權指數(大盤)從18012的高點下挫,貫破17000後又在極短時間內來到16000的關口,後於8月25-30日重新升回17000關口,站上月均線。但許多投資人仍擔心,市場對聯準會縮減購債(Taper)的預期上升,是否會成為台股的利空因素。因此,本文將針對以下四個問題進行探討:

  • 什麼是「縮減購債」?
  • 聯準會要正式啟動縮減購債了嗎?
  • 此舉會對台股、新台幣帶來何種影響?
  • 台灣股、匯兩市的配置策略又當如何?

什麼是「縮減購債(Taper)」?

要了解「縮減購債」,就要知道聯準會的「量化寬鬆(QE)」政策。

QE屬於聯準會的非傳統貨幣政策,它是在美國經濟環境面臨極端下行情況時,聯準會透過購買大量國債、不動產抵押貸款證券(MBS),向市場投放美元流動性,以保證企業獲得足夠運轉資金。目前,聯儲仍維持每月800億美元國債、400億美元MBS購買量,而「縮減」指的就是逐步減少這一部分的購買量,背後所對應的是美元投放量的減少。

何時會是聯準會啟動Taper的時機?

聯準會在制定貨幣政策時,通常會考量兩方面因素:通貨膨脹和就業市場。

通膨率方面,美國6月CPI(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為5.4%,高於市場預期的4.9%和前值5.0%;月增率0.9%,高於預期的0.5%和前值0.6%,CPI在年增和月增上,雙雙創下2009年來最高。

1
作者製作提供

其中,「新車」、「 二手車和卡車」價格年增率在6月分別達5.3%、45.2%,前者創下1987年1月以來新高,後者更創下有資料記錄以來新高。兩者是此次美國CPI增速超出市場預期的主因。

汽車價格走高,在於上半年疫情趨緩下,美國居民出行消費需求的釋放,但由於汽車產品購買頻率不高,出行需求上漲不會成為長期現象;供給面主要受缺晶片影響,目前全球車用晶片仍供不應求,豐田、福特、通用等車廠下半年都出現削減產量的情況,車價仍將維持高位,高漲的CPI增速短期難以回落。7月,美國CPI年增仍維持在5.4%的水準。

1
作者製作提供

當前,聯儲已將通脹目標改為2%平均制,容忍通脹在一段時間內高於2%。但這並不代表聯準會對高漲的CPI增速毫無擔憂,只是現階段的貨幣政策考量更關注就業市場的恢復。主流經濟學理論認為,短期內若過快的平抑通膨率,可能會傷害到就業市場,拉抬失業率。

因此,就業市場能夠持續復甦,將會是聯準會啟動縮減購債的重要動機,而復甦的決定性指標,是當前就業與最大水準就業間的缺口。7月,美國非農新增就業人數94.3萬人,高於市場預期,筆者以2020年2月美國疫情爆發前的非農就業總人數為高點,4月為低點,測算出疫情造成的就業總缺口約為2236萬2000人,當前該缺口已恢復約74.5%。

1
作者製作提供,資料來源:美國勞工部

對比上一輪縮減的時間點,聯準會初次釋放Taper信號的時間在2013年5月,當時非農就業缺口已修復約73%。觀察2021年7月,議息會議聲明中新增「美國經濟已朝實質目標發展」的論述,以及8月27日鮑威爾在Jackson Hole央行年會上提及「今年縮減購債合適」,這些事件發生在非農就業市場恢復74.5%的時點,與上一輪節奏大致吻合。

而上一輪公佈確切啟動Taper的日程發生在2013年12月(隔年1月隨即開始縮減),當時非農就業缺口已修復86%。若按今年以來非農就業人數的平均增速61萬6000人測算,最晚11月便可達到這一標準,由此判斷,在今年12月至明年1月的區間,聯準會將正式開始縮減購債。此外,考慮到停止購債後,還要給市場一些時間來醞釀2023年初的升息因素,並在2022年Q2-Q3間,停止所有購債。

1
作者製作提供

此舉會對台股、新台幣帶來何種影響?

展望未來,隨著聯儲縮減的預期逐步加強,未來美元流動性收緊將會對台股和新台幣造成何種影響?

參考過往經驗,2013年12月至2014年2月聯準會啟動Taper,美元指數進入止跌盤整區間,伴隨著聯儲持續6至7個月的購債量縮減,2014月7至9月,美元指數發動了第一輪漲勢,從年初80左右的位置漲至9月底的86;10月28日,聯準會停止所有購債,QE以來的巨額流動性不再釋放,美元指數從86的位置開啟第二輪漲勢,並在2015年3月突破100;隨後一段時間內短暫地在95與99的區間波動,於2015年11月22日再次摸到100關口。

台幣兌美元方面,2013年12月至2014年2月,受美元流動性收緊的預期影響,新台幣匯率在美元指數上升前就已跌破30關口。

1
作者製作提供

隨後,美元指數的連續兩輪上漲,帶動新台幣兌美元的兩輪跌幅,2015年9月跌至33.12,首次觸及2009年5月以來33的高點。

1
作者製作提供

由此推斷,未來聯準會明示Taper後,新台幣兌美元的匯率將轉升為貶。其中的經濟邏輯在於,縮減購債會讓市場形成美元流動性收緊的預期,投資人、國際貿易商會更傾向賣出新台幣、持有美元;同時,外匯市場中的短線操作行為,也會進一步放大這種市場情緒。

而外資,一直是台股中不可忽視的主力資金,在匯市資金匯出力道加大的背景下,是否會對台股大盤造成利空因素?我們可以對照兩組數據來作評估。

先來對照台股加權指數和台美匯率,在台幣兌美元的貶值階段,的確有一部分時間與台股大盤的疲弱區間對應,也就是新聞中常說的股匯同挫;但數據顯示仍有不少時間,是呈現股匯同升的現象。因此,台灣匯市的走勢並不能非常全面的用於詮釋台灣股市。

1
作者製作提供

再對照另一組數據——台灣經濟成長率和加權指數(大盤),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經濟成長率連續走強的階段,直接對應了台股大盤走強的區間;而當經濟成長率走弱時,台股大盤也呈現同步下挫的現象。兩組數據表明,相較於外匯幣值,台股大盤與經濟成長率的相關性更高。

1
作者製作提供

台灣股、匯市資產的配置策略

聯準會縮減購債降至,美元流動性收緊預期增強,未來美元從台灣匯市匯出的力道的確會加大,致使台幣兌美元匯率走弱,甚至會先於美元指數的上漲。因此在外匯配置上,可適當朝台幣貶值、美元升值的方向佈局。

台股大盤可能有短線震盪,但並不代表下挫趨勢的形成,台股表現更大程度上取決於未來台灣經濟增長,當台灣產業景氣、廠商業績和訂單表現優異時,無論新台幣兌美元是升還是貶,本土資金仍會留在台股市場中,而外資在匯率穩定後,也願意重回台灣市場佈局,享受台灣整體經濟增長的紅利。

所以策略上,依靠股市資金輪動佈局的短線、趨勢交易,需注意聯準會的今年三季度末和四季度初的貨幣政策申明,警惕短線上的波動;但側重經濟、產業基本面的長線投資策略,就不必過度擔心縮減的影響。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