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癱瘓一切的知識》:當靈魂出竅或與中陰身結合時,可看到不久未來將發生的事

《死亡癱瘓一切的知識》:當靈魂出竅或與中陰身結合時,可看到不久未來將發生的事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預見自己死亡,在癌症病人中並不算少見,多數病人終會在不久的未來面臨死亡的來臨。有時我們會安慰病人,做惡夢嘛,不要去理會它。但是有的病人很沒安全感,疑心病重,總覺得哪裡不對勁,感覺身上似乎仍有殘留的腫瘤。

文:張明志

預見自己死亡

有些病人常在半睡半醒之際,做夢看見自己死亡,看到自己的墓園(他不一定有預購墓園),還參加了自己的告別式。

這類病人通常會在短期內死亡,少則數週,多則數月。但也有一些病人奇蹟式地痊癒了,連醫師都覺得不可思議……

來自夢境的預言

做夢看見自己死亡,看到自己的墓園,參加了自己的告別式……病人做了這類的夢後多半會跟家屬講。但大多數家屬都半信半疑,其中有五分之一左右會告訴醫師,這些是屬於比較願意分享、真誠的家屬。也有一些病人會告訴醫師,有時是在清醒的時候,有時是在譫妄的時候,會大聲地說:「我已經死了,你們知道嗎?哈哈!不用再救我了!沒有用的……」

在現代醫學裡,這些症狀仍被歸類為幻覺、夢境,但是病人自己往往認為那是真實的預言,他們已準備接受。

預見自己死亡,在癌症病人中並不算少見,多數病人終會在不久的未來面臨死亡的來臨。有時我們會安慰病人,做惡夢嘛,不要去理會它。但是有的病人很沒安全感,疑心病重,總覺得哪裡不對勁,感覺身上似乎仍有殘留的腫瘤。說也奇怪,有時不久之後(數個月)便會發現癌症的復發,但在當下,以CT、MRI甚至PET Scan等斷層或核子醫學掃描,都找不到殘存細胞。

或許冥冥之中,有些病人的第六感比較強,可以意識到將來疾病的復發。所以我們會特別去觀察此類病人,且對病情的解釋轉趨保守,雖然以科學的預後指標(或指數)看不出端倪,但也不敢對第六感強的病人保證他的病沒有什麼事。一切都很難說。

相對地,有些病人則神經非常遲鈍,再怎麼暗示他們病情不樂觀,應及早治療,病人仍總以為自己吉人天相,身體並無特殊異狀,納悶為何醫師如此緊張。

有些人沒有病識感,從來沒有思考過自己有機會得到癌症,就連初診斷已是腫瘤末期了,亦不能意會事態之嚴重。當醫師對病人解釋他得到急性血癌,必須馬上住院時,卻仍希望可以上班到一段落,或等寒暑假/過完年有空的時候再治療。因為他們覺得身體只是虛弱疲憊一些,仍可以維持正常生活作息,為何一定要相信醫師,或許是醫師言過其實。

反過來說,也有醫師是很遲鈍的。病人發生一連串心靈困擾的事,醫師總是以心神耗弱、幻覺、譫妄、調適不良來處理。結果病情急轉直下,又是跌破專家的眼鏡,再度造成醫病雙方之對立。

年輕的醫師沒有足夠的臨床經驗,往往很難處理,或判斷此類靈性上的困擾與疏通方法。

中陰身與肉身交接時

會說出來分享的病人,幾乎他們不至於害怕死亡的降臨,有的則是迷惑、徬徨與不捨。

如同第五章講的時空轉換與潛意識,病人的末那識恆審思量已進入化身的轉換,也就是到了中陰身與肉身交接的階段。病人的死亡是一種過程,死前兩天與死後兩天其實是很相像的,靈魂皆可圍繞在肉身附近,故當靈魂出竅或與中陰身結合時,可看到不久未來將發生的事。當然,相對地也可以審視這一世的過去,甚至更前一世所發生的重要事件——阿賴耶識薰染的種子,仍然可以記錄累世所發生的一切。很像現在功能強大的電腦,在按下delete鍵後,仍然可以在記憶體中找到原有的檔案。

人雖死亡,但意識、記憶不會消除,而是存在薰染的阿賴耶識中,這在佛經《成唯識論》中有清楚的解說。

種子薰現行、現行薰種子,習性與特性、真我、自性互為表裡,相互影響。人騙得過自己,但逃不過良知或阿賴耶識中的種種紀錄,雜染的習性(註:雜染為佛教專有名詞,指通於善、惡、無記等三性,為一切有漏法之總稱),一層層地都可以解開來讀取。

所以說,癌症末期或重症病人在意識清醒的時刻,所說的話都是真有其事。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尤其是沒有壓力下對至親的家人所說的話。但很有趣的是,順命的家屬往往視其為真,而仍想搶救最後一線生機的家屬則選擇不去理會,當然也不會轉告醫師。

其實,護理人員相信的也不多,所以病歷或護理紀錄絕大多數沒有留下紀錄,僅有些護理師會記錄病人做惡夢、有幻覺現象,因此很難做臨終關懷的研究參考。

少數病人會向知心的主治醫師透露,他夢見自己過世了,怎麼辦?他不想醫治了。我曾經認為這種情形下,大概已回天乏術,但後來我發現我的態度不對,仍有一小部分人是救得回來的。約莫一兩成左右。天機是參不透的,在可以改變的情況下,仍然應該積極給予治療。

案例討論一

一位七十五歲的乾洗店老闆章先生,因不明熱及呼吸困難住到醫院的感染科,治療了兩星期仍找不到發燒的原因,但電腦斷層發現脾臟腫大,於是會診血液腫瘤科。

我去看他時,他幾乎癱在床上,雙腿浮腫,裝了氧氣的呼吸管子,甚為虛弱,就連說話都上氣不接下氣。後來經過左頸部淋巴腺切片及骨髓切片檢查,證實為第四期的結節性淋巴癌。

家屬問我,到底還能不能醫得好?我告訴他們,應該給病人一個機會。

病患個性爽朗,他告訴我,若是可以的話,一切由醫師決定就好了,他把生命交託給我了。

第一次的化療算起來是順利的,除了化療外,加了抗淋巴癌的單株抗體「莫須瘤」(MabThera),一星期後燒退了,水腫也消多了。但因小紅莓化療藥(Doxorubicin)的毒性引發心房撲動、心肺水腫的心臟毒性,加上白血球下降,有感染之虞,且他原有糖尿病,章太太焦慮萬分。

有天查房,章太太告訴我,她先生夢見自己過世了,就連印好的訃聞他都看到了,可能是將不久於人世。化療毒性那麼大,章先生也變得意志消沉,還要繼續做下去嗎?我告訴他們不要想太多,先通過第一關,以後看情形再說,看事辦事,邊做邊看吧,畢竟有些第四期的淋巴癌反應仍是不錯的,不應輕言放棄。

隔了幾天,病情似乎好轉,白血球回到正常值,燒也退了,大家都很高興,似乎找到癥結,對症下藥效果就如預期的一樣。但好景不常,正當可以出院的時候,他發生了急性肺水腫及心律不整;除了原來的內科疾病外,可能是化療的副作用,造成心臟的毒性。

章先生發生了短暫的譫妄現象,加上先前他預見自己的死亡,意志變得消沉許多,他覺得我們白費功夫了。

章太太也六神無主,詢問我該怎麼辦,是否真的沒救了。我告訴她,這是與淋巴癌搏鬥的一場惡仗,只能進攻,不能棄甲,過程當然多有困難波折,但只要有機會,有希望就應該把握,險中求勝,全憑決心與毅力。這關的確困難,但身體與心理必須兼顧,求人求己外,還需求神以保內心的平靜。俗話說「有拜有保庇,有吃(服藥、營養)有行氣」,章太太表示她完全了解,她本身就是虔誠的佛教徒,誦經禮佛迴向,她知道該怎麼做。

章先生在住院近兩個月後出院了,他看見了陽光,重新拾回信心,對他而言是重新得到了生命。然而在接續的免疫化療中,他並不是一路順利的,突來的發燒、呼吸困難、倦怠無力,仍動搖了他們的信心。在高人的指導下,他們到三峽的山中閉關禮佛數次,所以化療是偶爾斷續進行,以配合他的閉關。

每次閉關約兩到三星期,期間都是齋戒沐浴、虔誠禮佛。出關時神清氣爽,身心靈得到充分的調養,但偶爾遇到中國人的節氣,仍有病情不穩的現象發生。我告訴他們,這是「節氣的運勢」,需謹慎、謙虛、低調行事。

關於節氣,其中又以除夕、七月半(中元節)、清明為最容易出事的三大節氣。其次是端午及中秋,與天地運行、陰陽相交有關。

健康的人沒什麼感覺,但患有重病或所謂神人不調和之慢性疾病者,在節氣交替之際,病情多有不穩定之現象。所以佛教、道教的各種祈福、消災、海陸大法會,皆應時、應勢而生,以解蒼生心靈之苦。這點東方人比西方人強很多。然而工業革命以降,許多讀書人斥為迷信,殊不知心靈的寄託與宗教信仰實是人與天地之相交,順天知命之根本。

莊子曰:「凡事若小若大,寡不道以懽成。事若不成,則必有人道之患;事若成,則必有陰陽之患。若成若不成而後無患者,唯有德者能之。」重病者在節氣相交之際常有陰陽之患,在醫院工作久了就會有此經驗,非科學可以理解,當然也常讓病家迷惑。最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不是病情已穩定了嗎?怎麼又會這樣?」

有些病情的變化相當出人意外,許多不利環節接連發生者,是凶險之象。


經過四次的化療,加上兩次三峽的閉關齋戒,章先生的病情明顯改善,並得到完全緩解。因年邁體衰,剩兩次未打完的化療就順勢取消了,改打兩次免疫單株抗體之維持性加強治療。

他體力恢復了,雖免疫力仍弱,然則可以在台北近郊遊山玩水,心情好多了,藥袋子也逐漸變少了。但是每每遇到中國人的大節氣,身子骨總是出一些小毛病。我告訴他們夫婦,這條命是撿回來的,多少應禮佛,感恩惜福,並迴向利益眾生,如此方能在節氣上穩住安身立命的磁場,少受一些干擾。當時他執意在病情不算穩定時到三峽閉關,還帶了一些錦囊妙藥,就怕發高燒、呼吸困難、心臟病發作等。這些全仰仗章太太的細心照顧,終老畢竟是很大很大的功課。

章太太寫得一手好字,她有空就抄佛經迴向眾生,也抄了一些裱背起來,掛在化學治療室,讓化療的病人看了,多一分心靈上的寄託與舒適。

幾經大風大浪,病情起伏波瀾,章太太變成一位很虔誠的信仰者。只要聽醫師的話追蹤治療,其餘就交給神了,人是渺小的,只能順天知命。莊子曰:「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年紀大了,毛病就多,看得開就能隨緣。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死亡癱瘓一切的知識:臨終前的靈性照護》,寶瓶文化出版
作者:張明志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幻聽、幻覺、發燒、做惡夢、自言自語,
看見地獄、黑衣人、已逝親人——

血液腫瘤科主任逾四十年的臨床觀察,
現代醫學難以解釋的「靈性困擾」,
陪伴瀕死親人走過生死難關。

死亡是身為人的最後考驗,一場漫漫人生的總清算。
此時需要的是信仰、是靈性對話,與安住彼此身心的陪伴……

有些人一路走得自在安穩,
有些人愈到生命末期,愈是焦慮惶恐。
現代醫學難解的心靈困境:
醫者、患者與家人如何面對即將迎來終點的生命,
給予顧全「身、心、靈」的照護?

科學有其盡頭,醫學也非萬能。曾任馬偕醫院血液腫瘤科主任十五年的張明志醫師,觀察到許多癌末病人所經歷的症狀,皆屬現代醫學無法解釋的「靈性困擾」。

諸如無名發燒、吼叫、看見黑衣人、聽見怪聲、夢見自己死亡等,許多容易發生在臨終病人身上的譫妄現象,在先進的影像檢查中,結果往往顯示一切正常;既無法以特定病理解釋,也難透過精神科藥物及治療手段解決,因而時常被誤判、忽視。病患的苦痛和恐懼真實存在,卻因科學的極限與家人的避而不談而被否定。

此問題的根源,要回溯到患者與家屬本身如何看待生死。張明志醫師大量列舉臨床個案為例,以其多年經驗,揉合古今各派別宗教、哲學與生死觀,引據聖經、佛典,也及老莊思想,為讀者提供安定身心、一路好走的解方——

死亡可以癱瘓一個人的德性或修為,但也能將一個人的思想拉回到「神」的大能上。與「神」共好,便能在信仰中求得撫慰與力量。

血腫科主任的靈性解惑,知生也知死的生命課題

Q:何謂靈性困擾?
A:意識或潛意識、自主或不自主、他人可察覺或不能察覺的,精神或肉體上的痛苦。

Q:怎樣的人容易有靈性困擾?
A:正在生死交關處,安寧病房或瀕臨死亡的病人較為多見。

Q:如何看待靈性困擾?
A:靈性的困擾,與病患個人的人文背景較有關。它不是大腦顳葉、額葉、枕葉的問題,也不是血管、多巴胺,或腦內啡的問題,而是病人面對生死關時所呈現之心理與靈性上的問題。

奇特的靈性困擾,多數是在提醒我們,在漫長的人生馬拉松賽跑裡,已搖響最後一圈的鈴聲:是檢討成績的時候了。

getImage-4
Photo Credit: 寶瓶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