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不受信任,加入RCEP與「一帶一路」能安撫香港民心嗎?

「一國兩制」不受信任,加入RCEP與「一帶一路」能安撫香港民心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說現在港人對於政治制度多有不滿,但若北京能在經濟這塊彌補港人在政治上的缺失,或多或少能「安撫」香港民心。

反送中後的寂靜

2019年香港爆發大規模「反送中」,受到國際各界關切。然而,2020年香港的《國安法》開始嚴格實施後,香港在政治、經濟和社會上都出現了巨大的改變,以往的自由風氣似乎逐漸黯淡。

縱然台灣政府對香港「心有餘而力不足」,但仍需持續觀察香港近期一些重大改變,特別在中共逐漸對香港政府提升影響力和壓力後,香港整體出現了許多變化。

「一國兩制」仍不受信任,言論自由下降

香港智庫「民主思路」於8月30日公布的新一輪「一國兩制」指數為5.6分,相比於半年前的5.48分微幅升高。其中,香港市民的民意調查僅有3.62分,而國際評價為7.58分,相較於2019年的7.74分微幅降低(「一國兩制」指數,是為研究香港市民及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以及香港自由民主的評價,以供社會人士及決策者參考)。

值得注意的是,在指數涵蓋的12個項目中(如獨立司法權、民主政治發展等),言論自由的指數下降至2019年10月後的新低,僅有3.61。此外,就獨立司法權和立法權看來,近幾次調查結果都有下滑的趨勢。

根據「民主思路」聯席召集人潘學智說,調查期間社會大眾目睹6月底到7月初《蘋果日報》被停刊的事件,以及幾宗兩年前示威,關於非法集結的案件,這些都影響調查結果。

此外,該報告在詢問香港人有關香港選舉制度對於「一國兩制」的影響時,高達59.7%的受訪者認為有負面影響,僅21.5%的人認為有正面影響。此外,有近六成的受訪者認為,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對「一國兩制」有負面影響。

不過,報告也指出,一連串的政治爭議讓港人於2021年上半年,就對2047年(1997年回歸後的50年)後繼續實行「一國兩制」的支持度下跌。即便整體支持率下降了6.4%,但支持度仍高達約67%。

《霧谷晶策》分析,從香港市民對「一國兩制」的評分指數只有3.62來看,可看出目前香港社會對這個制度的信任大不如前。尤其在2020年香港《國安法》上路後,民主派議員被失格辭職、民主派運動人士遭到起訴、《蘋果日報》遭停刊等眾多事件的發生,勢必讓香港人民感到不滿與難過。

此外,在立法權上,隨著「愛國者治港」政策施行、民主派議員辭退,以及眾多民主派團體的解散後,使香港人民未來在立法上,會比以往更加「無力」。此外,如同香港《國安法》的實施,大多沒得到香港人民的共識,就在香港內部執行。而這種「架空」的方式,未來恐怕會持續增加。

香港將加入「RCEP」和「一帶一路」

近年香港政治和社會動盪,外界多認為香港失去過去作為中國的「獨立貿易窗口」後,會逐漸失去其金融中心的地位。不少投資者也緊盯香港未來經濟政策和社會政策的改變,伺機而動。

9月1日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出席港府與香港貿易發展局共同舉辦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時指出,當《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準備好時,香港希望能盡快與其展開協商。

對此,中國商務部長王文濤也表態支持,希望能讓香港作為單獨關稅區,盡快加入RCEP,進一步提升香港的國際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地位。

並且,王文濤也支持香港參與「一帶一路」。他指出香港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節點,是中國國內循環的參與者,也是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重要通道。支持香港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是中國實行高水平對外開放的重要舉措,也是促進中國和香港優勢互補、共同發展的重要途徑。

不過就在不久前,傳出中國人大要將《反外國制裁法》納入港、澳的法律中,讓香港各大企業聞之色變。雖然最後決定暫緩表決將該法納入,但讓不少外資企業再度感受到在香港投資的風險。香港近年升高的「政治風險」,對未來香港在其國際金融和貿易地位上,恐怕會有不小的影響(早在今年6月,《反外國制裁法》就在中國實施。不過香港作為特別行政區,還未將該法納入實施)。

中國對港經濟讓利與收緊管理

綜觀中國對香港的政策來看,可說在經濟讓利、收緊管理上軟硬兼施。在經濟讓利上,中國加強控制香港經濟政策,試圖透過「RCEP」和「一帶一路」,維持並加強香港在亞洲的金融貿易地位。此外,中國也希望,香港作為中國「最自由」能與國外企業互動的地區,中國勢必也希望其發展能持續繁榮,促使其雙循環之一的國際循環的順利進行。

另一方面,從社會角度來看,維持香港金融和經濟繁榮,對社會穩定肯定也有幫助。

雖說現在港人對於政治制度多有不滿,但若北京能在經濟這塊彌補港人在政治上的缺失,或多或少能「安撫」香港民心。再者,對中國來說,社會的「維穩」一直是其各項政策核心的考量之一,透過經濟與社會維穩的手法,中國也相當嫻熟。

另一方面,中國對香港的管理也逐步收緊。從《國安法》正式施行後,香港少數的反對聲量就大幅下滑。從民主派議員的「被迫」辭職、《蘋果日報》停刊、民主派異議人士遭打壓等,不難看出中國對其社會反對聲浪的控管逐步加重。並且透過立法手段,塑造其做法的「正當性」。

現在與未來的香港,很難回到過去「反送中」前的狀態。國際社會對香港的協助,也有一定限度。而台灣執政者自己卡在《難民法》與「國安考量」漩渦裡,能伸出的援手更是有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