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我們只能從「無能但廉潔」和「能幹卻貪汙」中二選一?

誰說我們只能從「無能但廉潔」和「能幹卻貪汙」中二選一?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國內與國際的案例與數據,不難看出「貪汙比無能好」只不過是支持者說服自己的合理化藉口。貪汙行賄之下所做出的決策,唯一受益的是行為雙方,而非承受後果的第三者。如果該決策對民眾有利,那也只是圖利自己之餘,「順便」帶來的副作用罷了。

只要一有關於政治人物貪汙、收賄或舞弊的新聞,支持者的護航理論中,一定有一個叫做「貪汙總比無能好」。其主要論述是該政治人物能力優秀,在改善經濟狀況、增加就業機會、提升平均薪資、守護民主自由等不一而足的耀眼政績或珍貴價值下,稍微「拿一點」犒賞自己、或是不得已「圖個方便」,對社會大眾來說其實還是賺到,是很划算的交易。

那些自詡清高的政治人物,如果沒有拚經濟、沒有「有感施政」,即使非常潔身自愛、一毛錢都沒放入口袋,對民眾來說充其量也就是個好看的「不沾鍋」而已。

難道,我們只能從「能幹卻貪汙」和「無能但廉潔」中二選一嗎?

「會做事」的政治人物,真的很棒嗎?

曾經連霸五星縣長四年、施政滿意度全國第三的前苗栗縣長劉政鴻,堪稱最會辦活動、最用力開發土地的地方首長了。

三大男高音中有兩位來過苗栗,英國跨界女高音莎拉·布萊曼、葛萊美獎情歌王子、鋼琴玩家等國際巨星都曾是苗栗國際音樂節的座上賓;2012年的國慶煙火,國慶日當天加上前後幾個週末,加起來共施放了22次國慶等級的煙火秀;2011年的台灣燈會,除了提供免費接駁車、為了解決遊客如廁問題增設十座現代化組合式廁所以外,還送給每位遊客一顆麻糬。

土地開發案更是遍地開花。縣長老家後龍的殯葬園區、科技園區、高鐵特定區、竹南崎頂產業園區、頭份尚順廣場開發案、銅鑼工業區、通霄產業園區、卓蘭太陽能發電園區、苑裡風車、以及因大埔事件受到關注的竹南科學園區擴建基地,苗栗似乎準備由觀光與農業,轉型為工業與科技大縣。

從2006年一路開發到2015年,劉縣長帶來了什麼成果?截至2020年,苗栗家戶所得中位數,一直以來都是北台灣最後一名,前述耗資上百億的各種活動與開發案,對於改善苗栗經濟狀況,完全沒有帶來長期與正面的影響。能夠傲視全台的,大概只剩下負債比率吧?據國庫署公布的2015年債務狀況,苗栗縣長短期債務超過法定債限181億元,全台最慘。

「不做事」的政治人物,反而更好?

1986年底,被譽為台灣經營之神的王永慶宣布,打算在宜蘭利澤工業區投入新台幣400億,設立第六座輕油裂解廠(六輕),得到宜蘭縣議會與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隔年12月,時任縣長陳定南與王永慶於華視新聞廣場節目中,對於六輕的設立與否展開世紀辯論。

陳定南主張,六輕的高汙染與宜蘭縣發展方向衝突,觀光與輕工業才是未來的主軸;王永慶則回應,石油化學這種東西,比我們的廚房還乾淨好幾倍。最後,台塑宜蘭夢碎,六輕落腳雲林。

從宜蘭縣觀光發展的榮景,以及六輕近年工安事件頻傳看來,當初不讓六輕設廠、背負丟掉就業機會、不懂得拚經濟罵名的陳定南,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選擇不作為。

政治人物能不能「會做事又不貪」?

1974年2月,時任經濟部長孫運璿與其他技術官僚與專家,在台北市南陽街的豆漿店裡吃早餐開會,決定了將半導體作為台灣未來經濟發展重點。沒有他扛起政治壓力,台灣半導體產業不會如此蓬勃,也不會有現在的護國神積。

更難得的是,孫運璿一生清廉。不收禮、不應酬、不剪綵、不題字的四不原則放到今日仍是高標;監察院財產申報時,除了少數積蓄以外,其他項目總是空白。

貪汙絕對無能

國際透明組織所編制的清廉印象指數(CPI),每年針對各國家公部門貪腐狀況進行評比。根據2020年的調查結果,CPI最低(也是貪腐狀況最嚴重)的10個國家中,有8個國家GDP落於全球100名之外,剩下2個(委內瑞拉與敘利亞)也擠不進前50名。

unnamed
Photo Credit: 高智敏
CPI與GDP的正向關係(Source:Our World in Data)

從國內與國際的案例與數據,不難看出「貪汙比無能好」只不過是支持者說服自己的合理化藉口。貪汙行賄之下所做出的決策,唯一受益的是行為雙方,而非承受後果的第三者。如果該決策對民眾有利,那也只是圖利自己之餘,「順便」帶來的副作用罷了。

難道林益世向陳啟祥索賄8300萬放入自己口袋時,中鋼和地勇會因此釋出更多工作機會?或是葉世文向建商索賄近億,合宜住宅的品質能因此提高了? 還是涉嫌收賄為李恆隆施壓、好奪回Sogo經營權的蘇震清,能夠讓Sogo業績再創新高?

我們能不能不要這麼委屈,一定得從貪汙跟無能二選一呢?俗話說得好:「小孩才做選擇」。既然我們都是大人了,自然是「能幹」與「廉潔」全都要。

責任編輯:蕭汎如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