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是一個活生生的封建社會

機場是一個活生生的封建社會
Photo Credit: Richard Moross CC BY 2.0
Photo Credit: Richard Moross CC BY 2.0

Photo Credit: Richard Moross CC BY 2.0

「人人都可以搭飛機,但不是人人都可以坐頭等艙。」

人類搭飛機的過程,如同一種「托運」行為,把人類從甲地運到乙地,抵達乙地後,接著被世界打開,再被封箱運回甲地,最後付一筆錢給它人。我們樂於這樣的托運行為,正因為我們是人類。

對一個渴望世界的旅人而言,只有當飛機抵達目的地,踏上別人的地盤,旅人模式才會正式啟動。看看那些回國後的旅人就略知一二,出國是旅人,回國變懶人。

可能是年紀在作祟,我的旅人模式已經融入生活中。當我離開熟悉的城市準備移動時,吸引我的不再是陌生城市,反而是移動過程中的陌生人。我喜歡觀察旅人繹站的陌生人,火車站、巴士站、港口、飛機場,當中屬飛機場最美麗,但也最悲慘。

機場之所以悲慘,正突顯一個活生生的小型封建社會。

從一開始的機票畫位,已經把人區分等級。走到候機區,如果沒有一定的能力與地位,是無法進入貴賓室。搭上機艙後,一般人是無法任意出入商務與頭等艙,連用餐食物也分等級。一般人永遠不會知道頭等艙裡坐著誰?也不知道他們在幹嘛?當然連我也從不知道。

直到最近終於有些眉目,因為朋友碰巧在航空公司服務,與我分享商務與頭等艙裡的世界,讓我對旅人社會有更深的體悟。

在機場,貴賓室裡面的人大多在閱讀或洽公;普通候機區全都在玩手機。

在機艙,頭等艙的旅客往往全在看書;商務艙的旅客大多看商業雜誌或使用電腦;經濟艙則是看電影、玩遊戲或睡覺。

到底是「人的經濟能力影響行為?還是行為影響經濟能力?」我和朋友都想不出個所以然。

旅人社會真的有趣,透露這個世界的真實模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