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內宣要「掃黑除惡」,但整個社會依然走在持續黑化的路上

中共大內宣要「掃黑除惡」,但整個社會依然走在持續黑化的路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處這樣的社會,那些拳頭大的人總是希望能維持自己的現狀,而那些拳頭小的人則奢求著一場變革讓自己也有翻身的機會。可悲的是,如果沒有陽光普照,這不過都是一幕幕歷史的重現。對於一個旁觀者來說,如果還有陽光照不到的地方,那麼不要讓黑暗遮住你的眼睛。

最近,一部電視劇在中國熱映,讓中國觀眾們重獲當年反腐大劇《人民的名義》那久違的正義感。

今(2021)年初,中共完成為期三年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後,曾拍攝了一部介紹打黑成果的專題片。在如今這樣讓每個人都能深刻感受到一場變革正在進行的當下,再次推出打黑影視作品,其意義也非同尋常。

值得深思的是,當孫小果、黃鴻發這些令人聞風喪膽的黑社會集團首惡被繩之以法後,中國社會真的會變得風清氣正和溫良恭儉讓嗎?

常言道:「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中國社會長期累積的沉屙痼疾,絕非一場運動式的整治和冠冕堂皇式的宣教所能水到渠成,這比好比把惡性腫瘤切除後,並不能保證身體安枕無虞,肌體內殘留的癌細胞和致癌因素,完全可以趁機再作祟,而那深入精髓的邪風戾氣更是難以根除。

還記得一句電影臺詞說過:「世上沒有黑暗,只有光還沒照到的地方。」黑社會生存的土壤,是那些正式的規則和秩序沒有有效建立起來的地方。儘管中共高喊「依法治國」多年,但是地方上權力的任性和恣意妄為依然是常態。

據中國官方公佈的資料顯示,三年專項行動期間全國共打掉涉黑組織3644個,涉惡犯罪集團1萬1675個,抓獲犯罪嫌疑人23.7萬人,其中存在「村霸」、涉黑涉惡等問題的村幹部有4.27萬名。

不難發現,這些黑惡勢力能在地方盤據發展壯大起來,絕不僅僅靠匹夫之勇,他們總是能和地方政商權力精英裹挾在一起,一些地方官員甚至自己就是黑老大。

中共的掃黑除惡更早可以追溯到薄熙來在重慶的「唱紅打黑」,當時逮捕的涉黑嫌疑人中,有不少是警方人員或地方政府官員,最受矚目的莫過於重慶市原司法局局長文強,他在重慶坊間一度有「重慶最大的黑社會」之稱。令人唏噓不已的是,薄熙來和其同黨倒臺後,他們被曝光出來的所做所為一點也不亞於前者。

在這次由中央發起的掃黑除惡行動中,最受矚目的莫過於孫小果案,他的故事硬生生地將人們從21世紀的文明社會,拉回到了茹毛飲血的原始社會。

他曾因多次強姦未成年少女、打架鬥毆致人重傷等罪行被判死刑,後通過其在公安系統工作的父母疏通關係,獲得減刑並出獄。出獄後,他高調地開夜店,黑白兩道通吃,依然看誰不爽就暴打一頓。還有像黃鴻發這樣的土皇帝利用家族勢力和地方官員權力開賭場、非法採礦、強迫交易、敲詐勒索,形成「以商養黑」、「以黑護商」的利益鏈條。

當掃黑除惡專項整治行動從中央到地方展開後,它也變成了一項政治任務,而政治任務意味著要政治掛帥,法治有時卻靠邊站。這些被查處的人中,不少是罪有應得,但是也難免有人被無故牽連。據一些公開報導,打黑掃惡的高潮階段,全國的大街小巷都是標語,就連幼稚園的大門口也不例外。

一些地方將掃黑除惡當成了口袋罪,湖南、山西、河北等地出現將「失獨家庭」(家中獨生子女去世)列入掃黑除惡重點監察對象。還有山東濟南警方更是將黑社會具體化、形象化,那些佩戴大金鏈子、紋身的人極有可能被劃入黑社會。

AP_1836021164801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如果黑社會人員都是這樣的臉譜化和容易識別,那麼黑社會很快就能不費吹灰之力肅清。想當年縱橫上海灘的三大亨黃金榮、杜月笙和張嘯林都是穿長衫的文化人打扮,從後世留傳下來的對他們言行舉止的記錄,他們在人前可是溫文爾雅、知書達理得模樣,外人很難將他們與黑社會聯繫起來。

其實,中國有著歷史悠久的秘密結社行為,距離我們不遠的清朝有袍哥、洪門、青幫三大秘密社團。由於特殊的教義和從事一些灰色產業,秘密結社經常不為官方所容,不能擁有合法的身份,但是他們也絕非一群烏合之眾,有時甚至維持著基層社會的秩序和穩定。

以四川袍哥為例,它幾乎融合了社會上三教九流的所有成年男子,底層的無錢無勢者當袍哥為了求得互助,而有錢有勢的門閥地主,為了籠絡人脈,控制地方,也積極加入袍哥隊伍,據說中共前領導人鄧小平的父親就是袍哥一員。

這樣一個龐大的黑社會組織,如果僅僅靠著好勇鬥狠,肯定是難以長久的,相反他們有著一套完整的價值體系和規章制度。據中國歷史學者王迪所著的《袍哥:1940年代川西鄉村的暴力與秩序》介紹,袍哥是1949年之前活躍於長江中上游的秘密社會組織,其影響力與青幫、洪門不相上下。當其最盛時,川省約有70%成年男子加入,影響力及於各個角落,在川軍、湘軍中影響巨大,也是清末革命中的重要力量。

他們的精神信仰主要是圍繞一本叫做《海底》的古籍,據傳是抗清名將鄭成功的遺物,裡面記載該組織的密語和各種儀式規範。袍哥的組織性、紀律性極強,內部等級分明,成員之間團結互助,為了處理團體內部和地方上的矛盾糾紛,還有茶館「講理」。

如果一個黑社會成員,每天靠著欺負老弱婦孺來刷存在感,肯定是要被道上的人恥笑的。過去,黑社會在中國民間的形象一直是亦正亦邪的,他們有時殺人越貨,有時也會劫富濟貧,有股狹義精神,有些人还如金庸先生所言「俠之小者,見義勇為;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如今,中共打黑除惡專項運動告一段落,但是中國社會卻依然瀰漫著一些黑社會的習性,你在不少公務人員或是普通人身上都能發現一股暴戾之氣,也可以說整個社會都在繼續黑化的路上。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