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永明《台北老街》:日治時代的西門町是日本人的娛樂場所,繁華商場充滿東洋情調

莊永明《台北老街》:日治時代的西門町是日本人的娛樂場所,繁華商場充滿東洋情調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著名文史工作者,莊永明老師畢生致力於台灣各地「老」事物的收集與整理,從文人佚事到泛黃的照片、器具,在在都是莊永明老師為後世子孫留下的美好事蹟。 

文:莊永明

西門町釆風錄

「不到台北市,不知台灣的繁華;不到西門町,不知台北的熱鬧。」這句話,是禁得住考驗的。

西門町的商店街,是台北市消費市場的指標。西門町的電影街,是台北市娛樂市場的樞紐。

西門町的舞榭樓台、西門町的委託商行、西門町的路攤餐廳……;還有肩摩轂擊的人潮、浩浩蕩蕩的車隊……誰能不說它是台北市華麗、奢靡、風尚的代表,名聞遐邇的西門町,如今雖有日薄西山之態,但是台北市鐵路地下化完成,淡水河澄清之日時,西門町的東山再起,必然可以預期,那時候,相信它將又以一個嶄新的風貌,領導著台北市向更現代化邁進。

西門町的「町」,本字是念ㄊㄧㄥˇ,但因受台語的影響,約定俗成讀ㄉㄧㄥ了;西門町是日治時代「行政區域」的命名,日本人將地區分為:市、町、村、字,工商區多稱町,農業區多稱村,台灣人顯然不知如何用台語去讀「町」這個字,於是「秀才識字認半邊」,想不到大陸人士來台後,也「入鄉隨俗」,跟著有邊讀邊,竟然讀成「ㄒㄧㄇㄣˊㄉ一ㄥ」了。

台北老街_關鍵1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世界館電影院,門前的雕像充滿西方風情。

繁華商場,原是墓地

西門町之名源於西門,西門稱為寶成門,是重脊歇山重簷式的城門;當初,日本人為了興工修築縱貫鐵路新線及擴充道路,決定拆除台北城垣和城門時,台灣總督府圖書館館長中山樵得知消息,加以反對,並呼籲應保存城門,列為古蹟,可惜當他的請願被當局採納時,西門早就蕩然無存了。台北城的五座城門——東門、西門、南門、小南門、北門,西門成為唯一一座被日本人所拆除的城門;所以西門町有西門之「名」,而無西門之「實」。

一八八○年代以前,現在所謂的西門鬧區,卻是一個「夜都市」——荒塚纍纍的公墓;公墓附近有一條大水溝,和一片沙質的番薯田。白天,偶有牧童來此地放牧,入晚後,人跡罕至,只有潺潺的流水聲和刮刮的寒鴉啼,其淒涼、陰森的景色可知。

台北城築成後,城內因係行政重鎮,發展很快,而有一八八○年(光緒六年)開闢的「西門街」及稍後拓成的「石坊街」。一八八五年,劉銘傳創新市公司,招商建築市街,乃再闢建「新起街」,意謂新建的道路,由西門通往艋舺祖師廟,「西門地區」從此不再是「畏途」。

日本治台後,日本人將「城內」當成全台的軍政中心,大量的日本移民也漸漸盤據在城內,和原台灣人居住的地區——艋舺(萬華)、大稻埕,成了強烈的對比。

「城內」被較早來台的日本人住滿後,遲一步來台「淘金」的日本人,便在西門地區覓地建築房屋,他們清塚填溝,於一八九六年九月蓋起新起街市場,這是台灣新市場的濫觴,二年後新起街市場改建成八卦形的磚樓一幢(俗稱八角樓),左方是T字形平屋,一八九八年十一月落成時,曾開物產共進會,以資慶祝,這座八角樓就是今日的紅樓戲院,連同魚肉蔬果市場,大家名之為西門市場。

「八角樓」為兩層樓,樓下販賣日常用品,樓上出售古董、舊書,據台大教授黃得時說:他的藏書不少是在日治時代購於此舊書鋪。

西門地區,成「市」後,日本人對他們的居處,原是墓地,心裏很不舒坦;為了驅除邪氣,請了日本京都伏見區稻荷山的「稻荷神魂」——狐仙,來驅鬼鎮祟,這個小小的廟就是蓋在西門市場右側空地;穿和服,腳蹬木屐的日本人常來參拜,香火鼎盛,西門町的熱鬧,也因此起步了。

範圍多大,見仁見智

西門町的範圍有多大?誰也說不上來。有人說是以西門圓環(即中華商場愛棟與信棟間,鐵路平交道的南側,以前塑有鐘樓,現在已拆除。)一千公尺直徑的圓型地帶為準;其實,在殖民政府實施市制於町名改正時所稱的西門町,只是約今中華路以西至康定路間之成都路兩側一帶而已,西門國小即在此範圍內,但是,民間稱呼的西門町,範圍就大得多了,以日治時代的町名來說,包括有築地町(因地勢低窪,填土而成故名)、壽町、濱町、末廣町、泉町、新起町、西門町、若竹町……都是;當時住在這裏的日本人還組織個「西門會」。

以現在台北市的地圖來看,西門町的範圍應是東起中華路、西至康定路、南起成都路二段,北至漢口街,其中包括的有昆明街、西寧南路、漢中街、峨嵋街,和武昌街二段、衡陽路、寶慶路等;當然,這是戰後廣義的西門町,我們現在說:「到西門町去逛逛。」大概指的就是這一大塊的地區。

台北老街_關鍵3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一九三五年 始政四十周年台灣博覽會的西門大陸橋夜景。

東洋情調,娛樂日人

日治時代的西門町是日本人的娛樂場所,所以當時的西門情調是東洋式的。

一八九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日本人即在西門町蓋了台灣第一座劇場——「浪花座」,地點就在今天萬國戲院舊址,「浪花座」後來擴建為「朝日座劇場」。一九二○年代,已有專演日本劇的「榮座」,電影院則有第二世界館(曾為昆明街太平洋飯店)、新世界館(今新世界戲院)、芳乃館(今國賓戲院,以前為美都麗戲院)、國際館(今國際戲院)、大世界館( 今大世界戲院)、台灣劇場(今中國戲院),大家以前所說的「電影街」即是指這個地方。

一九二六年到一九三二年,即日本大正末年和昭和初年,新世界館的後面小巷,有日人所稱的「片倉通」,林立了二十家左右的館子,壽司、佃煮、蒲燒、燒鳥等日式小吃應有盡有;附近又有日式的、西式的大酒家,西門町的繁華景象,更名不虛傳。難怪當時在台的日本人喜歡留連「西門夜店」。

王詩琅在〈西門町憶舊〉一文寫出:「日人在台北市的人口,充其量也不過祇是有兩三萬人,可是他們只在西門町就有這麼廣大的娛樂地區,這麼多的娛樂場所,來供這些統治者的消遣、享受,相反地台胞們的這種設備,不但相形見絀,毋寧說是太可憐了。」

戰後初期,暗藏春色

戰爭結束後,日本人被一批批地遣返,台灣人將西門町的攤棚,據為己有,由竹搭慢慢改建為木造,而且再加蓋半樓,供伙計打鋪蓋,但這些「半樓」卻成了暗藏春色的地方,那些陪酒的「半樓仔查某」,成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尋芳客尋樂的對象。大陸來台的人士們,也將之視為買醉的地方,這是當時百業蕭條的社會中,一個很不正常的現象。以後,治安當局嚴厲取締了「半樓露店」,想趕走色情,但是此時社會的昇平現象已漸浮現,於是「純喫茶」(咖啡座)、浴室、酒館、歌場、舞廳又將「西門町」打造成了一個五光十色的花花世界。

一九四九年,國府遷台,台北市政府為了安置這些大陸來台的小商人,委託警民協會將從北門到小南門間縱貫鐵路兩側的空地,搭蓋了三列臨時棚屋,以安定他們的生活。這些隨軍來台的小生意人,以開設大陸各省口味的餐飲麵食營生,因為生意不惡,而且歸期渺茫,於是違建越建越長,將台北站南下到萬華站縱貫鐵路的兩側似乎給占滿了,既不雅觀,又不衛生,成了台北市之瘤。

台北市政府為整頓市容,擬訂了中華商場整建的計劃,終於一九六○年春,將鐵路兩側的棚屋全部拆除,在東側建造全長一千一百七十一公尺的鋼筋水泥三層店鋪八棟,自北而南以八德——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命名,計有一千六百四十四個鋪面,是台灣最大的小商販商場,以當時的台北市來說,可以說是美侖美奐的百貨總匯商場;商人且利用商場樓頂架起高聳的廣告霓虹燈,入晚後,閃爍燈光,給台北增加了鮮豔瑰麗的天幕。

但等到中華路兩側高樓崛起後,中華商場就顯得不上眼了,加以火車長年通過商場,將後牆燻得黑漆漆的,住戶又將廢品雜物胡亂堆積在那裏,更顯得不堪入目。每當北上列車將進台北火車站時,便會對台北市產生了一種先入為主的雜亂印象,中華商場又再度成為了「台北市之瘤」;鐵路地下化完工後,中華商場的存廢,成了市政建設的重大課題。

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先生,曾經提出一個構想,希望能夠將目前已經廢除的中華商場一帶,建設成台北的「香榭里舍大道」,北門則是那座輝煌的「凱旋門」,至今尚未成形,未來則有待時間觀察。

台北老街_關鍵4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左:中華路早期棚屋景象。右:中華商場。

媽祖坐鎮,鬧區淨土

西門町寸土寸金,一分地都很難「得」,但成都路北側近西寧南路口卻有一座廟,稱為台灣省天后宮,是台灣地價最貴的廟宇;位於西門町鬧區核心地帶的媽祖廟原來是日本人的弘法寺,戰後,失火燒燬;一九五○年,信徒將原艋舺新興宮的媽祖金身,迎接安置,乃改名新興堂,後再改稱台灣省天后宮。

新興宮原是艋舺三大廟宇之一,日本人在拓寬馬路時,將之拆除,媽祖金身和廟產暫存龍山寺,「新居」完成後,寄人籬下的天上聖母,才進駐此寸土寸金的現址;因此雖是新廟,卻擁有一七九二年(乾隆五十七年)的法物和一口百年無錫元和廠製造的大鐘,和頗具歷史價值的匾額多方。

媽祖娘娘居住在鬧市中,面臨著熙熙攘攘的眾生社會,而且是個沉淪的、爭奪的環境,想救苦救難的感觸必然良多吧。去西門町追趕新奇和時髦、享樂和刺激的人們,路過這一片「淨土」,他們心裏的感想會是如何呢?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台北老街【30周年暢銷紀念新版】》,時報出版

作者:莊永明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台灣人文民俗專家,莊永明老師代表著作。
台北老街擁有暢銷書與長銷書的雙重美譽!
30周年暢銷紀念新版
台北老街珍藏史蹟照片、珍貴史料,
以及莊永明精心收藏有關台北老街的明信片與愛國獎券。
藉著本書帶領讀者重遊舊台北,走出新生命。

艋舺、大稻埕、台北城——是所謂的台北「三市街」,是台北市的「原型」,這三個「聚落」的發展,先後有序,而且各有其成長背景,也因此街道的布局、房屋的造形,也各有其獨特的個性。

艋舺和大稻埕都有過商船雲集、帆影林密的年代,是同屬於「商業社區」,只是艋舺是閉塞的,而大稻埕則是開放的。艋舺在 1820 年代,已儼然是台灣北部經濟、政治與軍事的中心,和台南、鹿港鼎足而立。

這個由漢人移墾、建造的市街,經歷了漳泉械鬥、異姓爭鬥,產生了強烈排他性,形成了保守性格。淡水河床的淤塞,使這個由「番漢交易」之地所形成郊商殷盛的市街、逐漸地走向了衰敗,將其貿易市場拱手讓給了「下游」的大稻埕。

分類械鬥,被三邑人追、趕、跑的同安人,退入大稻埕,和以往在新莊方面戰敗遁入大稻埕的漳州人,本著「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心,攜手合作,在奇武卒社故祉,建立了新的家園。

歷史的軟跡,能留痕之處並不多見,而「台北老街」保住了一老建築,雖然這些當代的建築已經都是在風燭殘年中,畢竟幢幢都是歷史見證物,它能夠矗立便是我們的幸運,這種「歷史教材」是獨一無二,不能再求,誰忍心讓其消毀呢?

莊永明老師在本書中對於「台北」的定義為,以艋舺、大稻埕與城內為主的範疇;從三市街開始,便是台北身世的起源,也是莊永明老師在本書中特別彰顯的所在。

請看莊永明老師娓娓道來,這座城市最美的故事、最動人的歷史。

本書特色

認識老台北,愛上新台北!

台灣著名文史工作者,莊永明老師畢生致力於台灣各地「老」事物的收集與整理,從文人佚事到泛黃的照片、器具,在在都是莊永明老師為後世子孫留下的美好事蹟。

本書為30周年暢銷紀念新版,為2012年版的增修版。自1991年初版以來,已長銷與暢銷30周年。

從莊永明老師的文字與照片中,可以看見身為台灣的「下町」——大稻埕出身的獨特性格,深深眷戀著古老的一切,而這一切恰恰好也是快速翻新的台北城最需要被保護的珍貴記憶。

在本書中,除了可以一窺台北街道的歷史脈絡,更可以看見台北人是如何在更迭的朝代中適應著、茁壯著、驕傲著;這是一本不論是青青子衿或者是社會人士都應該擁有且深讀的好書。

時報-台北老街-30周年暢銷紀念版-立體書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王祖鵬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