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在黨主席辯論會中主打「承擔」,可能為自己挖了更大的坑

朱立倫在黨主席辯論會中主打「承擔」,可能為自己挖了更大的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搭配朱立倫辯論的公開說法一併觀察,朱立倫絲毫不認為換柱他有責任,常僅能無力的回應「過去錯誤不用每次都重提」,而整場辯論交鋒下來,朱立倫也始終避談他個人究竟參不參選2024總統的疑問。

國民黨主席選舉的辯論擂台賽結束了,四位候選人江啟臣、張亞中、卓伯源、朱立倫表現,平心而論,四人各有長短優劣,不過媒體輿論的焦點仍舊放在朱江二人身上,尤其是江啟臣現身的時候,戴著呼應趙少康領銜發起「戰鬥藍」的「戰鬥到底」口罩,在該敏感時刻格外引人遐想。

政治上的合縱連橫非本篇要討論的重點,我想就朱立倫、江啟臣二人在辯論擂台上的交鋒談談,特別是朱立倫自己提到的幾個部分:承擔、換柱、避談參選2024總統、「最強候選人我求都要把他求來」。(至於張亞中不提也罷,選他讓國民黨「新黨化」,必然是民進黨最樂見的。)

言語上的「洞」,往往不是他人挖的,而是自個兒挖的,越是深的洞越是如此。朱立倫的辯論表現以「自曝其短」形容,恐怕都還不夠貼切。

朱立倫口中的「承擔」,江啟臣只感受到「快溺水死掉」

朱立倫的辯論主軸緊扣「承擔」二字,他拿出競選2016總統,參與造勢晚會的表現,振振有詞、慷慨激昂,無論言詞怎麼峰迴路轉,一定回到「我最有承擔力,最有領導力」。若只看這段陳述,真有朱當年換柱後坐上總統候選人寶座的即視感。

只不過,江啟臣淡然說道:「我不清楚當年的領導力、判斷力為何,我只知道2016立委選舉時,我差點淹死在這波敗選潮中,而國民黨當時全面在野、立委席次剩38席,我為了承擔,也跳出來擔任在野後國民黨立院黨團書記長。」

朱立倫所說的「承擔2016年」,只說了「後段」出來承擔換柱,卻漏了「前段」2015年初選神隱,姑且不論是回憶不起,還是不堪回憶,他在2015年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初選時的怯戰,是不爭的事實。

當時朱立倫的民調與蔡英文仍有一戰之力,國民黨整體士氣尚未崩盤,雖然輸面大,但是總統險敗,國會保有近一半的席位,仍是可能的,至少能保留大部分元氣,況且2015年藍營都期盼朱立倫一開始就出來承擔,結果呢?

ck96o2z6wocp10wx1vn6yc90zsu0fi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洪秀柱當年初選提出「拋磚引玉」,希望藉由自己參加初選,鼓勵其他有志者挺身而出,結果呢?結果是朱立倫當時說要「做好做滿」,下半場上演換柱戲碼,國民黨決定性慘敗,不僅輸了執政,國會更淪為少數在野,至今元氣仍未復原。

如果2015年初選,朱立倫便選擇出來承擔,國民黨又會不會有今天的狼狽?「承擔」二字,是否太簡單了一點?

朱立倫的「承擔力」如何,不必是長期關注政治時事的人都能知道,過去朱的戰績是最佳佐證。無怪乎卓伯源挑戰朱立倫,要他「平反」個人聲譽時,他也只能回應:

「承擔就是擔任主席,國民黨自2014年底就面對一面倒的大逆風,2016年甚至許多候選人要退黨、不掛黨名。因此,雖然對不起前主席洪秀柱,我仍抱定決心、跳下火坑要守住黨,否則立委席次恐怕連四分之一都不到。過去錯誤不用每次都重提,我也感謝洪秀柱曾對外說出真相,為我平反。」

朱立倫為自己挖了大坑洞,他口中的「承擔」恰巧證明他有多不能承擔。不僅合理化換柱行動,也直接表明「推洪秀柱等於讓國民黨在立法院滅頂」。朱立倫可能因為是學會計的,太精於計算導致他搞錯政治歷程的前因後果。然而,我身邊包括長期研究台灣政黨選舉論者在內的許多國民黨朋友,都認為正因朱拍板換柱,才讓國民黨當年的立委選舉無法「坐四望五」。

面對朱立倫對於2015年沒有承擔勇氣的辯解,江啟臣的反應可以看出其良善之心,至少非常有風度地沒有當場戳破,但是那句「我差點淹死在這波敗選潮中」,卻道出這些年多少國民黨競選公職人員的心酸血淚?

洪秀柱的好意,被朱立倫扭曲來「卸責」

洪秀柱日前接受專訪,談到換柱事件,為了緩和黨內氣氛,說不是只有朱立倫一人,是很多人,包含前總統馬英九。

據悉,洪秀柱之所以願意講到換柱事件,出面幫朱立倫緩頰,是因為不想要看見國民黨因為這次主席選舉,再次黨內互打到頭破血流。然而,自洪秀柱解釋換柱事件以來,朱立倫的表現反而像是「拿著洪秀柱的話,到處跟人家說『我沒有責任哦,是其他人有哦』」,卸責真是「卸好卸滿」。

更早之前,有「總是刊出『親朱人士』透露的消息內幕」的媒體出刊報導,引用不具名的「親朱人士」、「近朱人士」、「熟悉黨務的人士」說法,把換柱責任甩鍋給前內政部長廖了以。熟悉政治放話文化的人,鐵定知道這些消息究竟出自何方,誰在玩把戲,卸責換柱,攤開來看一清二楚。

國民黨大選失敗 洪秀柱:黨主席應交棒青壯一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搭配朱立倫辯論的公開說法一併觀察,朱立倫絲毫不認為換柱他有責任,坐實資深媒體人羅友志對朱的評價:無信、無能、無和、無情、無義。種種質疑之下,朱立倫僅能無力的回應「過去錯誤不用每次都重提」。

始終避談2024參選問題,「無私無我」仿若「有私有我」

整場辯論交鋒下來,朱立倫始終避談他個人究竟參不參選2024總統。

參不參選2024之所以重要,實因「國民黨已無再輸一次的本錢」,台灣民眾大部分根本不在乎國民黨的死活,甚至有人期待國民黨就此覆滅。爾今,只剩藍營支持者跟若干國民黨政要「孤影自憐」。

對比朱立倫的迴避,參選2024與否這一件事情上,江啟臣倒是早早表態,辯論上再次表態一次:不選就是不選,並宣示他會當「造王者」。其實,參選2024這個問題的答案真的簡單——就是選與不選。

那麼,面對「選不選」這個直球對決,朱立倫辯論前是用「我一定無私無我推出最強候選人」,到後來宣稱自己不點名任何人,避免落入陷阱,辯論時則表示「2024年總統大選,國民黨要贏就要推最強、最好的候選人,沒有一個人可以自稱『造王者』、我也不是,國民黨才是造王者,強的國民黨才是造王者,弱的國民黨就變成『害王者』」。

所以,兜了一圈,除了攻擊江啟臣宣示造王者這事情本身外,朱立倫有沒有說清楚自己選不選,也留下令人玩味的懸念。

朱立倫的閃避,讓他口中的「無私無我」仿若「有私有我」,沒把話說死,就是非常有可能選。

「最強候選人我求都要把他求來」,是否表示2024總統候選人還是得用「喬」的?

「最強候選人我求都要把他求來」應該是整場辯論中,朱立倫少數不那麼「避重就輕」的一段表述。同時,明確道出朱的思考核心從未有過「制度」二字。

江啟臣對於怎麼推出最強候選人/能贏得選舉的候選人,他的解方是推出「公平的初選制度」,在此制度之下,產生候選人的過程是公正的,公平公正自然服人。江啟臣之前接受趙少康專訪,兩人談論初選制度,談到可以參考「美國初選制度」,打造一個「類美式的初選制度」,不因人設事,少了人治,少了「喬事」,多了年輕人重視的制度。

fzcu7ks3hq4zi2xtnhimucagj86izu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最強候選人我求都要把他求來」聽起來像是朱立倫要親自下去「喬事」,因人設事,顯示朱立倫思維的老舊陳腐。制度好比一把尺,尺一拉開,合乎標準就給過,不合乎便再去練練,日後再戰。國民黨過去的紛爭起於制度不明,換柱事件不正是「因人設事」?不正是洪秀柱雖是制度產生的總統候選人,大老們看不順眼就換掉,朱立倫拍板動手換柱,踐踏制度?

江啟臣辯論沒提到的「數位黨部」,摸到新政黨經營的眉角

辯論過程緊湊,儘管江啟臣提到諸多政績,「數位化」這部分卻忘了提,尤其是「數位黨部」App。

作為一個重度手機使用者,直到最近才把數位黨部App下載下來試試,簡單講我對這款國民黨開發的App評價是:「不錯,但可以更好」。

以黨部功能來說,讓黨員繳黨費、回復黨籍等功能已經建立起來,也整合進蔣萬安委員發起的「愛心待用餐」地圖、國民黨民代服務處地點等,顧到非黨員的民眾可能的需求,吸引非黨員的民眾來使用。

事實上,記得江啟臣某次專訪中也提到,未來這款數位黨部App會加入黨員意見回饋,好似建立起黨員意見傳遞跟溝通的直接管道。那麼,可以想見,未來應該會加入黨部與黨部之間的傳遞,實現黨部對黨員、黨員對黨部、黨員對黨本身、黨部對黨本身等等意見/資訊溝通、傳遞的垂直化與平行化。

而對比朱立倫的「建立Line群組」來做黨組織扁平化,可能會面對訊息洗板、封閉、階層間傳遞慢等問題,有著已上線的App而不完善運用,實在可惜。

新時代對決舊政治,選未來或破敗的過去

朱立倫總說要「整合所有資源,打贏選戰」,問題是:藍綠基本盤早已經發生變化,論基本盤是藍小於綠,不論怎麼整合藍營,小就是小,輸就是輸。顯然,朱立倫的選戰藍圖,沒有思考如何擴展中間選民的支持。

xbwa8dvkf9xaescn4t6tqu6qvwgwvg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國民黨的未來在制度、在青年。

國民黨被罵「醬缸」,就是指國民黨又「醬」又「缸」,「醬」是某些人骨子裡看不起青年,愛用迂腐陳舊的教條教訓青年,擺出一副跩不拉嘰的樣子;「缸」是某些人只敢躲在國民黨的病態結構裡,面對外頭挑戰禁不起打,打自家人孔武有力,打民進黨軟弱無力。醬缸裡的「老醬菜」更是喜愛踐踏制度,遇事總用「喬」的,制度擺在那兒也不願意遵守。

江啟臣結辯時強調,「國民黨正走在『舊政治與新時代』的分水嶺。蔣經國曾提醒,『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這次黨員同志的抉擇,也是國民黨走向輝煌或黯淡的抉擇」,既然國民黨走在制度化的道路上,延續制度化、擴展青年黨員,改變黨的結構,就是未來。反之,是選擇破敗的回頭路。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