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尚氣與十環傳奇》:不是滿分神作,但反派的心路歷程無疑是漫威電影前段班

【影評】《尚氣與十環傳奇》:不是滿分神作,但反派的心路歷程無疑是漫威電影前段班
Photo Credit: 迪士尼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尚氣與十環傳奇》不是系列中,第一部走向現實的作品,但做為第四階段的開場,它沒有辜負姊妹與非裔英雄的期望,走出自己的特色,同時不忘貼合著議題來表述,即使深度與篇幅都有限,依舊值得肯定。

文:癮君子 Movie Addict

落花流水遲暮臨,踏血尋梅一場空。

或許,就如《一代宗師》所言,人世間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前世未完的債,只好今生來還,文武與映麗的初次相逢,就以武代口,過招且過情,有來有往的觸碰,不僅搖曳了髮絲,更也搖動了情愫,默契絕佳的兩人,因著這一支極美的雙人舞,悄然墜入愛河。

就此,一見如故成了一見傾心,深邃的雙眸,則從倒映身影,轉變成駐紮了倩影,而這也埋下了電影的伏筆,意即人的脫序,不過是因為執著於凋萎的戀情。

3e5c9750-fea0-11eb-a5b3-2bd9bbfba9bf
Photo Credit: 《尚氣與十環傳奇》

(內文有雷,可先收藏文章觀影後閱讀)

餡料飽滿的文化色彩與切口

關於父親的沉默寡言,或許就是華人兒女共有的兒時回憶,萬事藏心的習慣,不代表父親的城府深,相反的,父親的不表於情,往往都只是一種笨拙卻含蓄的情感表達,不過有時太內斂,讓人難以明瞭,甚至使人憤慨、失望。

回到《尚氣與十環傳奇》,由梁朝偉飾演的文武,正屬典型華人父親形象,幾乎可以說,他是少數能夠駕馭好的演員,看似不溫不火,眼神的變化卻不知道翻攪出多少層次。

一眉一蹙,威而不怒,頷首而笑,即是最大的讚賞。

WML4060_cmp_scn_v0014_1077
Photo Credit: 迪士尼提供

想當然,這讓門下一對兒女,尚氣與靈靈感到不知所措,還因此感到懼怕,成了一個心底的結,打不開也理不清,這是一道華人最常見的普世議題,做為電影切口,大大展現劇組的用心與考究。為此,降生於世的嶄新英雄電影,不再只是換了膚色的力量至上主義,還有萬縷千絲的文化色彩與困境,扣合著老莊思想、陰陽調和及以柔克剛的價值觀來推展敘事與定錨。

其中,清明節再再被提起,它不只是二十四節氣,且是華人祭祖的日子,祖先與子孫的連結時刻,承先啟後的概念,破題出這部起源電影的主題——認祖歸宗,或說尋思自己扎根於何處,藉以翻印出未來的藍圖。綜此,《尚氣與十環傳奇》跟漫威早期如《鋼鐵人》、《美國隊長》或是《雷神索爾》等起源電影並不一樣,它強調的不僅是「我想成為誰」的實踐,還裹藏了「我是誰」的疑惑。

當然,我是誰的主題並不特別,在《驚奇隊長》或《黑豹》中都有出現,但前兩部所扣攏的議題脈絡,分別是被掩去面貌的女性意識,以及種族壓迫下的非裔悲歌,這與亞裔美國人,暫且說亞裔二三代移民所要面對到的挑戰,明顯不同;當中的複雜性則透過尚氣的搭檔兼閨密凱蒂來描繪,無論是面對父母望子成龍的不知所措,還是面對婚姻期待的抗拒,都有鋪陳,以烘托出亞裔,更精確來講,華人特有的日常輪廓。

SBT-25882_R
Photo Credit: 迪士尼提供

只不過,本片重點在於英雄角色的雕塑,取捨之下,為了充填足夠吸睛的武戲,文戲大多交由梁朝偉來獨撐大樑,其餘角色鮮少有表現,文化相關色彩也匆匆撇過,好比上香祭拜、放水燈皆是,著實可惜。無可奈何,考量票房的話,這是商業製片的合理選擇與剪裁。

所幸,就實際結果來說,這使得《尚氣與十環傳奇》的體裁合身、好入口,內涵華人文化,卻又不失娛樂性,俐落乾淨,縱然難登大雅之堂,依然值得入院觀賞,更何況是好萊塢少有的亞裔英雄,就算只是回溫、懷舊時代的遺產——港片式的武打戲碼,同樣能從颯爽的過招中,體會到暢快淋漓,爾後盡興而歸。

雖說文化習俗的部分有所割捨,但在仙境神獸的採樣上,還是得給劇組大大的肯定,其中可見不少《山海經》的影子。從最常見的鳳凰、九尾狐、神龍,再到龍首馬身的貔貅,甚至冷門的無臉神獸帝江都有勾畫。

至於棲身黑暗的靈魂收割者,其設計參照《山海經》來看,應該是以蠱雕為原型,一種似鳥非鳥的惡獸,常以嬰兒一般的哭聲誘捕人類進食,恰巧與電影當中,會以言語誘惑人的設定相呼應。然若參考外型,也可能是以四大凶獸中的窮奇為改造,其外貌如虎,具有雙翅,喜好從頭部開始進食,剛好相符電影內「吸取靈魂會從頭部開始消散的概念」。

綜合來看,靈魂收割者這個災禍,應該是劇組揉合多種傳說而發明的嶄新惡獸,崇尚武力、奪取與征服的陰暗勢力,正巧相襯文武這個反派的初始設定,崇武為尊;而這讓電影持續保持鮮明的對比,意即神龍代表的陰陽調和、以柔克剛,不斷對抗惡獸所代表的盲橫、毀滅與極權,歸屬旗下的兩派人馬,其碰撞與火花自然容易點起。

離散的父子,埋藏於心底的缺與憾

總體而言,《尚氣與十環傳奇》的走向與設定確實老套,一個家庭因著一個人的離去而支離破碎,然若能反覆醞釀,拋出漂亮的角色弧線,觀眾依舊能信服,每一個角色無論為惡為善的理由與邏輯。

就此來說,本作無疑是漫威電影的前段班,特別是反派的心路歷程,能夠說是系列之中,撇除洛基,賦予最多份量的惡人,不再受迫於免洗的淘汰命運,不再只是英雄崛起的墊腳石,還是讓英雄理解愛恨矛盾的關鍵鑰匙。

若從情節來看,文武的樣貌非常豐沛,在一開始,他僅僅是個被力量蠱惑的人,試著利用征服填補心底的缺,直到遇見妻子映麗,方而領悟,能消彌空洞感的不是力量,而是愛與關懷;只可惜,就算決心成為慈愛的父親與丈夫,沾血的歷史足跡,不允許他自此獲得幸福與快樂,暴力的陰霾,緊緊如影隨行,潛伏等待報應的一刻。

文武放得下對於力量的執著,卻放不了過往的業障,甚且無法阻止它,返轉到愛妻的身上,而這種因果造業,正是佛教信仰的中樞,劇組巧妙地結合劇情放入,進而揭示血債血還之於人的徒勞與無意義。遺憾的是,深陷喪妻之痛的文武,無法醒悟,只好躲回熟悉的力量巢穴,運用武裝來安撫自己,緩平躁痛的失落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