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錢穆《秦漢史》:秦政府之覆亡,此誠中國歷史上一絕大變局也

錢穆《秦漢史》:秦政府之覆亡,此誠中國歷史上一絕大變局也
Photo Credit: Dennis Jarvis@Wiki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史學大師錢穆,以嚴謹的史學研究方法,就學術、政治及社會各層面,深入淺出地對秦漢史加以探討。全面性的論述,不但一解秦漢史學的疑惑,更能提高讀者的眼界,是對中國歷史有興趣的讀者,不可不讀的一部佳作。

文:錢穆

第五節 秦政府之覆亡

一、封建心理之反動

秦自始皇二十六年并天下,至二世三年而亡,前後僅十五年。然開後世一統之局,定郡縣之制。其設官定律,均為漢所因襲。其在政治上之設施,關係可謂極大。焚書坑儒,立以古非今之禁。尊王學,斥家言。定一尊於朝廷,綜百家於博士。力反戰國游士講學之囂風,求反之於古者政教不分官師合一之舊。其同書文字,剗滅古文。對於文教上之影響,亦復匪淺。

國民處新王督責之下,不遑甯處。北築長城,南戍百粵。內開馳道。建咸陽宮殿。物質上之種種建設,亦至偉大。然民力已竭,而秦法益峻。秦人之視東土,仍以戰勝奴虜視之。指揮鞭撻,不稍體恤。始皇既卒,趙高用事。天下解體,怨望日甚。封建之殘念,戰國之餘影,尚留存於人民之腦際。於是戍卒一呼,山東響應,為古代封建政體作反動,而秦遂以亡。

其時六國皆立後,陳勝、吳廣,皆楚人,最先起,故陳勝自立為楚王。張耳、陳餘立趙歇為趙王。魏人周巿立魏公子咎為魏王。燕人韓廣自立為燕王。(秦王仇燕太子丹,或盡滅其後,故其時獨燕無裔戚。)齊王族田儋自立為齊王。陳勝、吳廣既死,項梁始立楚懷王孫心為楚王。(楚王族夷誅亦慘,故楚南公曰:「楚雖三戶,亡秦必楚。」而楚懷王孫心乃於民間訪求始得。)

韓人張良立韓公子成為韓王。其時起事者,尚以為古昔貴族後裔,仍當處其優越之地位,復其以前公侯世襲之舊制。故以廢封建為秦罪。即陳嬰之母,亦謂「吾依名族,亡秦必矣。」知貴族傳統,在當時人心理中,蓋猶有莫大之勢力。然而時代大趨乃與人心迷信相背。項羽入咸陽,分封諸侯,已一變時人之想望。所謂六國之裔,皆轉失職,未獲保其優越之職位。而一時鋒起之將,轉各分封要地。即如項羽自為西楚霸王,而遷義帝於郴州,最為其著例也。

然使項王一依當時民眾迷信,推尊義帝,退列臣位,天下將仍不免於亂。蓋自秦人一統,中國歷史已走入一新局,為往古所未有,而一時昧者不之知。故群情懷古,仍不免戀戀於封建之舊統。雖始皇、李斯毅然排眾論而主獨是,然亦不能盡脫一時舊見之束縛。如其欲復古者學術統於王官之陳規,摧折民間家言,而成蔽塞之勢。又役使東方民力,踰於其量。七科之戍,(一吏有過,二贅子,三賈人,四嘗有市籍,五六父母大父母嘗有市籍者,七閭左。)閭左之發,實為召亂大源。

秦人自狃於往昔封建時代君主役民之成法,而不悟社會生業之分化已繁,政府統治之疆域亦廓。掃荊吳之閭巷,驅之漁陽之邊塞,豈得不群情憤騷,揭竿而起。平心論之,此雖秦廷之虐政,亦自本於一種心理上之錯誤。而當時山東豪傑,一呼百應,亦為恢復封建之迷夢所驅。實亦不免於以另一種迷誤之心理為之策動。而事實終於趨新,不能重歸故態。項羽入關,大燒咸陽宮室,火三月不滅。此亦東方人嫉視秦廷建設之心理表示。

然始皇、李斯十餘年來為全國努力建設新首都,使社會民眾從此有一集中之視聽,其精神影響,已有成效,不可磨滅。項王不願居關中,而亦不肯使沛公居之,是其心中亦隱然已存一咸陽為帝都王域之想,故不敢畀之畏敵也。可見一統之局已成,縱使一時崩壞,其勢不能仍歸於分裂。項羽分封諸侯王,互不自安,還相攻伐。終使群雄全滅,仍歸一王。而後民間六國重立之迷夢,亦遂告畢。漢帝因得安享其成。歷史推遷,固有非一二豪傑之力,可以稱心而安排者。往史例證,往往而然,此特不過其一例也。

且尤可奇者,不徒六國後裔全不成事。即社會夙所推尊,故家大族,賢人學士,只其帶有往昔貴族之色彩,比較近於民間一般之想望者,亦復先後失敗。而最後之成功,轉落於一輩純粹平民之手。此尤當時民間心理所未始逆料也。如張耳為魏信陵君賓客,陳餘為儒者,與張耳俱知名。周文,陳之賢人,曾事春申君。凡此諸人,俱歸失敗。而項氏世世為楚將。

項王之為人,恭敬慈愛,言語姁姁。喑噁叱咤,千人皆廢。(韓信語。)其所任愛,非諸項,即其妻之昆弟。雖有奇士不能用。(陳平語。)分明不失一貴族傳統之身分與氣派,而卒亦覆敗。至於漢祖,史稱「其父曰太公,母曰劉媼」。是父無名字,母無氏族。其家庭之孤微可知。至高祖之為人,史稱其

仁而愛人,喜施,意豁如也。常有大度,不事家人生產作業。及壯,試為吏,為泗水亭長,廷中吏無所不狎侮。好酒及色,嘗從王媼、武負貰酒。……歲竟,此兩家嘗折券棄責。(〈本紀〉。)不好儒,諸客冠儒冠來者,輒解其冠,溲溺其中,與人言常大罵。(〈酈生傳〉。)

此實一無賴平民之寫照耳。其一時功臣

惟張良出身最貴,韓相之子也。其次則張蒼,秦御史。叔孫通,秦待詔博士。次則蕭何,沛主吏掾。曹參獄掾。任敖獄吏。周苛泗水卒史。傅寬魏騎將。申屠嘉材官。(即步卒。)其餘陳平、王陵、陸賈、酈商、酈食其、夏侯嬰等,皆白徒。樊噲則屠狗者。周勃則織簿曲,吹簫,給喪事者。灌嬰則販繒者。婁敬則輓車者。(趙翼《廿二史箚記》「漢初布衣將相之局」條。)

此等所謂布衣將相,誠開當時歷史一大變,亦實為致堪驚奇之事。趙翼所謂「人情猶狃於故見,而天意已另換新局」,此語洵足道破當時之情勢。實則無論一民族,一國家,一團體,其文化之積累既深,往往轉不足以應付新興之機運。故東方鄒、魯、齊、梁諸邦,轉敗亡於文化落後之秦國。殷鑑不遠,正與六國後裔及其故家世族,轉失敗於一群無賴白徒之手者,先後一理。正以彼有成跡,有先見,有夙習,此等均屬暮氣,轉不如新興階級之一無束縛,活潑機警,專赴利便者之更易於乘勢得意耳。

故自秦之亡,而上古封建之殘局全破。自漢之興,而平民為天子,社會階級之觀念全變。此誠中國歷史上一絕大變局也。秦皇、漢祖,均為歷史大潮流所驅策,其興亡久暫之間,當局者不自知。後世論史者,徒據一二小節,專於指對私人下評斷,則亦斷斷乎其無當矣。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秦漢史(三版)》,東大出版

作者:錢穆

  • TAAZE閱讀最前線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也許你知道中國歷史上,秦滅六國,一統天下;漢高祖革命,成為第一個平民皇帝;王莽利用禪讓之論,代漢而興。然而,你知道秦始皇如何統治龐大的帝國?焚書坑儒的真相又為何?漢帝國對外擴張遇到什麼樣的問題?重農抑商背後的事實是什麼?

史學大師錢穆,以嚴謹的史學研究方法,就學術、政治及社會各層面,深入淺出地對秦漢史加以探討。全面性的論述,不但一解秦漢史學的疑惑,更能提高讀者的眼界,是對中國歷史有興趣的讀者,不可不讀的一部佳作。

秦漢史_出版社:東大(平裝版)
Photo Credit: 東大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王祖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