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柏毅」和「傅潘達」滿街跑的台灣,什麼時候才會開放外送酒精飲料和處方籤用藥?

「吳柏毅」和「傅潘達」滿街跑的台灣,什麼時候才會開放外送酒精飲料和處方籤用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酒吧開放外帶是往前進很大一步,但光是開放外帶是沒辦法回應民眾實際需求,也無法根本性解決業者生計問題,主要因為販售酒類的相關法規在21年前制定時,網路尚不成熟,為了避免無法確認年齡驗證,彼時一律禁止線上購買。但2021年的時空背景已經不同。

全台為了恢復過往生活,努力實踐防疫新生活對抗病毒,但就在本土確診漸漸降到個位數的同時,你喜歡的酒吧有足夠的力量撐過這波疫情嗎?

外帶調酒,差點被歸類成「菸酒製造業者」

自5月中旬發布三級警戒,雖然酒吧業者能合法營業,但在無法提供內用,且外帶外送服務受限於法規的雙重緊箍咒下,無異於停業。即便8月初降回二級,雙北餐飲業終於有條件解封內用,零星的酒吧業者也陸續跟進,還是有不少民眾對內用仍抱持觀望態度,事隔三個月,業者生存空間仍十分有限。

其中一大因素,酒吧調酒如果用外送、外帶販售而非在酒吧內享用,會被《菸酒稅法》第二條定義為是產製行為,被當成「菸酒製造業者」管理,不僅得向地方主管機關辦理菸酒稅廠商登記,還得設帳簿、憑證、會計紀錄以利報菸酒稅。

被歸類為「酒類釀造配置業」後還沒結束,連帶有土地使用分區問題,根據《臺北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自治條例》和相關行政規則,必須符合建築物地點、樓層設置、不得獨立設置及外賣酒製品等規定,否則得被歸類在「公害嚴重之工業」,酒類外送成了工業區域限定行為。換言之,現行法規使得酒吧調酒行為只能「即調即飲」。

光是簡述業者這段期間的困難就牽扯三部法律規定,所幸經民間、民代、中央地方主管機關等各方協調後,財政部終於在6月17日放寬規定,允許在禁止內用期間開放「有條件」調酒外帶,包括限定杯裝、杯裝容器必須符合食品衛生安全規範、在杯裝容器上提醒購買者未滿18歲禁止飲酒等事項。

但「外帶自取」是否已是最佳解?相信不少人的答案是否定。

美食外送平台的興起加上疫情推波助瀾,我們早已熟悉外送或是外帶自取的流程,​但場景一旦換成在家喝調酒,民眾不能用習慣的網路平台、只能電話預約,不能請外送員幫忙、只能親自前往酒吧取貨。

RTR3MJR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這依舊和大眾的消費習慣相差甚遠,酒吧不是只有服務住在店家周圍的民眾,疫情前我們會為了喝到好喝的調酒選擇去和住家有點距離的酒吧,也會為了支持已經有交情的bartender特地繞路去他的店消費,甚至會選一個晚上Barsurfing、喝遍城市裡的調酒。

開放外帶是往前進很大一步,但光是開放外帶是沒辦法回應民眾實際需求,也無法根本性解決業者生計問題。

外送問題,還是沒有被解決

中央放行的隔天,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在臉書上寫下:「其實不論是咖啡廳、酒吧、餐廳還是任何這類業者,外帶很難撐起一整家店需要的營收。沒有外送服務的許可,業者經營還是相當困難。」、「我們仍然認為,最好的解決方案是比照國外的做法,在防疫期間,短暫地開放外送服務。一方面讓業者有生存的空間,二方面也讓消費者更有待在室內的意願。」

只靠外帶成效有限,尤其《菸酒管理法》第30條「禁止酒類商品以無法辨識年齡的方式進行」、「臺北市政府財政局處理違反菸酒管理法案件認定原則」第二點第一款「無論是否能合理辨識購買者年齡,都加以限制」的規定,才是該正視的問題。

以法律層面來看,《菸酒管理法》第30條立法理由載明目的是避免未成年人取得,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108年度簡上字第144號判決則表示,如果業者具辨識年齡的機制,則符合立法目的。也就是說,對業者來說這樣的推定方式已經造成諸多不便,更違反憲法比例原則、保障人民營業自由及財產權等意旨,而根本原因在於無視另外設計年齡辨識機制的可能性。

說起年齡辨識機制,醫療用藥也有類似狀況

疫情期間大多呼籲民眾不要進入醫療院所,只不過全台高達700萬慢性病患者及一般民眾不會因為三級警戒停止醫療需求。

台灣完善的醫療健保體系在5月21日及火速開放通訊診療,「健保快易通App」也提供相對應的資源支持。不過依照目前的流程,民眾需要取藥時,仍得親自或委託親人取藥、或是透過藥師親送,加上「藥品優良調劑作業準則」第23條規定,即便有受託人,藥師還是得親自確認交付對象是病患本人。

RTX66A69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規範的必要性無須贅言,不過藉著伴隨三級警戒衍生的問題,也是我們面對的時刻:疫情緊急時,我們能不能用不同手段方式解決身份認證的顧慮,加速資源的供給、爭取時間降低如醫護人員、患者等面臨的壓力?

外送酒類和處方箋,有哪些案例可以參考?

這在國外不是新題目,以平台端為例,以新加坡foodpanda為例,從訂購到交付都有詳細的驗證機制,如果消費者沒有符合規定,會直接取消訂單、把酒退回原商店。

其他如美國Drizly美國和加拿大Uber Eats也有類似上述的把關。藥物外送方面,日本JFRONTIER也另外設計專用App認證消費者身份,安排藥師電話說明服藥方法,再由合作的LOGIQUEST公司配送藥品到患者手上。

也有不少政府做出權衡的先例,如加州酒精飲料控制局(Department of Alcoholic Beverage Control)允許加州餐廳販售的啤酒、葡萄酒、雞尾酒,在有封蓋、隨餐點販售的前提下得以進行外送,並開放得來速窗口賣酒精飲料;紐約州政府也放寬讓搭配餐點的酒類飲料可以外帶外送。

過往無法可解的,不代表現在也是難解之題,上述國外案例讓我們看見,科技改變實務運行的可能。

4v0t9uq0e35ycfr3fewozps90jarlj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回到台灣,販售酒類的相關法規在21年前制定時,網路尚不成熟,為了避免無法確認年齡驗證,彼時一律禁止線上購買。2021年的時空背景已經不同,如今台灣有網路開戶、轉帳、貸款等大量資訊核對需求的純網銀,以及確認駕照、駕駛人身份認證的共享運具作為前例,疫情期間也催生出健康存摺、健保快易通App、1922簡訊實聯制等解決方式。

以科技回應社會問題、以創新解決產業困境,因此,即便外送法規的限制導致民眾、業者權利受限是疫情趨緩的台灣現在仍存在的威脅,但自詡為科技大島,我們仍有十足的信心可以期待,未來會有一套更完整的解方處理這些問題。

延伸閱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