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大象席地而坐》與明代袁宏道的文學觀,反映了不同時代的抑鬱社會心理

電影《大象席地而坐》與明代袁宏道的文學觀,反映了不同時代的抑鬱社會心理
《大象席地而坐》電影截圖|Photo Credit: 繁盛映畫 / SNAPP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期待中國夢是一回事,但我對一部分中國「文化人」(文學、電影等)的文人自覺還是有期待的,因為這些人不追逐主流式的歌功頌德,前幾年仍有許多非主流中國電影參與金馬獎的情境,那是可以想像的,雖然對照下僅是中國的少部分;至於往後的金馬獎,只能說可惜了。

不期待中國夢是一回事,但我對一部分中國「文化人」(文學、電影等)的文人自覺還是有期待的,因為這些人不追逐主流式的歌功頌德,前幾年仍有許多非主流中國電影參與金馬獎的情境,那是可以想像的,雖然對照下僅是中國的少部分;至於往後的金馬獎,只能說可惜了。

時代社會脈絡,當然可以從對話或不同情境來探討。我有我的脈絡,我也願意分享我的脈絡,但這分享並非建立在試圖說服和話語壓制,對你對我都是,因為彼此之間的形塑脈絡完全不同,雙方也並非立足於同一個基準點,所以沒有誰說服誰的問題。如同很多事情的討論上,時常看到當某方的論點不被接受時,對方時常會丟出一句話:「你被洗腦了。」以前聽到這句話會頗在意,現在倒覺得還好,畢竟當社會脈絡都需要長時間的形成與觀察時,對方簡單一句「去脈絡化」的話語就想作結,自我明白事情沒有這麼簡單看待就好,也沒有需要去向誰證明什麼的必要,僅此而已。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