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迷們 2013年你是否錯過這11本書?

書迷們 2013年你是否錯過這11本書?
Photo Credit:Yellow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懷疑自己是個惜情的傢伙,因為只要申請了任何網路平台,我大概都會用到它倒為止(掩面)。大家還記得anobii書櫃嗎?聽說許多人嫌它速度慢,近年於是紛紛撤離了,但我還是繼續用著它,天哪我怎麼會這麼惜情呢(為自己喝采)。

雖然不知anobii書櫃今後動向如何,但多虧有它,我才知道2013年我總共看了105本書,雖然不少是不用花腦袋就可以閱讀的書(羞),但有讀書總比沒讀書好。趁此機會,就來推薦我讀過覺得不錯的書,歡迎大家參考。

對了,先說一下:因為我不是「新書控」(就是市面上出新書,就用手刀衝去買來看的那個派別),所以有的書籍出版年代可能有些久遠。

《不憂鬱,哪算是工作》

作者:見城徹、藤田晉
出版: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13年
推薦理由:

「見城徹,幻冬社社長,才智霸氣兼具,被譽為『日本暢銷書之神』。 藤田晉,網路事業先鋒,二十六歲便成為日本史上最年輕的上市公司董事長。」這本書就是這兩位神男子針對職場上的一個工作議題,各寫出一篇自己觀點的合集。

他們的觀點很精彩,就像關鍵評論網的文章一樣精采(我好狗腿!)(編按:幹得好!),但我推薦這本書的理由,卻是見城徹提到的:「每天如果發現手上的工作上沒有超過三件令我憂鬱的事,我反而會感到不安。」這件事。

驚!我知道他的意思是「工作沒有輕鬆的,多半都要去挑戰,人才會在職場上成長」。但我仔細思考後發現,原來我在許多公司都待不久的原因(或是經常待得生不如死),竟是:

「老闆命令我做的每件蠢事,總是讓我對人生感到絕望……」這也差太多了啊啊啊。見城桑,如果你來台灣當員工,應該很快就知道什麼叫超越憂鬱的絕望了。

總之托這本書的福,我終於從「對自己很多工作似乎做不久的自我厭惡」中解脫(喂)。

2

《因緣際會:出版風雲四十年,這些人、那些事》

作者:邁可.科達(Michael Korda)
出版:商智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
推薦理由:

這是美國一家大型出版社總編輯的40年自傳回憶錄,大概五、六年前,和某位編輯同事交換回來的,不知怎地在書架上擺很久,一直沒有讀它。

結果2013年有一天,有人問我:「妳覺得編輯的意義是什麼?」我用大腦想很久都想不到,非常自暴自棄:「算了啦這關我啥事啊!」便決定去找本書來看。不料從書架中抽出的書,就是這本。基於「天意」這件事(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信了),因此我決定推薦它。理由如下:

書摘之一:「許多在出版界赫赫有名的人,平常竟連一本書都不看。」←這是真的。(點頭如搗蒜)

書摘之二:「一個編輯最悲哀的事莫過於要出版連自己都無法認同的書。」←這也是真的。(已哭)

3

《對照記:22個日常生活字彙》

作者:馬家輝、楊照、胡洪俠
出版:遠流文化
出版日期:2012年
推薦理由:

這本書的構想很促咪,就是由3位60年代出生的大叔(台灣、香港、中國),針對同一個詞彙,各自寫出一篇文章。

老實說(語重心長……),台灣和香港作家的文章,讀起來較沒隔閡(掩),因為無論是讀書、工作、電影、文化…會覺得這兩個世界比較接近我的生活。但中國作家文中描述的種種,會讓我覺得「欸……這異世界離我好遙遠啊」這樣。講白了,就是沒共鳴,嗚。

或許有些東西,真的是回不去了(心照不宣)。

4

《我的創作‧我的大阪─日本長篇小說第一人山崎豐子自述》

作者:山崎豐子
出版:天下雜誌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1年
推薦理由:

山崎阿嬤暢談自己創作和家鄉大阪的一本好書。山崎豐子在文中回憶到,日本文學名家井上靖對當年他的屬下(就是她)說:「妳也寫寫小說吧。人們若寫作自己的生涯或家庭,無論是誰,一生中至少都能夠寫出一篇小說的。」

看到這段時,我都快噴淚了,身邊有這樣一個長者或友人鼓勵你寫作,比得到什麼碗糕文學獎還更令人感動啊(雖然得到文學獎應該也會很happy啦……)

5

《羊毛記》

作者:Hugh Howey
出版:鸚鵡螺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3年
推薦理由:

因為身邊很多有腦的人說好看(其實腦袋有洞的人來推薦書我也會看啦……),就買回家了。

由於這故事的設定是在未來,所以它好像不可免俗地就被歸類到科幻小說那邊?不過我認為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它是一本讓老身忍不住一路讀下去(還讀到熬夜不睡覺!)的小說,尤其作者發便當發很兇這點,讓我很激賞(咦)。

6

《聽說桐島退社了》

作者:朝井遼
出版:貓頭鷹文化
出版日期:2013年
推薦理由:

這本書評價很不一,我還看到有人說「看不懂他在寫什麼」(蛤?)。不過小說這種事是很主觀滴,我只能說,我好喜歡作者在處理年輕人心中那些轉折啊、想法啊時的細致度。

題外話一下,作者朝井遼學生時代就拿到直木獎,不過他2年前從早稻田大學畢業後,居然是去當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有人問他,畢業後幹嘛不專職寫作?他說如果不走入社會,就寫不出了解人心的小說(和「半澤直樹」的原著作者池井戶潤的想法好雷同!跪求台灣寫小說的文青學著點。囧)。

他現在每天早上5點起床,會寫上兩小時的小說再去上班(因此很努力在晚上12點前睡覺),周休2日也是在家寫作(我去罰跪了掰……)。為了從忙碌工作中再抽出時間閱讀,他利用上班搭大眾交通工具通勤和午休讀書,久了之後,同事們都知道「朝井那傢伙=一個人吃中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