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帕運幕後功臣:台灣醫師肩負「輪椅網球」分級重任,不支薪卻甘之如飴

東京帕運幕後功臣:台灣醫師肩負「輪椅網球」分級重任,不支薪卻甘之如飴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帕運和身障運動中重要的分級系統,是根據不同的障礙類別與程度來區分選手,讓身障運動更公平。鑽研復健醫學的蔡昀岸也以擔任分級師的所見所聞,實際協助脊髓損傷者的復健。

東京帕運於前陣子閉幕,比賽期間不同程度障礙的選手同場競技,仰賴分級師評估並予以分級,台北榮民總醫院神經復健科主治醫師蔡昀岸,在本次賽事擔任輪椅網球分級師,藉由分級也向選手學習。

帕拉林匹克運動會和身障運動中至關重要的分級系統,依據不同的障礙類別與程度,如肢體、視覺與智能障礙來區分選手,讓身障運動更公平,分級師擔負分級重任。

專精於脊髓損傷與復健醫學的蔡昀岸接觸身障運動分級已有16年經驗,並自2012年擔任輪椅舞蹈運動的分級長至今;本次東京帕運中,他擔任輪椅網球運動的主分級師。

蔡昀岸表示,各項身障運動有各自的分級規則,通常分為身體、技術與觀察評估,而醫療專業則是分級師的基礎與後盾。

蔡昀岸解釋,醫療專業用於身體評估時判定選手是否符合參賽資格,技術與觀察評估則讓分級師知道,導致損害的傷病對選手運動表現造成的天花板,並得知哪些表現是可透過訓練達成。

以輪椅網球為例,分級師必須評估選手發球、擊球或殺球等揮拍動作,相對較單純;輪椅舞蹈則要檢視選手的全身動作,特別是軀幹、骨盆等部位,都要仔細評估。

AP_18149599662895
輪椅舞蹈|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分級師大多由物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或復健科醫師擔任,蔡昀岸提到,儘管分級師具醫療背景,但替身障運動分級時,卻必須暫時忘卻醫療專業。

「醫師常常告訴病人不能做什麼,但分級師評估選手時,則著重他能做什麼。」蔡昀岸表示,「且常做得比分級師認為得好。」

蔡昀岸說,分級師不需對選手做出建議、開立治療,只要以選手為中心,做出正確分級,以及祝福選手有好的表現就可以了。

事實上,擔任身障運動分級師並沒有支薪,還必須定期認證、參與分級與投入研究,但蔡昀岸甘之如飴,「我們從運動員身上學到很多東西。」

他舉例,教科書教導頸椎第7節以下的脊髓損傷病人,才有機會自行移位,但在擔任分級師時,卻看到有第6節脊髓損傷的病人,明明軀幹沒有力氣,卻能巧妙運用肌肉與技巧,也能做出動作並移位,讓他深獲啟發。

成為運動員甚至參與國際賽事,是部分身心障礙者的最高目標。鑽研復健醫學的蔡昀岸,也以擔任分級師的所見所聞,實際協助臨床脊髓損傷的傷友復健。

而本次在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籠罩下,帕運的分級制度也與以往不同。以輪椅網球為例,多以亞洲的分級師為主,減少航班取消、長程航班的染疫風險。

蔡昀岸提到,這是他首次參與視訊與現場混合分級,他與一名加拿大籍分級師合作,他在現場執行需要接觸選手的工作,對方則透過視訊評估。兩人共同視訊,但又不能在選手面前公開討論,旁人還得協助調整鏡頭,替分級工作增添挑戰。

受疫情影響,蔡昀岸完成輪椅網球分級工作後就返台,無緣留在東京觀賽,但協助帕運賽事也接觸許多志工、教練與分級師,都是促成賽事的幕後功臣,也盼未來有機會再度參與帕運賽事分級。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羅元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