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新黨或白狼這些魁儡,張亞中才是中共掐住國民黨話語權的牽制角色

相較於新黨或白狼這些魁儡,張亞中才是中共掐住國民黨話語權的牽制角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共清楚新黨或白狼在台灣的言論市場不僅沒有號召力,而張亞中有自成一格的後設敘事,只要這股聲勢能在國民黨主席投票當天轉換成選票,張亞中就能在國民黨的體制內扮演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牽制甚至箝制角色。

在這次國民黨主席選舉中,張亞中忽然異軍突起,特別是在政見發表會後聲勢看漲,不論是即時網民調、社群流量或討論度都攀上高點,讓他享受從政以來的高峰,雖然張無役不與而且屢敗屢戰。

平心而論,張亞中向來以清晰邏輯與流暢表達著稱,這也讓另外三位競爭者難望相背,雖然他個人在國民黨的從政資歷、黨內影響力與基層實力遠落朱江之後,甚至比不上擔任過縣長的卓伯源,但是旗幟鮮明的兩岸立場讓他在這群人中顯得強大。

撇開個人條件的優勢,張亞中現象的出現自然有其客觀的背景,除了反應當下台灣內部的政治氛圍外,更直接體現中共對台政策的某些戰略布局,特別是針對藍營內部所進行的政治「宏觀調控」。

洪秀柱式「一中同表」論述的操刀者

眾所皆知的是,習近平掌權後不僅揚棄胡錦濤昔日對台方針,取而代之的則是「寄希望於中國夢」與對台侵略性的作為。為了在2021年中共創黨百年追求自身歷史地位,使其在2022年中共二十大順理成章延長總書記任期,習近平已經啟動兩岸統一的時程,並試圖消滅中華民國的內外法理地位。

這就是2019年習五點講話的前提,也是「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提出的背景。在這個政治工程中,中華民國的主權逐漸被淘空,國民黨口中「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語境,直接被國台辦所宣稱的「一個中國原則下的『九二共識』」所置換。面對這個客觀事實,藍營上下卻未曾認真對待。

進一步觀察,洪秀柱提出具有「一中同表」性質的和平政綱主張,同時以主席之姿在國共論壇上宣稱九二共識就是「存一中原則之同,求一中意涵之異」時,各自表述就已經全盤塌陷崩解,中共藉機收回定義權早有脈絡可循。

AP_48540034023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然而外界不清楚的是,張亞中一直都是洪秀柱這套論述的操刀者,他只是將自己對兩岸關係的認知,系統性的植入洪的腦袋的記憶區中,由個人的文化資本進而轉化成可操作的政治資本,甚至可以提領折現的經濟資本。

只要票數夠多,張亞中就能成為藍營兩岸論述的牽制角色

講白一點,張亞中之所以成為孫文學院的負責人,完全是一種寄身上流的概念,沒有國民黨這個黨政平台,張亞中自始至終只是台灣一個統派學者,一旦披上了國民黨的金身,就意味取得通往中南海的鑰匙,從台辦等級直通中共中央辦公室,終於可以一展個人的政治盤算。

中共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清楚新黨或白狼這些形同魁儡的政治樣板,在台灣的言論市場不僅沒有號召力,反而因為負面評價不斷其統戰價值趨近零,張亞中則完全不同,因為他有自成一格的後設敘事,邏輯嚴密且有學術內涵,更為關鍵的是他發自內心相信這套論述可以解決兩岸僵局,而且有步驟的使其與自身的政治實踐相互結合。

這也就讓張亞中擁有雙重的功能,新的統戰樣板同時兼具影響藍營政治光譜的角色。

雖說選上主席的機率微乎其微,但任誰都知道,張亞中最近這股人為聲勢與北京絕對脫離不了關係,網路上廣為傳播他個人言論,密度之高節奏之強與當年韓國瑜旋風如出一轍,主要訴求的對象自然是國民黨深藍、紅統、韓粉還有黃復興黨部的基本教義派。

中南海盤算的是,只要這股聲勢能在國民黨主席投票當天轉換成選票,張亞中就能在國民黨的體制內扮演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牽制甚至箝制角色。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朱立倫張亞中卓伯源江啟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只要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想要修正藍營兩岸論述的天平,朝向台美日友好、台灣主體性、本土化路線調整,張亞中及其從眾隨即可以發揮「宏觀調控」或「校正回歸」的作用,在國民黨內部正式佔據最極端的光譜位置,由於這群人內聚力強,始終都能發揮道德綁架與情感勒索的政治效應。

在此背景下,國民黨的兩岸論述將不再有什麼一中各表的模糊空間,一中同表、簽署兩岸和平協議、和平統一就成為國民黨在兩岸關係中唯一的選擇,也是最狹隘與排他的選擇;另一方面,掐住國民黨的話語權形同控制未來藍營本土派的大腦結構,就看朱立倫、江啟臣甚至未來的侯友宜是否就範罷了。

在此背景下,張亞中的角色,遠比新黨與紅統人士在外圍隔靴搔癢更有現實感與戰略意義,可惜藍營部分群眾,似乎只因張亞中再度喊出類似韓國瑜式「替天行道」的口號,而仍沈醉在集體催眠的快感中。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