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羅斯「3%總統」盧卡申科清算反對派,重判柯列斯尼可娃11年徒刑,國際一片撻伐

白羅斯「3%總統」盧卡申科清算反對派,重判柯列斯尼可娃11年徒刑,國際一片撻伐
柯列斯尼可娃(右二)與茲納科(左)出席9月6日的法院聽證會。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白羅斯反對派領袖柯列斯尼可娃遭判處11年有期徒刑,其律師茲納科也被判處10年徒刑。判決出爐後,西方國家多予以譴責。

文:王國仲

2021年9月7日,兩位挺身挑戰白羅斯具爭議總統選舉的反對派主力人物:柯列斯尼可娃(Maria Kolesnikova)與茲納科(Maxim Znak),皆因「行使極端主義、試圖破壞國家安全與奪取政權」遭到判刑。兩人皆表示會提出上訴。

曾任協調委員會(Coordination Council)主任委員的柯列斯尼可娃,遭判處11年有期徒刑;其律師茲納科也被判處10年徒刑。相關部門表示,基於維安和保密理由,庭審過程並未向大眾公開;律師等與會者也不得對外透露審判過程與內容。

判決出爐後,西方國家多予以譴責。歐盟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明斯克當局持續忽視白羅斯人民的基本人權與自由,對此歐盟表示遺憾。」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抨擊判決「充滿政治動機且可恥」。

波蘭外交部副部長普希達克茲(Marcin Przydacz),也在推特上批評,認為此判決充滿恐嚇意味、踐踏白羅斯人權:「我們不該對這樣的壓迫置之不理。」

BBC駐莫斯科記者芮恩斯佛(Sarah Rainsford)則分析,有罪判決「並不令人意外」。柯列斯尼可娃和茲納科是2020年大規模反對盧卡申科抗議浪潮的核心人物,許多白羅斯人也認為選舉的確遭到操弄。因此,拿他們來殺雞儆猴是必要之舉。

在位近30年,「3%總統」盧卡申科引發民眾反彈

現任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從1994年首度當選總統至今,已在位超過27年、連任五次。在上一次2015年總統大選中,他亦以83.5%的超高得票率持續穩坐總統寶座。

不過,由於近年經濟持續衰退,老年津貼不足等社會問題叢生,民眾對盧卡申科的實質支持度,絕不像帳面數字上看起來這麼樂觀。2016年,白羅斯獨立社會與政治研究所(Independent Institute of Socioeconomic and Political Studies)的民調顯示,盧卡申科的支持率僅有29.5%(接著該機構便被迫關門大吉,無法再進行後續調查)。

2019年爆發的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更讓人民對盧卡申科的支持度盪到谷底。儘管白羅斯是歐洲人均感染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已有近50萬人確診),盧卡申科卻一再忽視相關防疫措施,甚至宣稱靠「暢飲伏特加、開著拖拉機溜達、洗三溫暖」就能夠抵抗疫情,導致自己淪為笑柄,國際形象亦大幅下跌。

根據白羅斯獨立媒體在總統大選前夕進行的線上調查,盧卡申科的支持率僅僅只有3%。白羅斯網友更創造許多迷因,甚至推出T-Shirt等周邊商品大肆嘲諷(政府後來禁止官媒以外機構舉辦民調,並以「接獲鄰居投訴」為由將販賣相關商品的店家斷電)。

儘管網路民調確實有其偏誤性,但也不難想像他在不少民眾心中已徹底失去信任。

然而在選舉結束、計票完畢後,中央選舉委員會宣布盧卡申科豪取80.23%選票,排名第二的季哈諾夫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vskaya,代替遭逮捕入獄的丈夫競選)得票率僅有9.9%。不過,由於缺乏監票流程,計票過程中也沒有具公信力的第三方觀察員到場,更有40%選票是提前投票,因此民眾普遍認為選舉結果遭到刻意操作。

季哈諾夫斯卡婭陣營批評選舉結果「充斥大量造假、不符合現實,且完全違背常理」;盧卡申科則對指控嗤之以鼻,形容反對派「像綿羊一樣任由境外勢力擺布」:「所以盧卡申科,白羅斯的權力核心,剛在選舉中獲得80%民意支持,必須要遵從境外勢力的指令,自願交出領導權力囉?不,我們會做出強有力的回應,不讓這個國家四分五裂。」

選舉結束後,成千上萬名認為選舉不公的白羅斯人民決定站上街頭、表達自己的不滿與怒火。這在當地並不是常見的事情。

企圖平息抗爭的盧卡申科則出動軍警逮捕、甚至毆打抗議群眾,其中也包括多位獨立記者與社會運動領袖。估計至少有數千人遭到鎮壓部隊暴力相向,650人遭到逮捕;部分組織或團體甚至宣稱,遭逮捕或居留的人數可能高達數萬。

RTX7V2BY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清算政治對手,盧卡申科改革誠意令人存疑

現年39歲的柯列斯尼可娃,曾是白羅斯國家學院管弦樂團(National Academic Concert Orchestra)長笛手,並在德國與白羅斯從事文化與藝術活動。2020年5月,她以政治素人身分加入銀行家巴巴里科(Viktar Babaryka)的競選團隊(茲納科則擔任巴巴里科的公關主任),試圖扳倒連續執政超過20年的盧卡申科。

不過,中央選舉委員會因提交所得和財產申報資料不一致,且有境外組織參與其造勢活動為由,取消巴巴里科的競選登記。其後更以「參與非法活動」罪名逮捕巴巴里科,並判處14年有期徒刑。

在巴巴里科落馬後,柯列斯尼可娃轉向支持季哈諾夫斯卡婭,和另一位因遭指控涉嫌偽造文書、流亡境外的候選人之妻維若妮卡(Veronika Tsepkalo)共組「婦仇者聯盟」、挑戰盧卡申科,可惜選舉結果事與願違。

當其他反對派領袖因擔憂遭受迫害而離開白羅斯,或遭政府強制驅逐出境時,柯列斯尼可娃選擇在2020年9月撕毀自己的護照,甚至以跳車等激進手段,避免被安全委員會探員強行驅逐出境,但她本人也因此遭到拘捕。

柯列斯尼可娃遭到逮捕後,街頭的抗議聲浪逐漸消失(因為局勢太過危險),但在宣讀判決當天,仍有為數不少的民眾群聚在法院前聲援柯列斯尼可娃。

在總統大選中取得最多票的反對派季哈諾夫斯卡婭也發推支持,表示柯列斯尼可娃沒做錯任何事情:「這是針對任何膽敢反抗政府的異議人士的恐怖警告,但在白羅斯完全自由之前,我們不會停下腳步。」

面對日益壯大的反對聲浪,盧卡申科也試圖營造改革的開明形象。例如他曾宣布提高老年津貼,並在2021年2月召開全白羅斯人民議會(All-Belarusian People’s Assembly),廣邀各界代表參加,更表示將在2022年初舉辦有關憲法修正的全民公投。

不過,盧卡申科是否真心想推動改革計畫,或許仍須打上問號。舉例而言,唯一接受邀請出席人民議會的反對派哈諾夫斯卡婭,在會議中的發言竟完全沒有被白羅斯電視台轉播。

白羅斯獨立政治分析師戈德(Katia Glod)認為:「盧卡申科在人民心中已失去統治正當性,無法再取信於民;他也不是真心想進行政治改革,因為此舉只會改變現況下的權力平衡。而有能力迫使他這麼做的關鍵力量也幾乎都已消退。」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