飽受黨內人士抨擊的「憲法九二」,其實才是讓北京安心、台灣放心的兩岸路線

飽受黨內人士抨擊的「憲法九二」,其實才是讓北京安心、台灣放心的兩岸路線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九二共識」在多數台灣民眾心中恐怕已誤將「九二共識」一詞與「被統一」或「中共的一國兩制」畫上等號,而緊扣憲法的「憲法九二」,簡單講就是告訴台灣人民「國民黨不會賣台」,也是解決國民黨兩岸路線困境的最優解。

文:張浩(私人企業研究員)

國民黨主席選舉最近進入白熱化階段,去年全代會上拍板的「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起初並未引起各方熱議,就連此時此刻大肆批評江啟臣是創造「新名詞」的人,當時都對全代會的定案結果未有批評。一群看著國民黨兩岸路線可能引發分裂危機的「吃瓜群眾」發現江啟臣解決了兩岸路線爭議,國民黨免於分裂,只得悻悻然的就地解散。

反倒是現在,因為國民黨主席選舉的到來,被媒體簡稱為「憲法九二」的「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重新躍上媒體版面。有些論者乾脆「不演了」,企圖炒兩岸路線爭議的冷飯,行文字間先是讚賞跟文章主軸毫無關係的「朱立倫行政經歷豐富」,再來說朱立倫的兩岸路線多麼完整,不像江啟臣這麼愛搞新意,中共是否買單都不知道——有如自我陳述「我的文章是為特定候選人服務」,自我貶損公信力,十分誠實。

「憲法九二」悖離馬英九路線?

客觀來說,「憲法九二」有無悖離馬英九路線,最適合回答這個問題的,只會是馬前總統本人。恰巧,在8月11日,媒體詢問馬前總統,對於江啟臣與朱立倫的兩岸論述有何差別,較支持誰的理念時,馬前總統回答:

「我不曉得他們(江、朱)有什麼差別,其實我們也沒有什麼選擇,《憲法》增修條文確認一國兩區概念,《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把它具體化,且特別註明台澎金馬是台灣地區,台灣地區之外的中華民國領土,就是大陸地區。」

當媒體追問,是否認為兩岸政策上不需要提新名詞,沿用「九二共識」,毋須再用「憲法九二」時,馬總統回應:「這意思是一樣的啦。」

由此可見,馬前總統公開講話中,沒有認為「憲法九二」背離其主張的兩岸路線,更沒有給出何者為優或更符合的評斷。

此外,正如江啟臣在接受媒體專訪中一再提及,會懇託馬前總統擔任兩岸交流的領袖級特使,並且獲得馬前總統的初步首肯,亦間接證明,馬前總統對於「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的認可,否則不會答應江啟臣的請託。

飛虎80暨中美合作紀念展揭幕(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所以到底是誰的爭議,又為何爭議?

有論者認為,「憲法九二」偏離馬政府時期呼籲兩岸「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的主張,相當於逼迫中共須承認中華民國作為「九二共識」的政治前提,因此中共不會接受,更援引中共學者的批判,證實其論調。

然而,提出如此論點時,必須先釐清兩點。

首先,國民黨的「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是否明確要求中共先承認中華民國再談「九二共識」?

做出類似觀點評論前,建議都應先認真閱讀去年國民黨全代會通過的8點兩岸政策主張,即「憲法九二」的原處之一,特別是第二點「兩岸官方協商必須正視中華民國憲政秩序,兩岸官方互動必須尊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表述中華民國的空間,是兩岸官方協商互動的核心要素」。

可見,國民黨現階段兩岸政策,著重在呼籲對岸要「正視」中華民國憲政以及「尊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尚未明確要求先「承認」後「交流」的模式。這些呼籲,實際上便是兩岸交往過程我方應持守的底線,國民黨若無法為保護2300萬國民利益的民主憲政制度要求中共正視與尊重,如何能取得台澎金馬民眾的信任?

其次,兩岸關係是台灣與大陸之間的「雙向」關係,如果過於擔憂中共的反應,是否會陷入進退維谷的困局?正因為兩岸關係不是只有中國大陸對台的單向關係,中共當局如果無法尊重台灣民眾習以為常的民主憲政制度與生活方式,兩岸最終也難以建構更為健康的互信基礎與互動模式。

況且「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實屬擱置爭議的階段性解決方案,最終是否朝向相互承認或公開默認的方式,或是其他終極解決方案,需要透過各階段兩岸溝通與交流下達成,而目前國民黨的兩岸政策,仍為此保留很大彈性空間。

若一開始便假設國民黨的說法,會逼迫中共在選擇承認與不承認中華民國之間做選擇,似乎過於武斷,且過於站在中共角度認知兩岸問題,如此不僅容易失去我方該有的對應底線,也會讓台灣在兩岸關係中處於更被動的窘況。

簡而言之,「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與要求中共承認中華民國作為接受「九二共識」前提,是兩種邏輯概念,不宜混為一談。

「憲法九二」真的不如「九二共識」?

還有一種對於「憲法九二」批評的常見說法,認為「憲法九二」是創造新詞,如果內涵與「九二共識」相同,應該沿用「九二共識」,目前國民黨黨主席參選人中,張亞中與朱立倫都提過類似質疑。

的確,上述說法有其道理,但是沒有考量到兩項客觀條件的改變,反而疑有「為賦新辭強說愁」甚至「盲人摸象」的論述盲點。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朱立倫張亞中卓伯源江啟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首先,「九二共識」一詞經過多年被綠營刻意操作汙名與模糊化,以及2019年習近平公開講出「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的談話後,「九二共識」在多數台灣民眾心中恐怕已誤將「九二共識」一詞與「被統一」或「中共的一國兩制」畫上等號。

即便國民黨所堅持的九二共識並沒有任何支持「被統一」或「中共的一國兩制」的意涵,但是民眾第一印象已經被誤導,要在一個相對模糊概念的「九二共識」字詞上,對民眾展開詳細解釋,絕非易事。

因此,在維繫原本九二共識的意涵上,做出更清楚的詞彙表達,使民眾能夠直覺式清楚明瞭國民黨對於九二共識的認識與立場,既能釐清問題所在,也有助於解開民眾的誤會,除非評論者不熟悉傳播或溝通的道理,否則「憲法九二」與「九二共識」何者能更清晰傳達訊息,相比之下一目了然。

其次,如同多次提及的,國民黨現階段「基於《中華民國憲法》的九二共識」的兩岸政策,是經過全代會通過的政策綱要,等於目前國民黨兩岸政策的共識,倘若非國民黨員批評便罷,但由黨員甚至黨主席候選人提出質疑,是否恰當?

若有疑慮,去年討論兩岸政策時,便該提出要求將自己的主張納入討論,等到政策綱要通過,成為全黨共識之後,才在選舉期間提出質疑,不僅有動機不純之嫌,更會造成民眾困擾,反而影響國民黨的社會形象。

更何況,無論從定義、內容、原則等各方面來說,目前的「憲法九二」並未悖離原本「九二共識」精神,正常人不會因為一台iPhone 12做了突顯商標的機身彩繪,便認定它不是台iPhone 12,同理,拿「九二共識」批判「憲法九二」,只因為「憲法九二」更明確的傳達國民黨的立場,就如質疑一隻有著機身彩繪的iPhone 12不是iPhone 12一般的荒謬。

讓北京放心、台灣人民也安心的兩岸路線

還是必須得說,「憲法九二」是解決國民黨兩岸路線困境的最優解。

批評「憲法九二」者,說白了,綜合前述,常喜歡從中共角度出發批評,並刻意曲解去年全代會的「國民黨現階段兩岸政策報告」內容。全然無視九二共識在2019年習近平於《告台灣同胞書》40週年發表的談話,那一次習談話大幅壓縮九二共識的彈性空間,同時是九二共識跟國民黨本身被抹紅抹臭的開端。

AP_1912913798444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對此,國民黨必須做出調整,最好的方式即是將「九二共識」與國民黨的立場說清楚,一方面有助於台灣民眾清楚認識,一方面仍把握當初海峽雙方所達成的共識底線。回過頭緊扣著《中華民國憲法》並無不妥,原因無他:兩岸交流本基於《中華民國憲法》而為,原本就是九二共識的根本。

此外,強調《中華民國憲法》亦有對台灣內部進行政治宣示的作用,《中華民國憲法》乃是國民黨兩岸交流底線,簡單講是告訴台灣人民「國民黨不會賣台」,與此相互輝映的是國民黨預備要訂立「黨公職人員兩岸交流行為準則」,這是具體的制度化,同時是江啟臣捍衛「制度價值」的展現。

至於有些論者為了特定人士服務,拿中共的劍斬國民黨的主席,用中共的槍打國民黨的兩岸論述,可見其所思所想只有黨內政治鬥爭。這類要自家人向中共屈服的言行文章正是毒害國民黨,讓台灣大眾看國民黨自己戴上紅帽子的罪魁禍首。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