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沈蓮芳 X 星期一回收日:「又純又欲」的女性情誼,兩代百合漫畫家紙上對談

【專訪】沈蓮芳 X 星期一回收日:「又純又欲」的女性情誼,兩代百合漫畫家紙上對談
Photo Credit: CCC創作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趁著《一輩子守著妳》重新刊載的此刻,CCC編輯部邀請兩代百合漫畫家沈蓮芳、星期一回收日,閱讀彼此的作品,並進行紙上對談。從兩位女性漫畫家的視角,解讀對方的作品與分享閱讀的感受,也分別聊聊身為漫畫家的快樂與哀愁。

文/採訪整理:陳怡靜(寫字的人、看漫畫的人。新聞工作十多年,曾任鏡週刊人物組、自由時報、蘋果日報等媒體記者。目前為獨立撰稿人,關注漫畫環境與台灣新銳創作者)

2019年的金漫獎頒獎典禮上,漫畫家星期一回收日以《粉紅緞帶》獲得年度大獎與少女漫畫獎。授獎時,她是這麼說的:「各種性向在戀愛中的體會都一樣,希望每個人可以自由相愛。」也是同一年,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婚姻的樣態再也不只是一男一女。這是2019年的台灣。

回望20年前1997年的台灣,漫畫家沈蓮芳的作品《一輩子守著妳》正式出版。在台灣百合漫畫的發展脈絡上,沈蓮芳可說是最早的百合漫畫創作者。星期一回收日則是台灣近年最具代表性的百合漫畫家,分別於2018年與2020年出版《粉紅緞帶》與《綺譚花物語》。

趁著《一輩子守著妳》重新刊載的此刻,CCC編輯部邀請兩代百合漫畫家閱讀彼此的作品,並進行紙上對談。從兩位女性漫畫家的視角,解讀對方的作品與分享閱讀的感受,也分別聊聊身為漫畫家的快樂與哀愁。

  • 對談人:沈蓮芳×星期一回收日
  • 討論作品:《一輩子守著妳》《綺譚花物語》《粉紅緞帶》
6fc3effc-17eb-4e83-841e-0093ee08309d
Photo Credit:《一輩子守著妳》(1997年)
8f2a15d9-4fc9-4d70-998d-f92bcee4c1fb
Photo Credit:《綺譚花物語》(2020年)/ 台灣東販出版、《粉紅緞帶》(2018年)/ 東立出版

PART1:兩代百合漫畫家×兩代百合漫畫

Q:請兩位先分享閱讀彼此作品後的感想

  • 沈蓮芳(以下簡稱「蓮芳」):

既華麗又純真,就一種「又純又欲」的感覺。非常喜歡。先說明,我已經在外流浪多年,很久沒看過台灣作者畫的漫畫。拿到作品時,真的是又驚豔又感動。

  • 星期一回收日(以下簡稱「小一」):

閱讀漫畫之前,已經知道《一輩子守著妳》是以1994年北一女殉情事件為題材,也是台灣第一本商業百合漫畫。不過,看完後,覺得此書不只是單純的百合感情,更多的是對「愛」的探討、「情」的摸索,沈老師賦予這個故事更美的畫面與詩意。

另外,看到漫畫中有許多二十年前的台灣場景也讓人驚喜!

4c6cce4c-8024-4026-9b35-e87ade514f8e
Photo Credit:《一輩子守著妳》
如今已歇業的誠品敦南店,在《一輩子守著妳》中留下永久的一景。
3360e194-a051-4c19-9e4e-1378e49cfdc4
Photo Credit:《一輩子守著妳》
《一輩子守著妳》中,黎浩之拿著1996年上映的《ID4星際終結者》電影票,如今看起來,充滿了懷舊之情。
cbadefe0-6b9d-4860-a786-f0599a93e465
Photo Credit:《一輩子守著妳》
《一輩子守著妳》中所描繪的台北捷運木柵線,是1996年時台灣第一條開通的捷運線。從海藍的反應來看,捷運對當時的台北人來說仍具有新鮮感。

Q:閱讀對方作品時,最感動的部分是哪一個段落?

  • 蓮芳:

《粉紅緞帶》裡,當露喵說出:「只要郁萱妳對我笑,我就高興得快要死掉了。」那種純粹,瞬間讓人回到初戀時的心情呢!

  • 小一:

故事最後的時間跨越到十年之後,書雅見到同志遊行的隊伍,讓我不禁聯想到近期的遊行,自己的眼淚都快落下來了。也許十年很快,但對當下的人來說,痛苦是度日如年的,錯過就是錯過,像主角們一樣天人永隔。

以及,海藍的妹妹說:「應該是這世界上最愛姊姊的兩個人,卻為何無法和平相處?」轉眼一幕是藍天碧海的跨頁,「情為何物?生死以之。」突然感受到海闊天空,每個人都是用自己的方式在愛人而已,將愛情轉到更深的層面去探討。

eef5ec74-f9e4-49db-9433-a8d38c39675c
Photo Credit:《一輩子守著妳》
《一輩子守著妳》中,原本姊妹感情不睦的海藍妹妹,最後終於能夠同理姊姊海藍。

Q:除了故事,漫畫裡有哪些描繪女性情誼的技法或畫面,讓您印象深刻?

  • 蓮芳:

講到女性情誼,不得不討論「百合」。

百合跟BL有一個很大的不同。BL基本上是由女性漫畫家針對女性讀者而生產的作品(雖然有男性讀者但是相對小眾)。相反的,市面上的百合,男女的創作者與讀者各占有一定的比率,例如部分百合作品是完全針對男性讀者。所以當我在看百合作品時,會思考作家與目標讀者間的關係,進而思考女性向百合作品能否在父權的男性視角下創出新局?

我一開始就提到,星期一回收日的作品「又純又欲」。我閱讀的兩部作品傳達的都是友情以上的女性感情,我認為這樣的感情當然是有「性」的因素。但是,從女性視角出發的「性」與其吸引力,當然不似男生那種直接的、爆炸似的慾望。這是因為男性與女性視角差異。

隨手拿《綺譚花物語》的〈地上的天國〉第二頁分鏡來看,那是個非常親密,非常令人遐想的起床畫面。但是作者分鏡的處理,從平行、稍低於視水平的鏡頭帶過正在睡覺的主角,瞬間拉近讀者與主角的距離,卻不讓人感覺有性慾望的壓迫或威脅性。這樣的例子,隨手可以抓個一串。這是我所認為的「女性視角」,有別於男性向百合作品傳達劇情與分鏡方式。

另一個就是書中人物的髮型與服裝的設計,其實是非常寫實的。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那種經驗,在看男性向百合作品時,覺得當中女性角色的服裝跟髮型已經超越物理現實的感受?看到《粉紅緞帶》裡面的蘿莉塔造型,完全是現實世界裡可執行的打扮,讓我有大大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本人不太能承受摺邊蝴蝶結之類的物件)?!(大笑)

5146469b-e12d-4845-b21c-59a55b8656e3
Photo Credit: 台灣東販提供
沈蓮芳所提到的《綺譚花物語》的〈地上的天國〉第二頁分鏡。
  • 小一:

有一幕是書雅與海藍擁抱著躺在床上,這個場景在妹妹的視角中是那麼的溫柔,畫面輕柔並出現羽翼環繞,確切感受到這是女性之間獨有的氛圍。

02d1bd54-8a5a-47a9-b7e8-2b8cfdf079c9
Photo Credit:《一輩子守著妳》
《一輩子守著妳》中,令星期一回收日印象深刻的畫面。

Q:兩位是跨世代的創作者,作品時間前後超過20年。如果讓兩位互換故事畫,會怎麼處理這個故事?

  • 蓮芳:

〈昨夜閑潭夢落花〉其實是我覺得最有意思卻有點可惜的故事。當中充滿了隱喻與抽象的象徵物事,水鹿是什麼?濕潤又代表什麼?被取走的犄角是否是男性性徵,也就是父權下的陽具崇拜?取走的角(陽具),在茉莉的身上重新長出,這是否就是茉莉的願望?

看到這樣有趣的隱喻設定,我會想到幾原邦彥的《百合熊風暴》或是《迴轉企鵝罐》裡面充滿象徵符號的畫面。重點情節的部分,「水鹿、角、濕潤」覺得畫得太純情了,我想要弄得更色氣、更亂搞,兩個女主角之間更多情慾一點吧!(乾脆讓我畫18禁同人本好啦~~哈哈哈哈)

  • 小一:

我想以自己的經歷很難畫出這樣的故事了,可能沒辦法真實描繪這些壓迫與悲傷,或是我會在內心狂大喊「幹麼這麼苦啊!」讓主角悲壯報復,變成很不一樣的故事XD

36244944-4330-4884-8878-8dd8bd2d9cfa
Photo Credit: 台灣東販提供
《綺譚花物語》所收錄的其中一回短篇〈昨夜閑潭夢落花〉。

Q:這三本漫畫涵蓋跨時代的百合情誼,但相同的是許多幽微糾結的心情。請兩位分享對彼此作品裡最喜歡或最心疼的角色。

  • 蓮芳:

〈昨夜閑潭夢落花〉裡的茉莉吧?到最後都沒能理解她的願望啊?然後結局連個特寫都沒有。有點慘啊?

  • 小一:

最心疼書雅,覺得那個世界的其他人都好機車~(喂)

Q:請用一句話形容對方的作品

  • 蓮芳:

又純又欲。

  • 小一:

這就是愛情啊。

PART2:兩代漫畫家×關於漫畫家這件事

Q:您認為漫畫家是個什麼樣的工作?

  • 蓮芳:

會擔心退休金怎麼辦的工作?反面來說,也是個可以做一輩子的工作。

  • 小一:

在自由與不自由之間,藝術與商業之間,情感與邏輯之間,幻想與真實之間,個人與大眾之間的工作。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