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崖式下降的37歲生育力(中):月經絕對不是「只要有來就好!」

斷崖式下降的37歲生育力(中):月經絕對不是「只要有來就好!」
Photo Credit: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撇除嚴重多囊性卵巢症群的高AMH不談(我門診裡曾看過AMH超過20的患者),大部分女性的AMH 會隨著年齡而下降,下降幅度不一定是有規律的遞減,而卵巢功能與儲備量的下降,也常常是不規則且無法預測的。

因為,我知道有絕大多數的好孕患者,也早就看過不知道幾十、幾千、幾百萬個醫師,也進行過多次的中醫藥處方調理、又或者是吃排卵藥的人工輔助療程,可能也只是幾步之遙還沒進到試管療程而已。

案例 1:剛滿36歲,皮膚偏黃、體型瘦弱的大眼睛美女人妻

「我為了想要懷孕,一直到處就醫,已經努力了五年。」

「之前看過的中醫、西醫都說:『只要月經有來就好。』,所以我就很相信醫師,也一直吃藥調理身體。」

「但是,他們沒有說、也沒有要我去做任何檢查。」

剛滿36歲,皮膚偏黃、體型瘦弱的大眼睛美女人妻,初診時用著很無助眼神訴說著。

月經只要有來就好?「 NO!NO!NO!」我在心裡吶喊,月經絕對不是「只要有來就好」!

我是不知道她之前是都遇到了些什麼樣觀點的醫師,但我可以很肯定又客觀的比喻,基於術業有專攻的原理,就像是專攻高能物理的老師、與理工必修課普通物理學的老師一定有所不同(絕對不只四學分、三學分、兩學分的不同)。「婦產科醫師 vs. 不孕專科醫師」、「中醫師 vs. 好孕專長的中醫師」,各自對於「月經型態、月經週期」的敏銳度、警覺度,也絕對是有所不同。

仔細問起來,這位美女人妻的月經週期其實不算規則,一年中會有6-7次只有23-26天、其他月份卻又都超過40天的紊亂現象,而且經量忽多忽少,只是因為之前的婦產科醫師告訴她「週期21-45天都算是正常」,所以沒有特別幫她安排檢查。

「但,這一年來的週期忽然開始變長,總是超過45天,而且月經量也真的變得很少,整個經期的總量大概是一片日用型衛生棉就可以搞定的吧!」她如此告訴我。

我皺皺眉,心想這種「月經週期、型態」的變化,通常不是好事。

「週期變長、經量變少」要嘛是出現「多囊」症狀,要嘛就是醫師們最不樂見的狀況「卵巢機能出現劇烈的變動(衰退)」。

由於初診這天剛好是她月經週期的第二天,我立刻要求這位美女人妻移駕他所去進行卵巢機能抽血檢查,並強力叮囑一定要加抽AMH這一項。

沒幾天後,她傳了檢查報告過來「TSH、FSH、LH、E2、P4⋯⋯基本數值都正常,但AMH小於 0.02。」,而月經後的輸卵管攝影檢查,發現左側已經阻塞,但右側是通暢的。

我一邊看著這些檢查結果,一邊搖頭嘆氣,而一旁協助回覆訊息的跟診助理看我這麼一搖晃,忍不住轉頭望著我。

「當然啦,是啦,我的確是無法切確知道她五年前的AMH數值是不是就這麼低?」

「但,如果能早個五年發現『她可能有卵巢早衰、輸卵管阻塞』的問題,那是不是就有機會可以提前做出許多適合她體況的積極治療、提供她更多可能的協助機會?」我很無奈的說。

而診間裡那個見多識廣、心地善良的吃貨助理聽完這段話之後,也跟著嘆了一口長氣。

後來,這位美女人妻在回診時聽完我說明這些數值、並回家和腦公討論之後,由於腦公很捨不得她「要為了弄出人命,而去經歷打排卵針、取卵…的過程」,因此她們後來的療程決定將就診訴求修改成「把體質調理好,而生小孩的事情就順其自然」。

然而有次門診,她終究還是忍不住憂傷、用著遺憾的口吻說:「心容醫師,如果我能早一點遇到您,就好了⋯⋯」。

如果我能早一點遇到您,就好了。

案例2:大兒子已經八歲,四十歲卻還拼不到第二胎的求好孕媽咪

這位美女媽咪是半年多前的初診,第一胎已經滿八歲,幾年前就在大兒子已經滿二歲的時候,美女媽咪開始很努力地想要拼第二胎,但,經過了四、五年卻一點結果都沒有。

這半年來,雖然月經週期還算正常,但身體卻明顯出現了很像是更年期的潮紅、盜汗、失眠現象。」

「曾有婦產科醫師幫我做了基礎的卵巢機能檢查,告訴我:『卵巢機能正常,所以可能是壓力太大而導致那些症狀發生』。」

「但,我就是沒有抽 AMH。」

第一胎已經八歲的美女媽咪,在初診的時候說。

跟案例1的美女人妻一樣,由於從濾泡期的基礎檢查數值上,看不出什麼特別問題,因此,雖然她已經拿著這份檢查報告在全台走透透到處求醫,但是每個看過的醫師都告訴她:「既然生得出第一胎,就表示身體沒什麼問題,而且抽血沒什麼異常、月經也都有來,那你就繼續回去好好努力就好!」。

於是,她在這五年之間是一個醫師又換過一個醫師,吃過無數的中西藥,正是那種所謂「吞的藥,都比吃的飯還多了」的辛苦患者,已經是弄到自己都覺得崩潰。

「真的還要繼續這樣搞下去嗎?」她常常這樣問自己。

最後,為了給心愛寶貝生個弟妹作伴,她還是很努力的又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扛,一再打起精神並告訴自己:「絕對是因為自己不夠努力、體質太差了,所以我才沒有懷孕」。於是又繼續把兩種苦水(心裡苦、嘴巴苦)一直往肚裡塞,直到被一個久未見面的閨蜜 推坑 ,才因此轉介到我的好孕門診來,而且當時的年齡已經來到了40歲。

就在看完她的報告後,我一樣很仔細地問了她的身體現況,也一樣地立刻馬上現在“鬧”,即刻安排她去做AMH檢查,而且果不其然⋯⋯檢查數據又是數值<0.2,然後又是然後,然後輸卵管攝影也發現雙側都已經阻塞了。

「之前生老大都可以自然受孕,為什麼我輸卵管會阻塞?AMH怎麼會這麼低啦?」在知道結果之後,她非常崩潰。

「我,是不是已經沒有任何機會了?」說完這句時,她瞬間嚎啕大哭。

唉,親愛的孩子媽,八年的光陰已經過去了,而這段期間裡,你的骨盆腔內部究竟是發生過什麼事,就算能派出超級任務阿亮雞排,也根本無從考察,更何況輸卵管是如此敏感、纖細的通道,是精子、卵子的鵲橋,只要曾經有動過腹部手術、或是感染、發炎過的,就很有可能會出現沾黏、水腫、阻塞的情況。

也因此,只要時間超過兩年的輸卵管攝影,我個人通常是不採用的,畢竟這段期間可能發生的變動機率實在是太高了。

而且AMH更是一個比沈默艦隊海江田還要再更安靜的數值,我自己是認為「沒有醫師可以透過把脈、心電感應或通靈」就能告訴你, 你的AMH值還剩下多少。

撇除嚴重多囊性卵巢症群的高AMH不談(我門診裡曾看過AMH超過20的患者),大部分女性的AMH會隨著年齡而下降,下降幅度不一定是有規律的遞減,而卵巢功能與儲備量的下降,也常常是不規則且無法預測的。

「那我現在該怎麼辦?」她抽噎的問。

「在開始中藥調理療程時,請你委託生殖醫師同步進行取卵。」
「請你務必把握時間,看能不能有機會取到幾顆狀況較好的卵子。」
「由於你現在是高齡難孕的情況,我也會馬上安排你到值得信賴的風濕免疫科醫師那邊去抽血確認是否具有免疫血栓體質。」

高齡難孕的情況下,我會更嚴謹的提出積極建議。

後來也的確發現她確實有輕微的「抗磷脂抗體症候群」,因此開始同步服藥治療。

幸好,也極端幸運。

雖然她的AMH這麼低(<0.2),但在精準調理的助攻之下,這半年來共四次的取卵結果,已經順利取得三顆品質還算是不錯「BB、BA、AB的D5囊胚」,並且就在上一個月經週期時已經植入成功,現況已經懷孕來到第12週。

回診報告好消息時,她雖然掩不住開心的手舞足蹈、口沫橫飛、嘴巴裂到比口頭禪是「Why so serious?」的小丑還要誇張,但我真的始終無法忘記,初診時她邊哭邊對著我說「心容醫師,我真心覺得我跟您實在是相見恨晚」時的臉上表情。

一而再、再而三的從初診病患口中,聽到相似的遺憾與感嘆,我總是真心希望這些急於求子的大家,都能儘早發現自己身體潛藏的問題、盡早得到相對應的有效治療。但其實,她們不一定要遇到我,她們需要的是「早個幾年遇到一位可以提醒她應該要盡快進行各種檢查、並且有能力幫她做出最適當治療建議」的醫師。

因為,就跟所有的隔山打牛的行業一樣都有著所謂「專業\非專業」、「擅長\不擅長」的從業者一樣,而醫師與醫師之間,也存在著一般人很難以想像的認知鴻溝。

專家是有分等級的,而所謂的大師也一定會有他自己不擅長的領域。

細問起來,許多備孕多年的患者最常見的狀況是「從未有醫師建議檢查AMH」,此外,不僅卵巢機能檢查做得七零八落,輸卵管攝影、子宮鏡檢查可能也都沒有進行過,更不用說對於「免疫、血栓體質」的概念更是一無所知。

我認為這些狀況不能夠完全因為「在資訊爆炸時代,應該可以自己上網查」,而完全歸咎於「患者不為自己爭取」的成因上,或許也因為著醫師與患者之間長期存在著資訊不對稱、且患者願意選擇信賴醫師的專業威權建議所導致的結果。

  • 斷崖式下降的37歲生育力(下):從根本改善體質,如何選擇適合你的中醫師?

本文經心容中醫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蕭汎如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