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爭霸》:中國在學術領域對東南亞的專門知識,貧乏得叫人吃驚

《中美爭霸》:中國在學術領域對東南亞的專門知識,貧乏得叫人吃驚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的東南亞分析家表現出幾個特色。第一,他們往往採取大國視角,所以很關注美國在此地區的角色,以及中國和美國的競爭。會採取這樣的角度,一部分與中國想在此地區打造自己的勢力範圍有關,另一部分與中國希望把美軍推離其海岸愈遠愈好的防衛姿態有關。

文:沈大偉(David Shambaugh)

中國對東南亞的評估

中國如何看待東南亞和促成此地區改變的諸多相抗衡力量?其中又顯露出北京對此地區有何戰略?從幾本中國東南亞事務專家近年出版著作,再結合官方文件,可以看出幾個不同層次的端倪。

首先,必須說,在中國,對東南亞的專門知識,貧乏得叫人吃驚。有鑑於此地區對中國來說頗為重要,這是個耐人尋味的異常現象。相較於鑽研世界其他地區的學術領域(例如美洲研究、歐洲研究、非洲研究、拉丁美洲研究),東南亞研究在今日的中國,發展程度相較之下顯得不足。

我的意思不是說此領域乏人研究,而是我覺得跟其他這類領域的研究相比有欠發達。在北京尤其如此。例如中國社會科學研究院,沒有針對東南亞研究單獨設一個研究所。其他北京智庫,例如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隸屬國家安全部)和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隸屬外交部),通常各只有幾名研究員專門研究整個東南亞(他們往往不會講此地區的語言),往往把重點擺在安全問題,而非國內事務、對外關係或東協本身。

中國外交學院的老師偶爾以東南亞為題發表文章或書籍,但學院內沒有獨立的東南亞研究中心(北京大學、人民大學、清華大學皆如此,它們都設有國際關係學院或研究所,以及針對其他地區的數種研究課程)。因此,在北京,針對東南亞的專門知識研究十分貧乏。

東南亞地區研究的主力,在北京以外。在中國南部,有數所大學設了東南亞研究所或課程:暨南大學(廣州)、廈門大學、雲南大學、廣西大學、廣西師範大學、中山大學。這些機構的研究主題往往相當偏重於民族誌、歷史、文化方面(包括海外華人),偶爾做些社會科學或國際關係研究。廈門大學和暨南大學是例外,不適用此通則。這兩所大學的研究範圍較多面,發行中國境內兩大當代研究刊物,《南洋問題研究》和《東南亞研究》。

雲南大學、廣西大學的社會科學院也各自設有東南亞研究所,雲南大學的研究所已出版了一些談當代東南亞事務的專書。雖有這些零星的專門知識,有鑑於東南亞人口眾多、幅員遼闊、地近中國且對中國重要,大學和智庫對此地區專門知識的貧弱,仍叫我吃驚。

在上述研究所裡,福建廈門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的東南亞研究中心,是中國最早成立也是最好的東南亞研究所。美麗的廈門大學校園鄰近海邊,金門島就在兩英里外,肉眼可見。1954至1960年金門是情勢高度緊繃之地,(連同柏林)被稱作「冷戰前線」當之無愧,因為它是國民政府退到臺灣後最前沿的軍事基地(小島上部署了58000名兵力)。

金門是1954至1955年和1958至1960年兩次臺灣海峽危機的中心,在後一危機期間,共軍猛烈炮擊金門(和馬祖),促使美國做出軍事回應(以及1960年總統大選期間甘迺迪與尼克森的激辯)。這兩場危機期間,中國中央政府下令於1956年在廈門大學成立南洋研究所,專門研究海外華人和東南亞。

與越南為了西沙群島的幾座爭議島嶼起衝突後(中國於短暫交火後拿下這些島),南洋研究所的研究項目在1974年增添了南海研究一項。2000年,教育部將之提升為「重點」研究基地。此後,南洋研究所將工作重點擴及至此地區的國際關係,設立8個專門研究中心,包括東盟研究中心。2019年10月為了替本書找資料,我來到這個研究機構,教師素質和學生(超過400人)認真學習的程度,令我印象深刻。機構內25個系所提供多種關於東南亞地區的課程,供學生攻取學士、碩士、博士學位,圖書館藏書超過10萬冊,種類廣泛,而且此研究中心與東南亞諸多研究機構交流甚多。

shutterstock_438829546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圖為在廈門大學的陳嘉庚銅像,陳嘉庚是知名南洋華僑領袖。

就分析傾向來說,中國的東南亞分析家表現出幾個特色。第一,他們往往採取大國視角,所以很關注美國在此地區的角色,以及中國和美國的競爭。會採取這樣的角度,一部分與中國想在此地區打造自己的勢力範圍有關,另一部分與中國希望把美軍推離其海岸愈遠愈好的防衛姿態有關。

中國出版的東南亞論著會有這種傾向,也可說是中國學者熱中解讀美國分析所附帶產生的後果,因為從這些出版論著的內容看來,作者顯然都相當熟悉美國學術研究成果(諷刺的是他們反而不常參考東南亞的學術研究成果)。因此,中國學者的著述原創性不高,其中很多內容往往只是重新包裝或援引西方的學術研究成果。

話雖如此,但中國東南亞研究學者的第二個特色,倒是頗用心於密切監測東協的凝聚力和走向,以掌握此群體是否有往反中方向發展的跡象。中國觀察家並非不知道東協頻繁出現系統性步調不一現象,相反的,他們心知肚明,而且樂見東協保持步調不一。步調一致的東協有可能被導往危害中國利益的方向,步調不一的東協則較溫順,北京容易操控。

但有些中國分析家在評估東協時特別挑剔,乃至尖刻。有些人認為東協是個軟弱的組織,斥責「以東協為中心」(ASEAN Centrality)只是個口號。在2017年東協成立50週年之際,隸屬外交部的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的一名分析家,指出東協有四個系統性弱點:一、「東協共同體的打造仍不完善」;二、「東協未解決內部領導權的問題」;三、「東協與其對話夥伴協同行動的能力有限」;四、「東協在促進地區合作上的成績有待改善」。雖然發出這些批評,這位分析家和其他中國觀察家始終主張:「中國向來極看重與東協的合作關係……接受東協在地區合作上的中心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