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集團破產邊緣:518億美元債務即將到期,外界憂心釀成「中國版雷曼風暴」

恆大集團破產邊緣:518億美元債務即將到期,外界憂心釀成「中國版雷曼風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投資市場中,當「真的」可以預測的風險時,卻沒人想要阻止,稱為灰犀牛(Gray Rhino)。中國地產公司恆大集團,一年內即將到期債務約為518億美元(新台幣1.48兆元),外界憂心釀成「中國版雷曼」,如今北京當局正頭痛在「救與不救」中做下決定。

許多人對美國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 Holdings Inc.)次級房貸風暴,所引起全球金融海嘯仍記憶猶存,當時美股數月間蒸發51兆美元(新台幣1463兆元)的市值,全球經濟衰退近十年。多年過去如此夢魘恐又將悄悄形成,中國地產公司恆大集團,一年內即將到期債務約為518億美元(新台幣1.48兆元),外界憂心釀成「中國版雷曼」。

中國恆大集團負債上兆面臨破產邊緣

中國恒大集團由許家印於1996年創辦,其總部設立在深圳。集團核心業務為房地產開發,是中國規模最大的房地產商之一;據點遍布中國兩百多個城市,亦於電動車、旅遊、體育、金融以及健康養老領域均有發展。

2018年中國房地產業協會,發布「2018中國房地產上市公司100強」,恒大綜合實力強佔第一名;2018《財富》世界500強發布,恒大以460.19億美元(新台幣1.3兆元)的營業收入位列230名,同年台積電僅為368名。

直至今日,恆大集團負債已經將近人民幣1.97兆元(新台幣8.27兆元)。

「房地產公司在帳面上負債這麼多,是說不通的,這不正常!」投資公司Janus Henderson Investors的分析師Jennifer James估計,這筆負債可能比外界預期的還要高,而更嚴重的是恆大房地產已收了許多「首款」,卻尚未把房子蓋出來。

今年中國張先生為父母買的一間公寓,等待恆大交付已經等了4年。當時張先生支付了人民幣60萬的頭期款,並逐月付出人民幣7000元的房貸,一直到了地方政府停止了建案(後面有復工),才驚覺有異。

這期間,恆大並沒有對張先生有任何關切。而恆大今(2021)年8月還試圖出售該區的其他標的,並對其它民眾許下承諾,2023年將如期入住。

「對生活影響特別大」,張先生告訴《紐約時報》,他為了要討回已經支付的錢,必須對恆大提起訴訟,要求解除合約,除了屢跑法院外,現在還得要重新物色一套新房子。

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錢坑?一直以來,恆大都維持著高負債、高槓桿、高周轉和低成本,這種「三高一低」的經營模式,中國媒體《新浪財經》報導指出,中國房地產都逃不出大舉借債、高價拿地及快速周轉的擴張策略。

報導稱,雖然中國房地產商早已意識到高槓桿的問題,但大型企業要轉型並不容易;直到中國政府於去(2020)年8月,住房城鄉建設部和人民銀行在北京召開了「重點房地產企業座談會」,約談了12家重點房地產商,並向其傳達了「三條紅線」的要求。

三條紅線的具體要求是:1.剔除預收賬款的資產負債率不得大於70%;2.淨負債率不得大於100%;3.現金短債比不得小於1倍;並且依據各業主「踩紅線」的程度,分為「紅、橙、黃、綠」四個等級,給出了不同的融資待遇。簡言之就是要老闆們勒緊褲帶,盡力為企業體瘦身。

恆大集團「三條紅線」全中 中國政府抽銀根

恆大在被約談的12家房地產商中,成績非常不理想,為了去槓桿減少債務、增加現金,且服膺北京當局的規定,去年11月計劃通過香港,分拆集團業務以首次公開募股(IPO)籌集至多20.4億美元的資金

其中,恆大集團旗下生產電動車的子公司——恆大汽車於今年年初順利在香港上市,儘管恆大汽車當時,未賣出任何一輛汽車,但市值仍一度飆升至約870億美元,甚至超越福特汽車(Ford)。

標普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中國房地產主管Matthew Chow表示,恆大最近開發各種業務,包含:電動車、醫療以及旅遊,再以公開募資的方式,抵消中國房地產衰退下的負債。

近年中國政府的監管力道加劇,恆大創辦人許家印於今年8月辭去董事長一職。隨著恆大集團負債日漸攀高,原本現金已捉襟見肘,卻又爆出核心房地產業務衰退,據財報顯示今年上半年發生罕見虧損達6.18億美元,儘管許多項目已經降價促銷求售。

該集團在其公告中發布預警,截至今年前6個月淨利,將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而本為明星產業的恆大汽車,虧損竟然也高達7.41億美元,其股價在聞訊後重挫19%,創下歷史新低,目前市值僅有65億美元。

更大的問題是,恆大在高負債且房產核心業務大幅衰退的情況下,影響到了整個投資市場的信,主要原因是:恆大為中國最大的美元計價垃圾債券發行者,同時也積累了大量來自中國商業銀行和其他貸款機構的境內債務,也就是在千絲萬縷的中國金融市場中,都和恆大有關聯,《彭博社》報導稱,環環相扣下,無一投資者可倖免。

因為該公司的財務問題,悄然延燒到整個高風險債券市場,導致其他房地產開發商的債券遭也莫名遭到拋售。這樣整體投資市場的危機,讓北京當局陷入兩難,一方面是恆大已經債台高築,不應再放寬舉債限制;二來卻又擔心,放任不管造成後續風波將危及整個市場,對執政造成動搖。

中國金融監管機構趕緊在今年8月,約談了中國恆大高管,敦促其在不破壞房地產和金融市場穩定的前提下解決公司債務問題;恆大承諾將積極化解債務風險,維護房地產市場和金融穩定。

不過這項承諾恐怕得跳票了,《華爾街日報》報導指出,幾個月來恆大已不得不向供貨商、承包商出售其餘領域的物業,以抵扣部份欠款,但仍無法填補財務上的巨大黑洞;截至今年6月來公佈的資訊,有息負債仍高達880億美元(新台幣2.4兆元)以上。

報導稱,因為中國近來抓緊調控房市,各大地產商壓力更加趨於沈重;如今,恆大的債務問題,已經變成「大而不能倒」的局面。若北京不出手解救恆大的現金慌,將連帶使放貸的金融機構受到牽連,造成信貸緊張,進而殃及中國整體經濟;如今北京當局正頭痛這一項艱難的決定。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