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熱線致電習近平,拜登要如何「搞好」中美關係這道必答題?

再度熱線致電習近平,拜登要如何「搞好」中美關係這道必答題?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中多數的競爭議題(如:科技、軍事)是結構性的且日積月累所形成的態勢,恐怕不是一時半刻能解決的問題。因此,美、中要在這些議題上緩解爭議、甚至是合作,恐怕仍相當困難,於雙方關係極度惡化的當下,難度更是不小。

拜登熱線致電習近平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於9月10日上午,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長達90分鐘的熱線通話。這是雙方自拜登政府2月與習近平通話後,睽違七個多月再度進行熱線。在這七個月的時間,美中關係延續川普(Donald Trump)政府時期的低谷,不僅在多項議題上有分歧,也在多個領域上競爭更加激烈。

中釋出善意,習近平:「中美關係是一道如何搞好的必答題」

根據中國外交部公布的新聞稿指出,習近平說:「一段時間以來,美國採取的對華政策致使中美關係遭遇嚴重困難,這不符合兩國人民根本利益和世界各國共同利益。中美分別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最大的發達國家,中美能否處理好彼此關係,攸關世界前途命運,是兩國必須回答好的世紀之問。中美合作,兩國和世界都會受益;中美對抗,兩國和世界都會遭殃。」「中美關係不是一道是否搞好的選擇題,而是一道如何搞好的必答題。」

習近平強調:「中、美自1971年雙邊關係「破冰」以來,攜手合作,給各國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當前,國際社會面臨許多共同難題,中美應該展現大格局、肩負大擔當,堅持向前看、往前走,拿出戰略膽識和政治魄力,推動中美關係盡快回到穩定發展的正確軌道,更好造福兩國人民和世界各國人民。」

此外,習近平闡述了中方在氣候變化等問題上的立場,強調中方堅持生態優先、走綠色低碳的發展道路,一直積極主動承擔同自身國情相符的國際責任。

在尊重彼此核心關切、妥善管控分歧的基礎上,兩國有關部門可以繼續接觸對話,推進在氣候變化、疫情防控、經濟復甦以及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上的協調和合作,同時挖掘更多合作潛力,為兩國關係增添更多積極因素。

《霧谷晶策》分析,從習的發言可看出,即便兩國過去7個月來關係緊張持續惡化,但由習的發言可知,其內容多專注在美中要如何「合作」而非「競爭」。可看出中方是在向前美國釋出合作的「善意」,且在最後一段內容中,也較確切地表示出雙方能在哪些議題上合作。

若關注目前的國際態勢,美、中目前最關注的重大國際問題應是阿富汗問題,再來可能是北韓核武、伊朗核協議等問題。若從美中雙邊的重大問題來看,除了氣候變遷、疫情防控等議題外,經貿明顯是雙邊政府有意想要解決(雙邊相關高層持續有接觸),但一直未有重大進展的一個議題。

不過,現實情況上,美、中多數的競爭議題(如:科技、軍事)是結構性的且日積月累所形成的態勢,恐怕不是一時半刻能解決的問題。因此,美、中要在這些議題上緩解爭議、甚至是合作,恐怕仍相當困難,於雙方關係極度惡化的當下,難度更是不小。

AP_74983532919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拜登表示願與中國重返正軌

拜登表示:「世界正經歷快速變化,美中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美中如何互動相處很大程度上將影響世界的未來。兩國沒有理由因競爭而陷入衝突。美方從無意改變『一個中國政策』(One China Policy)。」

拜登又說:「美方願同中方開展更多坦誠交流和建設性對話,確定雙方可以開展合作的重點和優先領域,避免誤解誤判和意外衝突,推動美中關係重回正軌。美方期待同中方就氣候變化等重要問題加強溝通合作,形成更多共識。」

《霧谷晶策》分析,觀察拜登的發言,除向中方表現善意,更是強調不希望雙方競爭演變為衝突,而這也符合拜登政府上任後一直以來的對中態度之一。

此外,值得令人關注的是,這邊特別強調美方無意改變「一個中國政策」,很可能是因為美、中雙方近年於台灣問題上的認知逐年加大。而這邊重申一個中國政策,明顯是美方對中方釋出的善意。

不過,根據《美聯社》報導,一名不願具名的白宮政府官員表示,拜登在通話中也向習近平強調,拜登政府沒有任何意願要改變在對中國在人權、貿易等議題上的政策態度。

美中元首互表善意,拜習會機率增加?

如《霧谷晶策》上述的分析所言,從這次拜習熱線通話的內容中可看出,雙方都釋出一定程度的善意,且承諾雙方政府持續的交往和對話。8月23日,《南華早報》曾獨家披露,原先可能在10月底義大利羅馬G20場外舉行的「拜習會」,可能因習近平考慮以線上方式參與此會議,而使拜習會無法如期舉辦。

不過,就這次熱線的內容和氣氛來看,似乎可看出「拜習會」仍有機會。因就雙方通話內容來看,兩國領導人都有意加強交流和對話,且願意尋找合作的機會。在此情況下,雙方有可能透過交流、對話或合作去累積善意,設法使得拜習會成行。就算10月沒有拜習會,雙方仍能透過熱線電話交換意見,控管危機。

不過我們認為,美中在多個領域上的競爭已是結構性問題,即便雙方能在特定議題上合作,也無法確保重大議題的分歧,能有重大突破。舉例來說,中國外長王毅和中國中央外事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與美國白宮氣候變遷大使凱瑞(John Kerry)於天津的視訊會面中,他們就曾暗示若美國不能在特定議題上「尊重」中國,那也不能期待中國也會如美國的意與之合作。

《霧谷晶策》分析,此次《新華社》稱習近平「應約」與拜登進行熱線,又挑選在北京時間較為方便的早上通話,都是拜登「善解人意」的體貼表現。看來拜登在美中官員交鋒下,主帥親征不讓美中關係發生意外,拉出「護欄」的動作。

對夾在美、中兩大強權的台灣,我國政府應時時關切目前美中關係的「風向轉變」,進而去調整兩岸政策和對美政策,應與時俱進,思考如何守護最大的國家利益,而不是一意孤行,流於意識形態而閉門造車。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