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台北電影節「XR全浸界」:《霧中》窺視男同志情慾,台灣有史以來尺度最大的VR影片

2021台北電影節「XR全浸界」:《霧中》窺視男同志情慾,台灣有史以來尺度最大的VR影片
《霧中》|Photo Credit: 台北電影節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1台北電影節「XR全浸界」單元,帶來10部虛擬實境的影像作品,在此前先看過聚焦中國新疆的《我在再教育營的日子》、描述蔡明亮童年往事的《大師狂想曲:蔡明亮》以及同志情慾話題作品《霧中》。藉此文章談談《霧中》這部VR作品。

在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肆虐當下,實體被阻斷封閉,進而開啟各方雲端連線,更加速了「網路」的崛起,「實體」與「虛擬」間的關係就更加不斷被翻覆、挑戰。

也就是說,拜疫情所賜,從日常生活到藝術創作,數位應用變得更加被重視,而當藝術、影像的呈現方式,從實體轉入虛擬之後,就創造了觀眾不同的身體經驗與存在方式。換句話說,現在的人們的活動軌跡更是存於虛擬(網路)空間,藝術也就被數位化。然而,在這樣的浪潮中,身體感知的經驗轉換,恰恰正是虛擬實境所強調的。

無處不在的幽靈 VR藝術特展登場
Photo Credit: 台北當代藝術館提供

虛擬實境在某程度上,帶來實體無法給予的特殊體驗,越來越多的影像創作者也試圖透過實體/虛擬的混合空間,創造人、事、物的嶄新經驗,未來虛擬實境能拓展至何種地方不得而知,但可以知曉的是,當技術、經驗、創意不斷交織,虛實整合已然是趨勢。至此,在虛擬實境技術逐漸成熟的當代,窺探全新的「說故事方式」是有趣且有意義的。

除了南台灣的高雄電影節持續耕耘虛擬實境領域之外,台北電影節也自2018年起,將注意力放置於XR作品的展示,北台灣就屬台北電影節有意識地持續策展XR單元,一南一北,成為台灣觀眾關注此領域藝術的重要渠道。

至於今年台北電影節「XR全浸界」單元,帶來10部虛擬實境的影像作品,在此前先看過聚焦中國新疆的《我在再教育營的日子》、描述蔡明亮童年往事的《大師狂想曲:蔡明亮》以及同志情慾話題作品《霧中》。這三部作品中又以《霧中》最有共鳴,藉此機會談談這部VR作品。

《霧中》
Photo Credit: 台北電影節提供
《霧中》

周東彥——《霧中》

有「影像劇場詩人」之稱的周東彥,首部VR原創作品《霧中》去(2020)年在高雄電影節首映引起討論,作品聚焦於男同志的三溫暖蒸氣室,窺視男同志的情慾世界,並號稱台灣有史以來尺度最大的虛擬實境影片。《霧中》也在今(2021)年順利入圍威尼斯影展VR特別選映單元(Venice VR Expanded),周東彥更入選文策院與法國新影像藝術節合作之「台法XR人才交流計畫」,在此領域上逐漸邁出步伐。

實際看完《霧中》,第一時間確實被片中實打實的「群交性愛」震懾,但安神定睛一看,《霧中》是非常有意思的作品,除了所謂的「大尺度性愛」之外,影像有更深層的編排處理。

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觀看的方式》一書中,首先提到「觀看先於言語」,在約翰伯格的論述中,藉由觀看,我們確定自己置身於周遭世界當中。我們用言語解釋這個世界,但言語永遠無法還原這個事實——世界包圍著我們。

在上述簡短的陳詞論調中,可以視作約翰伯格某程度捨棄了言語的功能性,將「觀看」的動作置放於「言語」之前,或許這恰恰可以挪移理解《霧中》的核心內裡,甚至將VR技術的體驗做更近一步的詮釋。

《霧中》全片無對白,周東彥同樣抹除言語帶來的特性,從畫面一開始就將觀者釘在角落,強迫觀者貼合牆壁,透過主觀視角讓觀者浸身於三溫暖的場域,並凝視男同志觸發的性與慾,在此建構的,是觀者與被觀者主/客體之間的關係,在觀者不斷將視線游移,找尋自身的「位置」時,便已經在摸索人、事、物間的多重關係。

而在這樣的關係被建立之時,周東彥在觀者的凝視之外,更積極地透過角色「打破第四道牆」的處理方式,強勢破除觀者與被觀者的距離,重新定義兩者間關係,觀者是「看」的一方,同時也是「被看」的一方。

就在「看」與「被看」同時存在之際,此刻,觀者在這種目光交會中,真正在實質意義上,毫無疑問地完全體認到正處於三溫暖的世界當中,是煙霧彌漫、潮濕春光的三溫暖中的一部份。闖入異域的觀者透過觀看試圖探詢、架構不一樣的世界,而這樣的視覺交流就無需對白交談,甚至更是人類初始的體驗——「觀看先於言語」,先會觀看和辨識,才會說話。

至於,在VR的技術應用之下,進一步讓觀者的身體「消失」,當觀者透過裝置,所謂的物質性(實體)被非物質性(虛擬)拋進一個全新的感官體驗時,《霧中》三溫暖的情色場域就並非是滿足某種獵奇式的偷窺癖好,歸結上述而論,創作者是以一種「感同身受」的切身性去述說、包覆著同志經驗,並希冀觀者也置身其中。這樣「實體」與「虛擬」展延而出的對話,反倒給予觀眾不同的思考方式以及身體經驗,這正是VR技術帶來的突破性感知。

然而,也值得一提的是,周東彥除了運用「打破第四道牆」讓觀者身歷其境之外,更透過「西裝筆挺」的異者闖入「裸體肉身」的場域之中,這名西裝筆挺的異者,在我看來有某種對比觀者的意味(觀者等同於西裝),同時象徵制序文明的介入,但這種衣裝文明顯然是一種「不合時宜」的偽善,立刻被周東彥削去了文明性,終成身體慾望的霧中份子之一。此作法也能暗示觀者與三溫暖中的男同志們緩緩趨於同化。

霧中-1
Photo Credit: 台北電影節提供
《霧中》

因此,短短14分鐘的《霧中》,周東彥除了拍攝性愛、口交等赤骨畫面之外,我認為最重要的作者筆觸是一步步說服/催眠觀眾置身其中,這不僅是VR的表面技術,更多是來自於周東彥深層的影像鋪陳與核心概念。

不過,周東彥的《霧中》也挑戰了VR的360度環景的「自主性」。VR說故事的特性是開放性而非限制性,更多的參與、體驗,讓觀者自由找到視角,能有效將VR的360度環景優勢發揮,當中的「自主性」儼然極為重要。

但周東彥顯然限制了觀者的自主性,因背後永遠是牆壁死角,便缺少真正的360度視野。然而,我認為這樣的限制性是有必要的,周東彥利用「牆壁」的特色,提醒了觀者「三溫暖場域」的封閉性,在此,周東彥則利用演員的位置與鏡位變換,在場面調度之下或放大、或深入、或遠離其感受,給予觀眾不同的覺知刺激。

而「牆壁」帶來的限制與封閉在《霧中》是重要的,影像到了最後,隨著鏡頭緩緩上升,四面牆壁逐步倒塌,三溫暖也不復存在,這樣的瓦解直接宣告男同志宣洩性慾的秘密場域隨之消散,當褪去了集體性,最終留下個人與其影子,都再再揭示了三溫暖此符號存在的特質與集體性。反向來看,流露出的是男同志「禁錮」在「牆壁」之中的寂寞以及「被保護力」,與外界阻斷、難以言喻的同志心情也就不辯自明了。

總結而言,《霧中》以「裸露性愛」為號召,試圖帶領觀眾步入同志情慾集合體的三溫暖中,而周東彥在VR影像獨有的敘事技法以及傳統調度之中,進一步創造出衝擊性的視覺體驗,令人歎為觀止,印象深刻。

2021台北電影節「XR全浸界」單元

《霧中》In the Mist|周東彥 CHOU Tung-yen
台灣 Taiwan|2020|VR360|Color|14min

「XR全浸界」早鳥票將於9月14日中午12點在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開賣,各項活動則將視疫情變化,進行滾動式調整。其餘片單與詳細資訊請點台北電影節官方網站InstagramFACEBOOK粉絲專頁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