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力投資》:一個專為女性設計的共同工作空間及社群,算不算是「影響力企業」?

《影響力投資》:一個專為女性設計的共同工作空間及社群,算不算是「影響力企業」?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社會或環境問題,慈善家會直接掏錢解決,但另外有些創業家是用企業的思維、市場的方法,創造可持續、可複製、可擴大規模的事業。影響力投資同時追求「利潤」及「價值(觀)」,是標準的「行善致富」,這個富,既是個人的小富,更是社會的大富。

文:吳道揆

第2章 婦女好,就是家庭好;教育好,社會好

為了事業的成功與生存,20年內,所有企業都會把影響力置入其商業模式。這是消費者、投資人及員工所要的。他們將會把影響力傳遍全世界。——羅納德.柯恩爵士(Sir Ronald Cohen)

「舒舒服服地坐在一家典雅的咖啡館工作,方便又愉快。只不過經常要與客戶視訊,當說到『墮胎』之類的詞彙時,常會引人側目,」一位主張生育自主的女性維權律師說。

「帶著小嬰兒與姊妹淘下午茶,很擔心小寶貝餓了哭了,吵到別人,又沒有方便哺乳的地方,」一位在家工作的女性廣告設計師說。

「想找些不同背景的人,聊聊自己新的創業點子,去哪約啊?」一位剛搬到芝加哥的女性化妝用品創業者說。

雖然她們年齡不同、職業不同,甚至膚色不同,但是,她們的內心都在找同一個地方:一個專為女性設計的共同工作場所及社群。

給婦女一雙翅膀

「集結女性, 助力成長」(Advancing women by gathering them together)是這兩三年興起的女性共同工作空間—— The Wing所標榜的理想。

The Wing命名的目的,就是要做女性的翅膀,幫助她們起飛。成立於2016年,從紐約曼哈頓起家,專門提供女性共同工作的場所。她們的設計,無論色調、環境及功能,都是完全依據女性的需要,讓女性客戶可以盡量做自己,有歸屬感,又可以在事業上找到資源。

她們的共享空間,除了環境、設計及家具都非常適合女性外,還有梳妝室、哺乳間、美容院、電話間(私密又不吵別人)、淋浴及休息室(備有各種所需用品,甚至包括浴袍)、女性專用的圖書館,有的場域甚至還有女性健身房。咖啡、飲料及無線WI-FI當然不在話下。

這一切提供的只是環境,也就是所謂的「硬體」,其實,更重要的是「軟體」。她們有很多不同系列的講座(知性、美容、創業等)、各式各樣的社交活動及研討會(比方說,分享與討論妳的創業構想,甚至請創投業者參與)。

共同創辦人奧黛莉.吉爾曼(Audrey Gelman)曾經做過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的媒體助理。她們鼓勵女性的政治思考及公民參與,她們會不定期地請政治人物來交流政治理念,或有當地社區領袖來共商社區發展的需求及解決方案。

所以,The Wing更是一個交流的平台,讓大家可以依需求選擇自己的社群(實體及虛擬),對於創業、職業生涯,甚至家庭生活都非常有幫助。

僅僅兩年多的時間,The Wing已經在美國紐約、舊金山、芝加哥、洛杉磯、波士頓、華盛頓特區以及英國倫敦,建立了10個共享空間,加拿大的多倫多會是下一個。The Wing表示她們的目標是建立一個全球的實體及虛擬的女性社群,因此對非英語國家也非常感興趣。

The Wing採取會員制,每個月會費大約200美元,目前有接近10,000名會員,算起來年營業額已有2,000多萬美元。投資界相當看好該公司的發展及獲利能力,兩年多來,已經完成三次融資,共募資約1.2億美元,包括全球知名的創投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全球最大的線上民宿Airbnb,以及全球最大的共享空間公司WeWork等,都是她們的投資人。

The Wing算是影響力企業?

問題是:作為一家營利企業,The Wing算不算是一家「影響力企業」?它要解決的社會問題是什麼?

根據17項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其中第五項就是:性別平等(Gender Equality)。

性別平等在過去幾十年的進步非常多,但是當然還存在很多嚴重問題,包括教育不公及女性文盲、健康醫療與生育不均、就業及參政不平等、性騷擾及暴力等等。這方面的研究及論述甚多,本書在此不贅。

除了男女平等的基本人權之外,有個跟經濟有關議題是:究竟性別平等對經濟發展有什麼影響?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對此相當關注,對性別平權做了一系列研究。根據他們2015年的一份研究指出:如果能把女性的潛能完全發展出來,2025年全球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可以增加28兆美元,約當26%;也約當中美兩個最大經濟體,2015年的GDP總和。

麥肯錫把全球分成10個主要的大區,每個國家在該區內的性別平等指數也各有評價。如果所有國家都能做到該區最好的水準,則全球GDP在2025年可以增加12兆美元,相當於2015年日本、德國與英國的總和。

可見,幫助婦女,就是幫助經濟成長,而且力量強大。這份研究也很負責任地,提供了完整的建議及做法,有興趣可在網路上搜尋〈How advancing women’s equality can add $12 trillion to global growth〉一文。

The Wing的社會目標明確:以共享空間為連結,聚集婦女,形成社群,提升她們在家庭、事業、創業等方面的多元能力,促進男女平等、創造就業、發展經濟。所以The Wing當然也是比較另類的「影響力企業」。

另外再舉個完全不同的例子:創造就業、幫助女性、消除貧窮、提升教育。

幫助婦女,就是幫助社會

想像一下,200至300位賴比瑞亞婦女,在開工前,提前來到工廠,拍著手、唱著歌、擺動著身體,歡樂地唱唱跳跳。

然後,虔誠地祈禱,為身體健康、家庭和樂、小孩上進,還有最重要的——為今天工作順利、公司興旺發達而祈福。

這並不是個特別的日子,她們天天如此。這些活動,加深了團隊的友誼,也緊密了與公司的關係。有這批超級忠誠的工作夥伴,公司哪有不順的,問題哪有難解的。

這家公司就是非洲第一家獲得「公平貿易」(Fair Trade USA)認證的服裝公司「自由與正義」(Liberty and Justice)。

該公司的宗旨就是:以企業經營的方式,為金字塔底層婦女,提供穩定就業機會,改善她們家庭經濟、消除貧窮、提升孩童就學率,並賺取合理的商業利潤。

該公司在2014年前,就已經在賴比瑞亞創造了2,500份工作,90%以上是女性。她們的工資比其他工廠高出20%以上,並且所有的工作夥伴持有公司49%的股份。

她們都是30至50多歲的婦女,比起其他同業平均年齡的23歲,幾乎要大了一倍。或許體力有差,不過更勤勞、更忠誠、更重視細節,也更願意解決問題,而非製造問題。

目前「自由與正義」已經在非洲七個國家設立服裝工廠,以同樣的模式,提供數千婦女工作機會,帶動了幾萬人脫離貧窮、改善教育。這是一家典型的「影響力投資企業」,功德無量。

西非的賴比瑞亞是世界上最貧困的國家之一,人均年度GDP只有700多美元。婦女受到很多不公平的待遇,包括受教育及就業,更有嚴重的家庭暴力及性騷擾。這些都源於婦女的經濟弱勢地位。

該國很多基礎建設,不論軟硬體,都非常不完善。誰會願意到這裡來投資呢?

「自由與正義」的初衷

話說從頭,奇德.利伯堤(Chid Liberty)出生於賴比瑞亞,父親是外交官,出使德國時,兒子奇德還在襁褓之中,後來因故被賴國放逐,搬到美國。

19世紀初期,美國黑奴被解放後,曾有計畫地移民非洲,包括賴比瑞亞。該國英文名字Liberia,有「自由」(Liberty)之意,想來也有不少人以「自由」為名。就好像我們故事的主人翁,他姓利伯堤(Liberty)。

小奇德自幼認為黑人(或說非洲人)高人一等,坐在食物鏈的頂端。因為一路走來,總有些外國人,包括德國人、印度人、土耳其人,在他家服務。直到七年級(國中一年級)讀到非洲歷史,方才得知非洲只有2%的家中有裝電話。他搞糊塗了,也開始搞明白了。

奇德住在加州,舊金山與矽谷之間的寶地。求學就業,一路順遂。學的是財務,做的是投資,似乎也逐漸重回食物鏈的頂端。

祖國賴比瑞亞,卻依然在貧窮與混亂,打了多年內戰,死傷無數,滿目瘡痍。經濟發展談不上,就連小學的就學率也只有40%。

2009年,順利站在人生賽道上的奇德,回到賴比瑞亞。祖國所面臨的一切,尤其是婦女同胞的際遇,與他在美國有序的生活比起來,令他震撼,也心痛不捨。但更令他糾結的是,相隔這麼遙遠,他一個小白領,又能做些什麼呢?

這份「糾結」並未維持太久,就得到了答案。

給他答案的,就是雷嫚.羅伯塔.葛波薇(Leymah Roberta Gbowee )。這位賴比瑞亞的和平運動家,組建了「賴比瑞亞婦女和平運動團」(Women of Liberia Mass Action for Peace),集結了基督教及穆斯林的婦女(這個了不起!),穿著象徵渴望和平的白襯衫,在市場與教堂等地唱歌與祈禱,爭取婦女及孩童的基本人權,開啟內戰雙方的對話,幫助賴比瑞亞在2003年,終結了第二次內戰。

受到葛波薇的啟發與鼓舞,奇德決定要為賴比瑞亞的婦女做些什麼,就算因此要改變他已經小有成就的人生發展,也在所不惜。

2010年,奇德巧妙的借用了他的姓氏(Liberty)以及他想為非洲婦女爭取的正義(Justice),組建了這間「自由與正義」(Liberty and Justice)服裝工廠。

奇德運用「資本主義」的方式,向創業投資公司募資後成立公司,其中有一般的創投,更有典型的影響力投資公司,例如:索倫森影響力基金(Sorenson Impact Foundation)*、根源資本(Root Capital)、認真改變基金會(Serious Change Fund)、慈悲基金會(Eleos Foundation),以及人類團結基金會(Humanity United Foundation)等。(光看他們的名字,就知道他們想要改變世界!)

奇德還運用市場機制,率先拿到第一家非洲「公平貿易服裝公司」的殊榮,不但給工作夥伴高於市場20%的薪資,還給她們49%的股份,但是公司依然獲利,並且複製模式,擴張到7個國家,造福更多的貧困地區。

無論員工多麼忠誠,也不可能永遠一帆風順。

制服的威力

2014年,伊波拉病毒肆虐西非,疫情嚴重,致死率高達50%至70%,造成賴比瑞亞5,000人死亡。伊波拉病情的恐怖消息,天天出現在西方媒體的顯著位置。漸漸地,沒人敢向「自由與正義」服裝廠下單。訂單消失,工廠關燈。

但,這批忠誠的工作夥伴,依舊每天按時聚集在工廠,唱歌、祈禱。這是她們希望之所在!

面對困境,奇德決議仿效「TOMS鞋業」,買一送一,自創時尚品牌UNIFORM(中文意思為制服)。做法就是顧客買一件UNIFORM的衣服,「自由與正義」就送一件制服給當地小學生、國中生。(看來奇德非常會取名字)

UNIFORM的產品設計簡潔時尚,顏色黑白為主,用的是非洲有機棉花,由第一家非洲公平貿易公司出品,合乎道德製造,出自90%以上女性員工之手,做工細緻且價格合理,這些都足以吸引時尚且有「道德消費意識」人士的喜愛。更何況UNIFORM還會送制服給當地學童。

UNIFORM在美國推出不久,就造成話題。很快地,「自由與正義」就在西非送出了近10 萬套制服。

贈送制服的意義是什麼?

根據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MIT)的一項研究,為非洲兒童提供免費校服,可以減少43%的缺勤率,提高考試分數25%,還可以降低青年男女結婚率20%,減少未婚少女懷孕率17%。神奇吧!

哇!「自由與正義」UNIFORM的功德還真不小。

事實上,前面說過,賴比瑞亞的學童就讀率約40%。但是「自由與正義」的員工學童就讀率卻高達98%。光是這一點,一切就值得了!

奇德說,確保孩子上學最好的辦法,就是確保他們的媽媽有份工作。

的確,婦女好,家庭就會好,孩子的教育也會好,導致整個社會會更好。賦權婦女,意義重大!難怪是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之一。

奇德認為,人們需要的是一個機會(Chance),而不是一個救助(Charity)。

雖然做了這麼多「善事」,但是奇德一再強調,「自由與正義」不是個慈善案例。他說,我們的出發點及思維是不一樣的——一家盈利企業會說,我們製造服裝來賺取利潤,一家慈善機構的使命是,為貧困婦女創造工作機會;我們卻是:製造服裝來雇用婦女。

奇德的初心是什麼?或許來自他父親。

在被放逐之前,奇德的父親是位公務員(外交官),總是運用政府的力量,來解決百姓的問題。奇德走的卻是私營企業這條路,但也同樣地,在解決父親念茲在茲的社會關懷。如果地下有知,奇德相信父親也會對他比個讚,表示讚賞。

作為一個典型影響力企業的創辦人,奇德呼應柯恩爵士的說法:影響力投資是個威力強大的觀念,20年後,幾乎所有的投資都是影響力投資,消費者、投資人以及員工會聯合起來,把善的影響力傳遍全世界。

幾點思考

  1. 在我們社會裡,熟齡(40至60歲,甚至55至70歲)婦女就業機會如何?有什麼辦法可以改善嗎?
  2. 男女平等的議題裡,有哪些專屬婦女(無分年齡)的需要尚未被滿足?有無企業與市場可以發揮的空間?
  3. 腦力激盪:有哪些婦女專屬的場域(無論線上或線下),有需要,但尚未被發掘?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影響力投資:不只行善,還能致富,用你的投資改變世界》,商周出版

作者:吳道揆,研究助理:謝芷頤、林品瑄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追求獲利,同時改善社會與環境問題
市場規模超過7,000億美元的最新投資趨勢
高盛、貝萊德、花旗、瑞銀都積極投入

「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ing)的意思是,除了財務報酬之外,投資要同時追求明確且可以衡量的社會或環境影響力。面對社會或環境問題,慈善家會直接掏錢解決,但另外有些創業家是用企業的思維、市場的方法,創造可持續、可複製、可擴大規模的事業。有明確的商業模式,賺取企業利潤,又同時解決特定問題。著眼於企業利潤及社會效益而投資這些創業家,就是本書所談的影響力投資。

影響力投資同時追求「利潤」及「價值(觀)」,是標準的「行善致富」,這個富,既是個人的小富,更是社會的大富。

截至2020年,專注在影響力投資的基金已有近千個,掌管超過7,000億美元的資金,投資在各種資產類別。世界知名的金融機構,如:高盛(Goldman Sachs)、KKR、貝萊德(BlackRock)、花旗集團(Citigroup)、瑞士銀行(UBS)等,也都積極投入影響力投資的行列。知名電動車廠特斯拉(Tesla)就是影響力投資的熱門對象之一。

然而,影響力投資仍處於起步階段,7,000億美元的規模,在全球資本市場超過200兆美元之中,僅占0.35%。影響力投資也不自詡為萬靈丹,無意取代慈善捐款、政府撥款,以及其他希望改善社會、環境問題的各類投資與資源,而是希望以多元的方法、多元的資源共同合作。

無論除貧、教育或全球暖化,都是嚴重且複雜的問題,解決方案往往需要跨領域、跨文化、跨宗教、跨政府的多方合作,因此,影響力投資有機會化解因政治或宗教等因素而起的衝突或問題。

美國大學生山姆・古德曼(Sam Goldman)在非洲肯亞,看到煤氣燒傷的學童,立意發展太陽能燈,取代煤油燈。古德曼創立的d.light是典型的影響力企業,其太陽能燈目前已在七十國銷售,全年營收上億美元,幫忙全球一億人換上乾淨能源,合計節省40億美元煤油費用,增加收入,減少貧富懸殊,提升學生學習,並減少了兩千兩百萬噸二氧化碳。

馬薩(Shaffi Mather)的媽媽昏倒,在印度鄉間,求救無門。事後夥同五個好友,自立自救,買了兩台簡易救護車,開啟了「1298救護車」服務。送往私立醫院,按資收費;送往公立醫院,基本上免費。至2019年,發展成三千兩百多輛車,在數十個城市營運,約有一萬名員工,接送兩千兩百萬人次,救人無數,甚至在車上接生兩萬多名嬰兒。

美國,槍枝氾濫,每年四萬多人死於非命(包括自殺與青少年),前麥肯錫顧問彼得・桑姆(Peter Thum)與警局合作,取得沒收非法槍枝,與知名設計師合作,熔消槍枝,浴火重生,鑄造時尚首飾,並運用所得,與學校及低收入社區合作,提供教育,輔導,及安全措施。從源頭開始,解決貧窮及暴力。

本書提供許多國外各種創意創業的案例,說明創業家面臨的種種社會及環境問題,他們的創意思維與精彩的創業過程。書中也探討影響力投資產業裡的重要成員,例如:資金提供者(機構投資者、慈善機構)、專業服務(投資管理者、影響力顧問)、協會、政府、大學的角色。

本書作者吳道揆先生,與張大為先生、陳一強先生、陳富煒先生等人,邀請了七十二位關心永續大業的專業人士,共同籌辦了「台灣影響力投資協會」,志在與國際接軌,建構產業生態,引領市場資本,共創永續價值。為有意用投資改變世界的朋友,打造可行的方案,期盼能有更多人加入這場「運用私人資本,達成公共利益」的運動。

・本書為《影響力投資的故事:行善致富》改版

影響力投資_立體書封(加書腰_300dpi)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