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索納洛逃佛州鐵粉闖國會,拜登政府陷尷尬局面,民主黨議員施壓要求驅逐出境

波索納洛逃佛州鐵粉闖國會,拜登政府陷尷尬局面,民主黨議員施壓要求驅逐出境
巴西前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前往佛羅里達州的醫院接受治療。Photo Credit: Getty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專家卡洛塞斯(Thomas Carothers)說,川普把「選舉否定主義」(election denialism)變成一股國際勢力。他說,巴西與美國有強烈相似之處,特別容易受到影響。

美民主黨施壓 要求將波索納洛趕出美國

(中央社)巴西前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的支持者8日入侵國會、總統府高原宮和聯邦最高法院,並大肆破壞後,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所屬的民主黨陣營開始向拜登施壓,要求將波索納洛驅逐出境。

波索納洛在12月30日、新總統魯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就職前兩天離開巴西,前往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

若非波索納洛的支持者大肆破壞的恐怖畫面,看起來像是兩年前美國國會大廈遭入侵的翻版,波索納洛在佛羅里達州不會引起美國人的注意。

但8日開始情況有變,波索納洛在社群媒體成為不受歡迎的人。民主黨國會議員卡斯楚(Joaquín Castro)說,美國不應該成為波索納洛這個「威權主義者」的避難所,波索納洛激發了巴西國內的恐怖主義,他應該被遣送回巴西。

卡斯楚的呼籲得到民主黨眾議員歐加修-寇蒂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和歐瑪(Ilham Omar)的支持。美國網民也在推特(Twitter)呼應要求驅逐持A-1簽證(外交及政府官員簽證)進入美國的波索納洛。

巴西新聞網站g1國際議題專家柯恩(Sandra Cohen)指出,波索納洛在美國已被視為一名逃犯、煽動暴力和政變未遂的幕後主使者。

美國民主黨的吱吱聲與共和黨的啞巴形成鮮明對比,一直在社群媒體活躍的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也對巴西盟友波索納洛的一切保持沉默。只有眾議員史考特(Rick Scott)和桑托斯(George Santos)譴責巴西利亞的暴力事件,但沒有提及波索納洛。

桑托斯是巴西後裔,與波索納洛的兒子愛德華多(Eduardo Bolsonaro)私交甚密,但他還是在網上發文說:「巴西的暴力不是實現任何目的的方式,我強烈譴責在巴西利亞發生的暴力和破壞行為。」

柯恩認為,共和黨對波索納洛在佛州的沉默暴露了虛偽,因為該黨繼續致力於向美國人灌輸對移民可能構成的危險的恐懼,其反民主觀點實際上與美國憲法中規定的法律相矛盾。

柯恩表示,美國總統拜登、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和美國政府高級官員毫不猶豫地迅速譴責巴西利亞騷亂是對巴西民主的攻擊,並表示支持魯拉,但驅逐波索納洛又是另一回事。

巴西專家認為,目前的情況使驅逐或引渡波索納洛的程序變得複雜,所以白宮美國國務院都拒絕就波索納洛在美國的入境簽證或身分發表具體評論。

巴西國際合作專業律師薩希奧內(Yuri Sahione)指出,理論上美國可以撤銷波索納洛的簽證,強制將他驅逐出境,但這將取決於拜登政府的政治評估,所以很難預測其決定是什麼。

此外,即使波索納洛的簽證被取消,他也可以試圖透過政治庇護申請延長他在美國的逗留時間,理由是他在巴西會遭受迫害。類似這樣的程序可能需要數月或數年才能完成,而申請庇護的期間都可以留在美國。

巴西民主黨參議員卡列洛斯(Renan Calheiros)9日向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莫萊斯(Alexandre deMoraes)聲請,將波索納洛列入反民主行為的調查人士中,並規定波索納洛在72小時內返回巴西澄清一切。

卡列洛斯還要求,如果波索納洛沒有在最後期限內返回巴西,將根據「刑事訴訟法」第312條下令對他進行預防性拘留。

薩希奧內認為,卡列洛斯的聲請政治性質多於法律基礎,理應由檢察部門提出進行刑事調查。況且,巴西法律不要求被調查者提供供詞,因為被告有權保持沉默。

薩希奧內指出,目前沒有具體理由可以強迫波索納洛返回巴西,即使他被列為調查對象,也可以留在美國接受調查,透過網路提供供詞。

9日波索納洛因「腹部疼痛」住進奧蘭多的醫院,他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巴西頻道(CNN Brasil)說,這是他第三次因嚴重腸梗阻住院,原本和家人一起出國度假,但沒能平平靜靜過一天,先是8日在巴西發生的不幸事件,然後是他住院。

波索納洛還說,他原本要在美國待到1月底,但現在打算提前返回巴西,因為巴西醫生知道他因2018年腹部被刺傷引起的腸梗阻問題,而美國醫生不曉得他的情況。

波索納洛逃佛州鐵粉闖國會,拜登政府陷尷尬局面

(中央社)巴西前總統波索納洛的支持者發生暴動,波索納洛本人卻避走美國佛州,對於上台時承諾支持民主的美國總統拜登來說,這無疑是讓華府尷尬的政治難題。

佛州數十年來一直是拉丁美洲前強人與右翼領袖的流亡地點,近來則是美國前總統川普選定的第二家鄉。而川普正是波索納洛的政治知音,曾在敗選後發起「選舉被竊」這套說詞。

波索納洛在去年10月的巴西總統決選敗給魯拉,但從未承認敗選。他於卸任前2天遠走美國佛州,拒絕參加魯拉元旦的就職典禮。1月8日,波索納洛的支持者湧入並占據巴西總統府、國會與最高法院數小時,宛如2021年1月6日川粉闖入美國國會翻版。

拜登與魯拉通話時表示將「堅定不移地」支持巴西民主,並邀請他訪問白宮。但在美國與巴西,若干右翼國會議員都要求華府採取進一步行動,將波索納洛驅逐出境。

《法新社》報導,美國聯邦眾議員卡斯楚在推特(Twitter)發文寫道:「不能允許本地恐怖分子與法西斯主義者套用川普的劇本來破壞民主。我們不能讓波索納洛藏身佛州,他一直逃避他所犯罪行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