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拜習二度通話」無限上綱為美中關係好轉,未免也太會幻想了

把「拜習二度通話」無限上綱為美中關係好轉,未免也太會幻想了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再怎麼不喜歡中國,或是擔憂中國的崛起,扛起「抗中」大旗的同時,還是得和中國展開對話,但把「拜習二度通話」無限上綱為美中關係好轉,甚至藉此曲解成台灣終將失敗,這跟亂套「首戰即終戰」、「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的「棄台論」又有何不同?

美國總統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上電話,這是拜登上台後,第二次與習近平一對一對話,前一次是拜登剛上任不久,事隔超過半年再度通話,對兩大強權來說當然很重要,美中關係會怎麼走下去備受外界關注。

「拜習二度通話」跟第一次相比,最大的不同當然是時機點,當時美國總統大選爭議吵得沸沸揚揚,中國看待美國國內政治發展難免有所期待,總覺得那位讓人捉摸不定的川普下台後,以拜登過去在擔任歐巴馬副手及參議員期間的對中態度,雙邊關係應該會有觸底反彈的機會。

不過,也存有不確定的心理,畢竟「抗中」在美國已是跨黨派的共識,加上美中競爭關係加劇,拜登的葫蘆裡賣什麼藥,中國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控管危機責任,美中關係依舊低迷

隨著拜登國安團隊展開對外戰略的布局,從「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到與日、韓的「二加二外交國防高層對話」,甚至在「七大工業國集團」(G7)及「北約」(NATO)等各種全球性平台及組織,拜登政府無時無刻都高舉「圍堵中國」的旗幟,防堵中國的作法跟前政府相比,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原以為三月那場在阿拉斯加的美中外交高層「二加二會談」會是一個突破的契機,中國縱然也做好了最壞的心理準備,但雙方唇槍舌劍的爭鋒相對畫面不斷放送,國際社會已對美中對抗有了無法抹去的印記,雖然全球情勢談不上是進入「新冷戰」時期,但「選邊站」已是許多國家不得不面對的問題,要兩邊討好保持平衡恐怕會脫離現實,這包括對「台海議題」的表態。

所以,當「拜習二度通話」結束後,不明事理的部分評論者就自得其樂的認為「美中關係將有機會柳暗花明,甚至會春暖花開」,甚至認為雙邊將進入「元首外交」的里程碑,不過,端看這些類似的觀點,其實多是源自「中國即將取代美國」的成見使然;問題是,「拜習二度通話」真的是代表美中關係將突破僵局嗎?

答案不辯自明,當然是困難重重。

cxzzvtm53r0iytfivqxre1u9cuznz4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首先,就已對外公開的兩人談話內容來看,如果外交上的禮尚往來是氣氛融洽,那麼恐怕會是過度自以為是的情勢誤判,雖然雙方都談及「控管危機」的責任,但在戰略性討論上卻是各說各話毫無交集,中國要堅守國家的核心利益,美國再度重複表示對於雙方共同利益上的合作,但不避諱兩國競爭,只是要避免失控衍生衝突。

雙方歧見仍深,中國才是麻煩製造者

縱然拜登向習近平表示美國無意變動「一中政策」的方針,但這從來都是美國政府的基本態度,或許可以解釋成有維持「戰略模糊」的意涵,但依舊是持續反制中國所帶來的威脅。

換句話說,美國的一中政策並非等於向中國示好,反而更強調了「就算在一中政策之下,美國仍然把中國當成競爭對手」,如果依此邏輯來檢視美國近日對「台海議題」的操作,結合盟邦異口同聲表示對「台海穩定」的重視與合作,言下之意,維護台海安全就是阻撓中國勢力的擴張。

可笑的是,國內部分親中學者似有見獵心喜的心態,認為這是拜登向中遞出橄欖枝,認為台灣就是「麻煩製造者」,這種出於個人政治喜惡的評論,根本無視理論與事實,更遑論是知識邏輯的不足。

退一萬步來看,拜登的對中政策要改弦更張若要成真,他得要先有放棄連任的勇氣,以及做好被民主黨甚至國會跨黨派責難的心理準備,因為此若成真,後年的期中選舉將可能會慘不忍睹。除此之外,美國也將可能面臨盟友相繼離去的窘境,甚至直接讓出扮演全球隊長的地位,原本說好退出阿富汗的戰略移轉將成笑話,失信的霸權更會快速殞落。

RTXGAKNC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事實上,正因為美國退出阿富汗,對外重心全心投入「印太地區」,當歐美國家相繼調動軍力在亞太地區展開合作,怎麼會造成美國「騎虎難下」?這些舉動在在顯示拜登的全球戰略是有次序且可預期性,而當諸多民主國家連成一線來防堵中國的威脅,那麼誰才是「麻煩製造者」?當然就是「深信專制比民主更有競爭力」的中國,不是嗎?

持平而論,美國再怎麼不喜歡中國,或是擔憂中國的崛起,扛起「抗中」大旗的同時,還是得和中國展開對話,但把「拜習二度通話」無限上綱為美中關係好轉,甚至藉此曲解成台灣終將失敗,這跟亂套「首戰即終戰」、「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的「棄台論」又有何不同?

這些人情勢誤判的背後,凸顯了內心那股「祖國偉大」的邪惡,倘若以為拜習通話是美中將建立常態性對話的開始,認為美中關係改善,那這種似是而非的論點才是真的在玩火,別忘了,拜登已經跟許多國家領導人「當面會談」見了面,更也早與另一個對手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相見歡,而原定「拜習會」將可能在今年10月在羅馬舉辦的G20場邊舉行,據傳可能會流局不辦,如今把通個電話遐想成美中將合作共管,未免也太會幻想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