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世界的惡意,我也會活得毫不客氣!》:爸爸史上最Man的一件事,就是真心愛著孩子真實的模樣

《面對這世界的惡意,我也會活得毫不客氣!》:爸爸史上最Man的一件事,就是真心愛著孩子真實的模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認為父親史上最Man的一件事,是敢於面對他的心魔、打破世俗賦予的框架,帶著一顆剛強的心成為溫柔的人,然後真心愛著孩子真實的模樣。

文:泰辣 Tyla

最Man的男人,最無私的愛

婚禮當天,我坐在休息室裡化妝,期間不斷有人進進出出跟我確認事情或寒暄,而我卻有些浮躁。後來主持人進來跟我說時間到了,要請我下樓去給媽媽進行蓋頭紗的儀式,我拖著長長的白紗,緩慢走下樓,這時妹妹跑到我眼前,氣喘吁吁地說:「來了!」

我顫抖得有些慢下腳步,接著看到爸爸從大門走了進來,下意識地我還是避開了爸爸的視線,而爸爸不發一語看了我一眼,就徑直往會場走去。

這是我三十年來,第一次以自己最最真實的模樣站在爸爸面前,在這之前,儘管和爸爸關係逐漸變得親密,我還是會下意識地以「符合男性形象」的模樣與他相處。畢竟他在我眼裡,一直都是個剛強的沙文主義者,我甚至沒有勇氣當面邀請他出席這場婚禮,僅是傳了一封正式的邀請函給他。直到婚禮前一天,都還沒有收到他的正面回覆,當然,我也沒有告訴他我會身穿白紗,所以那天當他這樣無預警地出現,我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下意識地迴避眼神的交集;因為我太害怕在他眼中看到失望的表情,一如出櫃的那個夜晚,他眼裡如黑夜的大海般深沉的失望。

我父親是一個很優秀的男人,自幼家境貧困卻奮發圖強,考上了大學卻體諒家裡而放棄入學,十八歲就出社會開始工作,在經濟起飛的年代憑藉努力與勇氣白手起家。不管家境如何,在物質上他從不讓我們吃苦,雖然我總感到他嚴厲又難以親近,但一直覺得他是很可靠的父親;反觀,我只是個調皮又不認真讀書的娘娘腔,不受任何長輩喜歡,所以從小就選擇跟爸爸保持安全距離,上了國中後開始住宿生活,和家人不熟變得更理所當然。

後來我意外地被迫出櫃,與父親的各種言語、行動上的互相傷害,更是讓父子關係進入冰點,在那之後我逼迫自己要盡快經濟獨立,成為一個完全不需要仰賴家裡的人;因為那時候的我堅信,我的家人永遠不會接納我,與其活在渴望被接納的人生中,不如努力建造自己想要的人生。

我認為這種悲憤的力量,確實讓我的人生比旁人還要快速地往前衝。但就在我某次去聽蘇打綠的演唱會時,我聽見吳青峰在台上說著他與爸爸的故事,並演唱了他在爸爸臨走前,寫給爸爸的〈小時候〉這首歌;歌詞中唱道:「我忘了說心裡面的願望,始終是要你的肯定啊……」聽到這,我內心湧起一股劇烈的衝動,很想告訴爸爸其實我很想要愛他,然而這股衝動還是被心裡的倔強壓抑了。但那是個起點,從那天開始,我漸漸不避諱與家人相處,甚至開始主動聯絡家人的情感;然後我驚訝地發現,爸爸雖然還是老樣子,但總覺得已經和我印象中的那個沙文豬不一樣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經濟獨立後,不再事事仰賴家裡的我,反而越能與父親平等對話。畢竟從前總覺得拿人手短,爸爸說的很多事我只能用叛逆或衝突的方式去反抗,從來不敢真正表達自己的意見。長大後的我,學會了理性與溝通的能力,很多事情都更能以自己的角度去和父親討論,並在這個過程中發現,他雖然常常不認同我的觀點,甚至有時會討論到不歡而散,然而下次再遇到他的時候,會發現他的改變與讓步,而我自己也在這個過程中,學會反過來站在他的立場看待事情。於是,漸漸地我們越來越少起爭執,他也更願意與我分享家裡的事,甚至幾番尋求我的協助;儘管還是經常把「長幼尊卑、倫理道德」這些話掛在嘴邊,但我開始從他的身上感受到真實的尊重與接納。

我一直與父親保持互相尊重的良好關係,但是對於用「真實的我」與他相處,我始終是有所保留的。因此即便知道他已經認可我與老公的關係,但為免被拒絕,所以舉行婚禮這整件事,我都選擇單方面執行,甚至做好了他不會出席的準備……然而,他卻在最後一刻,穿著一身黑色帥氣西裝出席了……

整場證婚儀式的過程,父親都像觀禮者一樣安靜地坐在位子上,看著妹妹牽著我進場,聽著媽媽在台上致詞,一直到儀式結束,和賓客們一同起身鼓掌目送我們離場。接著,主持人要我們返回證婚場地與大家合照,老公牽著我的手通過側邊狹小的走道準備走回去,而其他人在我身後替我梳理大大的裙襬,還在一陣手忙腳亂之中,當我經過爸爸身邊時,他突然一把抱住我,全場的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擁抱嚇到。而爸爸渾身顫抖卻把我抱得緊緊的,接著在我耳邊輕輕說一句:「你今天很漂亮。」

我的眼前頓時一片模糊,無法控管表情地大哭,而他也哭了,很ㄍㄧㄥ的臉上還透著淡淡的笑容,他接著抱緊了老公,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像是電影裡面,爸爸嫁女兒時抱緊女婿說:「要好好照顧他!」那幅情景,成為我腦海裡永遠無法抹滅的畫面。

以前我爸很常說:「男兒有淚不輕彈。」我也確實極少看到他掉淚,除了爺爺的告別式,就是我的婚禮了。

從小到大我都凝視著他堅強的背影,看他遇到任何事都能處變不驚,甚至把一切重擔、責任統統扛起,無疑是個最Man的男人。但我認為他史上最Man的一件事,是敢於面對他的心魔、打破世俗賦予的框架,帶著一顆剛強的心成為溫柔的人,然後真心愛著孩子真實的模樣。從他的身上我看到太多人性的可能,放棄自己想追求的人生、選擇扛起整個家族,甚至對於那些傷害過他的人,也能夠拋下成見。

我每次回想起一路走來的過往,幾乎被所有人否定的童年、被同學排擠與霸凌的國高中、用忿忿不平推著自己往前的人生,最後卻變成一個懂得溫柔力量的我,總以為是另一半、朋友和一路上遇到的貴人改變了自己;然而,仔細回想才發現,我早就已經活在爸爸對我的愛裡。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面對這世界的惡意,我也會活得毫不客氣!——我是娘娘腔,也是自己親封的皇后娘娘;只要敢想像,我可以是任何模樣》,麥田出版
作者:泰辣 Tyla

  • momo網路書店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成人商品、實體商品、限定商品不包含在內,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不向惡意低頭,在這世代做自己容易嗎?
百變陳列設計師、YouTuber界的「皇后娘娘」——泰辣,

在種種歧視與霸凌之間,從自我否定到喜歡自己的求生歷程。
自己的標籤自己貼!
只要敢想像,你也可以是任何模樣。

本書內容

戴上旗頭、身著清代宮廷服飾,他儼然是從《甄嬛傳》、《如懿傳》走出的雍容皇后;
在工地帽插上碩大的粉紅花朵,他是和工班們談笑風生的「工地女神」;
換上西裝與白紗並陳的禮服,他終於在親友的祝福中走進屬於自己的夢幻婚禮;
他是能說善道的YouTuber,是才華橫溢的陳列設計師,也是勇於出櫃的美麗同志;
他可以像氣質優雅的張曼玉,也可以化身機智潑辣的苗可麗;
除了能理直氣壯對無禮之人連珠砲大罵,
也能無所畏懼展現自己的纖敏脆弱,讓眼淚代為訴說⋯⋯

經歷過晦暗、幾乎被所有人否定的童年,以及被師長同學霸凌的求學生涯,原本對這世界不懷抱期望、許願在三十歲就能死去的他,像是走在泊泊血淚的針尖上,走著走著終於跨過充滿惡意與標籤的成長裂縫;他開始懂得接納自己、慢慢卸下武裝,「我可以很『真實』,但『不尖銳』。」

在惡意面前能夠不退縮地做自己,並沒有想像中容易;
那是一次次被傷害後、經過無數淚水滌洗的堅定。
當這世界的酸言繼續跋扈橫行,
他仍然秉持「真實」,幻化成各種模樣,但又多了分釋懷與坦蕩。

他是泰辣,也是一名已婚同志;
他不是任何人的附屬,他是自己親封的皇后娘娘。

getImage
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