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中常會「早退風暴」:是張亞中激進路線的受迫性失誤,還是政治風向改變前兆?

朱立倫中常會「早退風暴」:是張亞中激進路線的受迫性失誤,還是政治風向改變前兆?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早退事件在歷經張亞中送交考紀會、中常會主委「聲明」、文傳會副主委請辭等事件後已成功發酵,極有可能讓原本偏支持江,但覺得他將敗的黨員振奮。更值得觀察的是,未表態的政治山頭與黨員大戶,是不是也接受到了這樣的信號,改變了他們心中的「西瓜效應」。

文:廖酉謳

今年的國民黨選舉原本一如往常的乏味,且不受媒體青睞,不少人認為朱立倫身為前新北市市長,選過總統又當過主席,毫無疑問會輾壓式取勝。不過自上週(8日),朱立倫在自中常會舉辦的說明會上提前離席,此舉無疑已擴大成一樁政治風暴,極大威脅著自身的領先地位。

不少人覺得一頭霧水,或覺得微不足道,但其中的政治角力與眉角,各位客官不容錯過。

為何早退?張亞中激進路線的受迫性失誤

第一個疑問是,朱立倫究竟為何離席?這是預先準備好的策略,還是其實是突發事件導致不理性失誤?

大家要知道,在制度上,政黨最高的決策機構是黨員大會,再來就是中常會。況且現在正是爭取黨魁之時,爭取黨員支持都來不及了,遑論公開羞辱,早退簡直毫無道理。

舉例來說,當天中常會主席是新北市議長蔣根煌,跟朱立倫關係匪淺,對於朱立倫離開有疑問的侯彩鳳,更是前高雄市立委,人盡皆知的黨員大戶。朱立倫再怎麼藐視對手,也無須中常會上表現,基本的尊重還是要的。早退也跟朱一貫的紳士風格大有扞格,前國民黨立委陳學聖就說:「朱做事一定有規劃,不會早退,只會早到。」

由此可知,答案再明顯不過了,朱立倫的早退是受迫性失誤。但他究竟是受到了什麼刺激?筆者一直想不明白,據一位政治前輩的猜想,應是張亞中多次以激烈言語挑戰朱立倫,甚至直接指控其是「美國線民」。

wg1mjtgore21ew1z3ev5hwj5jjfbuu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美國線民」為何是朱立倫的痛點,這就不為人知,你可以解讀成「朱就是美國線民,所以心虛」,也可以解讀成「朱忠黨愛國,被誣衊人格當然憤怒」,但其實是線民也好,不是也好,筆者不做猜測,也覺得一點都不重要。

重點是,朱立倫沒忍住,踏出了會議室,當天也未再回去。

聲明未止血:公關失誤或為政治風向改變前兆

有關早退原因,朱立倫本人在8日當天的說法是,他離開是為了去拿資料。事後朱立倫辦公室給的說法卻是:「沒有交叉詰問環節」、「有經過會議主席同意」。

前者只是轉移焦點,後者才真的耐人尋味。

當天會議主席蔣根煌,究竟是否事前知情且同意朱的早退呢?就事後聲明當然是「有」,據報載,蔣根煌發聲明指出其早就知情且同意,但這份聲明卻不是蔣發出的,而是四處流傳。正式大聲量進入媒體眼界的版本,竟是朱辦傳進媒體群組的,反被質疑蔣其實是壓事後「被知情」、聲明「被同意」。

這就有趣了,朱立倫在當新北市長時,大力支持蔣成為議長,照理說蔣當然會為朱的失誤背書,且蔣也當了十幾年議員,也非政治生手,怎會不知若真要力挺,最好的背書就是第一時間站出來受訪,公開發言力挺,怎會只以聲明聲援,且處理上又這麼不小心,讓朱辦成為第一個傳出聲明的公眾窗口?且朱團隊一向以媒體實力堅強,又怎麼會有提油救火的菜鳥失誤呢?

侯友宜枯坐議會未能專案報告 議長致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左為國民黨中常會主席、新北市議長蔣根煌

最好的情況是,蔣真的不小心,朱辦也錯估了事件影響,及蔣朱的媒體聲量差距,自信的以為時序上蔣先發出聲明,辦公室接續發出絕對沒問題。

另一種狀況就比較棘手,就是蔣是刻意為之。

蔣知道,朱的面子不能不給,但他現在的命根子已不是朱立倫,而是現任新北市長侯友宜,因為侯友宜或許才是真正更有前景的政治人物,可以給朱賣面子,但不用賣到命。幫忙發聲明,朱選上了,對他來說只是錦上添花,但若聲明發了,江啟臣還是逆轉勝了,自己白白得罪黨主席與江背後的本土藍。恰好背後大靠山侯友宜,也是本土藍。

簡言之,如果聲明發稿失當是輿論操作失誤,那朱辦不過是這幾晚氣氛凝重。若背後的故事是,蔣觀察到了風象有異,是不想全力挺朱而給的軟釘子,那朱辦可能也沒幾個晚上了。

江陣營:兩面手法不讓朱喘息,抓緊最後勝機

這系列風暴也並未隨朱辦的聲明結束,很明顯的,無論自主黨員認為朱因「被激怒」或「勝券在握」而早退,對朱來說都是很不利的,自主黨員對選舉的影響力並不小,就選舉策略來說,尋求連任的江啟臣陣營是不可能放過的。

但棘手的是,公開痛打顯得自己沒風度,也會落入朱辦聲明中所寫的「黨員受不了黨內互打」的修辭陷阱中。因此江辦選擇了一個非常聰明的策略,在主子層級,選擇為朱立倫出氣,展現風度。國民黨文傳會13日發稿表示,因張亞中「多次攻擊朱立倫」,因此函送考紀會議處。議處的原因竟然不是近日輿論最關心的「假支票」事件,而是攻擊對手朱立倫?明顯有收買人心,和討好老長官(2011年時朱立倫為行政院副院長,江啟臣為新聞局長)的味道。

但難道江陣營真如此有風度,會好心到放棄逆轉勝的大好機會嗎?就筆者來看當然不是,江陣營非常聰明的選擇「下駟對上駟」的神風攻擊策略。13日送考紀會同時,曾任江啟臣國會辦公室主任、高雄市新聞局長,現任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的鄭照新率先發難,批評朱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是不尊重制度,形同把中常會當成「小學班會」。

接文傳會副主委 鄭照新:前線在哪我就在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前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鄭照新

很多人會問,罵就罵,鄭幹嘛辭職?看似八竿子打不著,但其實背後隱藏的政治哲學是「口水戰是有後座力的」、「輩分淺者攻擊長輩,是要付出代價的」。縱然鄭不先辭職,不只朱辦,定有不少黨員或朱的支持者會加以回擊,要求鄭辭去職位,既然如此幹嘛不先辭職,營造出一種「以死明志」的感覺,又可稱相關評論是個人意見,與江主席無關。

之後,江陣營只要輕巧的回到:「鄭比較有正義感,他也請辭了,不多評論希望一起回到公正選舉。」這一波操作下來,受傷的是朱立倫和鄭照新,最大得利者是誰不言而喻,有時真的不得不佩服外交官的手腕。

觀察點:逆轉風勢已起,西瓜效應是否消失

這一系列的政治風暴還會不會越演越烈尚未可知,但能否真正影響選舉的關鍵,在於能不能扭轉自主黨員喜歡勝者的心理慣性。政治與心理學研究上都指出,民眾有喜歡勝者的心態,也就是俗稱的西瓜效應。有時候選民不投給你,不見得是不欣賞你,純粹是覺得你不會贏,不要浪費票了。

回到黨主席選舉上,早退事件已成功發酵,無疑是增加了江啟臣的勝算,這有極有可能讓原本偏支持江,但覺得他必敗的黨員振奮。更值得觀察的是,未表態的政治山頭與黨員大戶,是不是也接受到了這樣的信號。

不知道大家小時候有沒有吹過骨牌,輕輕吐氣吹骨牌,吹上老半天,別說是整副骨牌了,連眼前那張都斯文不動,但只要忽然用力吹口氣,第一張倒了,接下來就只要等著收骨牌了。張亞中不知不覺成了一口快風,「立倫必勝」則是那第一張骨牌。

只能說,若西瓜效應開始,骨牌效應就不遠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