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亞中拿孫文思想包裝「自我赤化」,受傷最重的還是國民黨

張亞中拿孫文思想包裝「自我赤化」,受傷最重的還是國民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和平備忘錄」到「清除李登輝的遺毒」,張亞中的藏在孫中山思想底下的「赤化」意圖可能會讓國民黨越來越小,而在聲量竄起時,一邊於國民黨內牽制黨中央走向中道,對外重創國民黨形象,這時候最能得利的又是誰呢?

文:蘭陽溪

國民黨黨主席政見發表會結束後,張亞中突然成為輿論焦點之一,不只是政見發表會的網路投票,近期網路聲量以及各泛藍群組中討論與宣傳,張亞中似乎吸收不少深藍黨員關注與支持。

就當不少深藍族群將長期的焦慮投射在對張亞中的支持時,以為張亞中的論點是救黨良方,殊不知背後已遭算計,越焦慮又越堅定的支持,反而讓國民黨飲鴆止渴,成了壓垮國民黨的最後一根稻草。

即便國民黨有集體救世主情結,支持者也該知道,這位救世主必須能帶領國民黨爭取最多中間選民認同,才能幫助國民黨起死回生。張亞中顯然不是那位能帶著國民黨爭取更多認同的人,而國民黨可能在他的鼓吹下走向極化。

和平備忘錄?先說服民眾買單吧!

張多次極力主張,如果當選,便要拿出方案前往北京與中共談和平備忘錄,如果談妥,便將該版本帶回給國民黨黨員投票,通過後成為國民黨競選政見,2024當選後與對岸簽訂和平協議。

這個看似理想崇高,推動兩岸和平的政見,實際上卻是昧於政治現實的一廂情願。曾有其他評論者撰文評論過此方案的不可行,因為和平備忘錄雖然立意良善,但是沒有獲得全國民眾支持前便貿然行事,只會讓國民黨再次輸掉總統大選。

此外,張的方案,若要細究,相當於陷國民黨於不義。

試問,與北京談和平協議,版本何來?如果是用張亞中制定的版本,那麼為什麼要用他的版本?在沒有任何民意基礎授權下,國民黨黨主席親自前往北京談和平協議,且非視全國民眾意見於無物,完全沒有尊重人民的選擇權。這種獨斷獨行的作法,不會讓中間選民更加厭惡國民黨?這些都是張亞中主張中所忽略的,但對國民黨卻又是最致命的問題。

張亞中12小時政見分享會(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當張亞中批評江啟臣與朱立倫沒有提出方案時,同時他自己也沒有提出任何說服中間選民的方法,即便國民黨全黨失心瘋,將這個和平備忘錄列為總統大選政見,就自然能讓全國人民認同?這種直線式的思考,會不會把政治想得太過簡單,把民眾想得太過單純,把自己想得太過偉大?

不只是政治現實的問題,張亞中所提的和平備忘錄,問題更大,嚴重點說是「賣台備忘錄」一點也不為過。

例如,其中第八條(對統一後政治制度安排),提到:

「雙方認識到,追求和平統一是責無旁貸的民族責任,惟對於統一後的政治安排有不同意見。中國共產黨主張『一國兩制』是統一後兩岸的政治安排;中國國民黨認為孫中山先生所主張的『天下為公』之精神是統一後應有的共同政治制度基礎。」

這條內容,完全扭曲國民黨的核心理念,成為中共一國兩制的哈巴狗。

國民黨黨章第一條與第二條說得很清楚:第一條中提到國民黨「基於三民主義的理念,建設臺灣地區為民有、民治、民享的社會,實現中華民國為自由、民主、均富和統一的國家。」並在第二條中確立「融合族群,團結全民,復興中華文化,實行民主憲政,反對共產主義,反對分裂國土,並堅定『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信念」換言之,守護中華民國自由民主憲政體制,是國民黨最根本的核心價值之一。

然而,張亞中版本和平備忘錄中,只提到「天下為公」這個寬泛的概念,卻對國民黨維繫自由民主體制的黨章精神隻字未提,相當於扭曲呈現國民黨的核心價值,失去捍衛國民最高利益的立場。

這只是其中一條,張亞中的和平備忘錄中這類「bug」不少,稍微換個角度解釋,就能為中共的一國兩制大開後門,如此漏洞百出的方案,如何叫國民黨支持?如何能讓國民放心?

至於張亞中屢次說要有理念,自然能夠爭取民眾支持,邏輯沒錯,但是缺乏對現實的充分理解。2016年的「一中同表」不就是一明證?柱柱姊因為這個概念,受了多少委屈?當年「一中同表」提出後,立即讓國民黨受到民調血崩,這就是為張亞中口中所說的,有理念便能爭取到民眾支持?統促黨也有理念,但是統促黨能執政嗎?

清除李登輝政治遺毒?越清黨,黨越小

張亞中訴求的另一項使命,要掃除前總統李登會在黨內的「政治遺毒」。任何會理性思考的人,聽聞後不禁要問,何謂李登輝的政治遺毒?是否有嚴格的明確定義呢?

1998年馬英九前總統競選台北市長時,李登輝曾在台上拉起馬英九的手高喊「新台灣人」,請問,馬前總統算是李登輝的政治遺毒嗎?吳敦義前主席也曾受李登輝提拔,先後擔任過台北市黨部主委以及高雄市長,吳前主席也算李登輝的政治遺毒嗎?或是國民黨內所有本土派,都應該被視為政治遺毒而被掃除了?

RTRDQ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要掃除遺毒,說起來很激昂,聽起來似乎也很爽快。但是沒有清楚的界定以及能被驗證的理性論述,使用「掃除遺毒」來強調自我的正當性,容易讓國民黨員之間相互懷疑、不信任,更因為這種高張力情感訴求而失去黨內理性討論空間,不僅非常不負責任,更容易被拿來作為政爭工具,如此與納粹、共產黨,甚至時下流行的「塔綠班」又有何差異?

過去尚未民主化的時代,因為沒有外部可以匹配的競爭對手,這類「清黨」式口號或動作,或許可以鞏固一個威權政黨的政權。但是現在是民主時代,一個民主政黨必然需要廣納更多認同者,才有執政機會。一個在民主體制下的在野黨大談清黨,只會為自己製造更麻煩的敵人,更難取得執政,誠可謂不知今夕是何夕。

綠營盼著藍營自我赤化

在國民黨主席選舉辯論後不久,張亞中驚人的網路民調出爐,彼時一種奇特的耳語在輿論圈蔓延。

據悉,有疑似對手網軍的網友,在綠營社團或私人群組號召,一起去藍營社團「反串」成「張粉」跟「韓粉」,遭眼尖的藍營網友截圖下來。教戰守則為:反串張粉時,說話越激烈、表現越失控越好。至於反串成韓粉時,就要散播「韓國瑜與張亞中理念一致,韓國瑜已表態挺張亞中」等謠言,搭配「主席選張亞中,總統選韓國瑜」的圖卡,攪動若干深藍支持者或黨員的情緒。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