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筆記本寫滿民間批評執政黨的壞話,岸田文雄能否殺出重圍?

【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筆記本寫滿民間批評執政黨的壞話,岸田文雄能否殺出重圍?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岸田文雄如果無法當選總裁,可能這也是他政治生涯奪取高位的最後拼搏,因此這次也是抱持壯士斷腕的決心。抓取民意之餘,坐穩黨內輿論方向,將是岸田文雄能否在最後一刻戰勝的關鍵。

一本筆記本引熱議

日本自民黨在9月29日將選出新一任總裁,這也標榜了下一屆首相面孔會在同時決定。

就在現任首相菅義偉於9月3日宣布不選之後,黨內各方人馬就在下面持續較勁,目前浮出檯面上的人選(12日前),就有現任規制改革擔當大臣河野太郎、前總務大臣高市早苗、前內閣府特命擔當大臣野田聖子,跟前外務大臣、政調會長的岸田文雄。

當中,岸田文雄也是這幾位人選中最早,在8月26日即表明要出馬競選總裁;而且如果要論當中最有總裁經驗,也是非岸田文雄莫屬。早在2018年時,就一度傳言他要出馬角逐,但最後岸田選擇不出馬,由前首相安倍晉三跟石破茂兩人對打。直到2020年安倍辭去首相職位後,岸田才首度出馬參選,但仍是以懸殊票差敗給菅義偉,這次重披戰袍,岸田勢必也抱著臥薪嘗膽決心。

不過,岸田文雄過往的談吐給人溫吞、緩慢,而且言詞平淡、無法讓人集中精神等,因此如果既定印象沒有掃除的話,還是會無法得到多數黨員與派系人馬支持。為了解決這些刻板印象,岸田文雄這段時間也開始改變話語態度,首先,他跟自家派閥「宏池會」的年輕議員開設了YouTube頻道,定期舉辦對談節目回答網友們迫切的民生經濟問題,用輕鬆地談話風格來抓住年輕與中生代族群。

其中,這次總裁選舉受到關注的,也在於岸田文雄的「一本筆記」。

他在8月26日的記者會上,拿出一本寫滿密密麻麻文字的小筆記本,並稱這是他跟日本民眾第一線接觸時,所記下的「為民服務」心得。一年多來已經有了兩、三本之多,筆記內容也讓眾家媒體好奇,岸田雖然之後都不太明講,但有略為提及是拜訪各家商店街與飲食業、工會的心得,並笑稱「其實說壞話的是蠻多的」。

民生經濟與後疫情

然而,岸田為何會突然積極走訪民間、特別是商店街與飲食業者等,其實這也是目前自民黨政權在營運的痛點。從2020年1月中國武漢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擴散到全世界後,對於不能內用的飲食店面來說,除了只能轉為外帶夾縫中求生存外,幾乎沒有第二條路;加上2021年幾乎都在「緊急事態宣言」發布期間,店面連酒精都無法販賣,這些也成為岸田積極想爭取民心的地方。

岸田在電視節目上也朗誦一小段自己的訪談稱「我們是商店街經營三代的店面,只能努力硬撐到現在,配合政策。但是,果然還是看不到未來,真的太痛苦了。」也因此,岸田也主張「新型態的日本資本主義」要跟過去的「安倍經濟學」做出區別,期望在後時代的防疫對策下,能編列數十兆日圓改善社會經濟、並希望能用減稅等策略增加中間層收入戶的可用所得分配。

對於後疫情的對策,岸田文雄也是少數講明「我們日本就是要跟疫情一起共存」的政治家,他預估年底前疫情會慢慢平息外,也贊同目前菅義偉政權在推行的「打完疫苗兩劑後逐步開放餐廳內用跟飲酒」與智慧型手機發行「疫苗護照」等措施。較為不同的是,岸田文雄期望在2022年後,在日本做PCR(核酸)檢查可以達到免費外、還可以跟歐美一樣多處賣場即可以設點簡單採檢。

特別是一年多的疫情,讓世界各地醫療體系崩解,日本雖然達不到崩潰,但確實瀕臨相當逼迫的界限。因此岸田文雄也強調會設立「健康危機管理廳」外,未來也會從國立大型醫院的病床增加著手,其中日本醫院7成是民間經營,他也考慮每隔一段距離就設置類似「野戰醫院」的空間,只要一有醫療危及或確診擴大,就可以即刻調動附近的開業醫生就近支援,讓各地的醫療系統組織化可以更緊密。

RTX7UBHV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黨內人事任用改革

這次的總裁選舉,岸田文雄也提出了一個罕見的黨內改革「一年一期、最多三年」,意即黨內的職位每一年任命一次,最多連任三年,這樣的呼聲一出,也在黨內引發正反兩極的評價。

特別是這樣的改革建議,有被認為是針對黨內的幹事長二階俊博所打算。目前就任幹事長五年的二階俊博,也是自民黨有史以來最長任期的幹事長,幹事長等同黨的核心決策中樞,一直以來二階也是主掌很多黨內的生殺大權。

如果岸田真的當選,往「一年一期、最多三年」的路線走去,勢必也會開始弱化黨內大派閥間的聯繫,對於岸田派(46人)等小派閥實為比較有利,避免權力過度集中。但想當然爾,黨內大派閥的細田派、麻生派等一定不會樂見,因此黨務改革想法,有可能成為岸田是否能取得黨內支持的直接理由。

岸田文雄還有一個直接影響民意的表態,就是對皇室將來的「母系天皇」持反對意見。雖然對於保守派系的人士來說,可能會增加比較多議員票,但是對地方票來說,有可能是一個扣分表態。

而在這次的總裁選舉中,岸田也是少數呼籲不要按照派閥大小或推薦來投票,要以「自主意願投票」來決定自己認為適任的新總裁。這樣的呼籲能否真的獲得黨內年輕或中生代響應,都要端看投票結果。

能否走向對中強硬?

1957年出生,現年64歲的岸田文雄,一家三代從祖父岸田正記擔任眾議院議員開始就是政治世家。加上家族出身地廣島,在二次大戰時曾經遭到原子彈無情地砲轟,也因此岸田文雄的反戰性格尤為強烈,主張日本永久和平外,也認為要跟中國透過對話來解決問題,在黨內以及外界眼中算是較親中派的政治家。

然而在這次總裁選戰中,岸田文雄卻也罕見表示,往後的日美將要一起聯手,面對中國與台灣可能的發生的兩岸危機,必要時日本也要有足夠飛彈防禦能力,也稱中國在趁勢崛起之餘,如何在戰略上防止特定技術等被中國竊取,確保「經濟安全保障國家戰略」是當務之急外,也會強化日本海上保安廳法案來對抗中國《海警法》。

特別的是,岸田在12日的YouTube線上會談中,也罕見表示日前日本國會成立的決議案中,譴責中國在新疆對維吾爾人的殘酷迫害是「應該要做的」,並稱「現在,威權主義的政治體制國家正在不斷擴張中」,未來當選總裁,會設置新的總理輔佐官專門面對人權壓迫議題。

只是,這是否就意味岸田文雄捨棄了過往被大家認為較溫和的鴿派形象,轉而在國際戰略上對中強硬?那倒也不至於。世界大環境下,包括美日印澳等「四方會談」9月底又要在華盛頓進行面對面實體會議,未來無論是誰當選總裁,都會順著這個既有脈絡下,去沿襲日本與歐美等民主陣營國家的外交戰略,當過外務大臣跟防衛大臣的岸田,也是在這個既有架構下發言。

但可以確定的是,岸田如果無法當選總裁,可能這也是他政治生涯奪取高位的最後拼搏,因此這次也是抱持壯士斷腕的決心。抓取民意之餘,坐穩黨內輿論方向,將是岸田文雄能否在最後一刻戰勝的關鍵。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