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會重新選舉嗎?首先避免人民更激烈反抗的軍方,正確保讓翁山蘇姬繼續活著

緬甸會重新選舉嗎?首先避免人民更激烈反抗的軍方,正確保讓翁山蘇姬繼續活著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是因政治上的利益考量,或是以民眾的健康作為前提,對避免重新選舉的緬甸軍政府而言,可透過緊急狀態的使用,一方面能延續其執政的正當性,二方面也能盡量避免COVID-19更大規模的傳播。

對2021年的緬甸政變結果,呈現了東、西方研究觀點的差異化。西方國家試圖藉由經濟制裁的方式,讓緬甸能夠重回其所希望的「民主道路」上;而東協(ASEAN)及中國大陸,卻以「不干涉他國內政」為由,仍邀請現今緬甸軍方領導人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出席東協臨時峰會。縱使在會議中,各國領導人仍共同發表了一篇關於「緬甸危機的五點聲明」(Five Point of Consensus),但卻可見東協諸國希望軍政府自行解決「內部問題」的「共識」-亦即不願介入緬甸軍政府與民眾衝突的情形。

也因為如此,本文希望從軍方的角度作為分析的出發點,探討未來緬甸在軍政府統治下,政治局勢可能會發生怎樣的變化;另一方面,由於敏昂萊仍承諾未來將重新舉行選舉,這是否代表了緬甸仍有回到民主政體的可能性?又或者僅是軍方回應他國對於緬甸社會動亂,進行經濟制裁的一種搪塞方式?

一、「受限制的民主」為唯一解

在緬甸2008憲法中,確實賦予了軍方在總統選舉、議員保障席次上的優勢。也因此部憲法所生之限制,而使翁山蘇姬(港譯「昂山素姬」)本人並無法親自出馬競選總統,而是需退而求其次的,以推派黨內親信的方式角逐總統寶座。在上次大選獲勝後,衍生出因人設事的「國務資政」(State Counsellor)一職,進而讓翁山蘇姬掌握了更多的「行政權」。

然而,從政變的結果,以及總統並不掌握軍事統率權的情況觀之,此類舉動則讓軍方更為忌憚翁山蘇姬(或所屬政黨),深怕如果全國民主聯盟(NLD)繼續執政,可能會將軍方排除於緬甸政局之外。特別是翁山蘇姬試圖透過修憲的方式,試圖逐步縮減軍方在憲法中的保障權力,這也觸及了軍方敏感的神經。

雖然翁山蘇姬在「甘比亞訴緬甸案」(Gambia v. Myanmar)中,仍於國際法庭(ICJ)替軍方涉嫌「種族滅絕」的行為予以辯駁。但從現實層面觀之,卻也能發現軍方對於外界的觀感並不在意,反倒是更為注重己身可能被剝奪的利益。故翁山蘇姬被羅織罪名而入獄,亦屬意料之中的結果。

但外界的壓力仍迫使軍方需要提出一個能夠被國際社會「接受」的方法,歐美國家才可能把相關的經濟制裁予以解除,或從中得到他國對於COVID-19的醫療援助,進而使其政權不致受反政府民眾結合少數民族反抗者而被推翻。因此,重新選舉是必然的,但選舉的方式、選舉的資格,甚至是符合選舉條件的被選舉人,很可能僅是軍方默許下的選舉「過程」,而非符合西方民主概念的真正選舉。

RTS2UG14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緬甸領導人翁山蘇姬到海牙的國際法院,為緬甸政府對洛興雅穆斯林發動的軍事行動辯護。

二、軍方仍需確保翁山蘇姬的存活

雖然這樣的論點確實少見於其他研究之中,但從歷史的回顧與現實情況的雙重考量作分析,現在的軍政府亦需要定時的釋放出「翁山蘇姬仍活著且受到極佳對待」的訊息。

假設今天翁山蘇姬以自殺之方式予以明志(或不幸感染COVID-19而逝世),那本就民怨沸騰的緬甸社會,則更會將翁山蘇姬的死亡結果歸咎於軍方,進而讓輿論找到宣洩的理由及出口。加上現今緬甸社會的醫療資源仍屬落後,而且軍政府亦無力與他國競逐購買疫苗的窘境,也讓民眾對於政府治理能力產生了更加不信任的結果。

因此,軍政府僅能透過確保翁山蘇姬的「生存」,避免民眾更激烈的反抗,以及順利舉行後續「被設定好結果」的選舉。

縱然如今,緬甸的COVID-19疫情難以有效控制,但翁山蘇姬卻接種了兩劑疫苗的訊息,仍被「透露」於國際社會之中,也得以說明軍方必需「保障」翁山蘇姬的健康,而不如其他國家的政治犯在政變後,可能受到生命威脅的差異性結果。

三、被分裂的緬甸共和國?

由於緬甸地形及歷史、文化、種族等複雜情形的交織,以及軍方與少數民族反抗軍長期於緬甸邊境交戰等問題,短時間內確實難以解決。

上述情形在翁山蘇姬政府轉為「影子政府」--民族團結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NUG)後,少數民族反抗軍與反政府軍(原翁山蘇姬政權支持者)的結合,造成了軍方一方面需鎮壓上街遊行的民眾,另一方面又須提防少數民族反抗軍趁此獨立的困境。也因為如此,今年3月,軍政府在電視台宣布針對少數民族反抗軍的停火舉動,的確是將焦點集中於支持翁山蘇姬政權者的最適選擇。

對於長期與軍方交戰的少數民族反抗軍而言,儘管趁軍政府將重心放在鎮壓緬甸民眾的情況下,結合反政府軍(或其他少數民族反抗軍)等不同勢力,是自行宣布獨立、不隸屬於緬甸共和國的最佳時間點,但這樣的作法卻可能造成其他邦、省、自治區相繼效仿的連帶效應。

而且,在COVID-19的影響之下,除非他國直接或間接支持(無論是經濟、醫療或武力的支援),否則脫離緬甸共和國後,也代表了各民族反抗軍所在地的族群,並無法得到後續政府提供的醫療資源或疫苗,而需要自行找到解決的辦法。

四、中方對翁山蘇姬及軍政府保持等距的態度

自翁山蘇姬執政以來,中國大陸外長王毅造訪緬甸時,無論是翁山蘇姬、總統或是軍方領導人,都是王毅在緬甸會見的對象。再者,對於中國大陸來說,翁山蘇姬執政下的政府,確實是能夠基於雙方共同利益發展的夥伴,而非互相爭奪利益的敵人;但緬甸在軍方領導過程中所帶來的邊境問題,以及更為自主性的思考(或論為考量軍方利益的狀況),讓中國大陸在權衡己身利益後,而更願意與翁山蘇姬所率領的文人政府保持較為密切的關係。

然而,因為翁山蘇姬政權並沒有掌握實質的軍事統率能力,加上2008憲法內的規定,也讓中國大陸不得不同時與軍方實質領導人維持聯繫。也因為如此,吾輩能夠看到「中」方在此次政變,選擇以不介入的態度,希望緬甸能夠自行解決相關問題,相關做法亦其來有自。

AP_21011412914325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2021年1月11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訪問緬甸,與緬甸實質領導人翁山蘇姬於首都奈比多(Naypyitaw)會面。

五、羅興亞爭議與翁山蘇姬政權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