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Delta疫情莆田、泉州、廈門連爆,官媒稱是境外移入38日「超長潛伏期」

福建Delta疫情莆田、泉州、廈門連爆,官媒稱是境外移入38日「超長潛伏期」
圖為7月30日,莆田啟動高中生集中接種疫苗。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福建省的本土Delta疫情持續從莆田、泉州擴散至廈門,中共官媒稱,疑似源頭染疫者的身上出現病毒「超長潛伏期」的特性,歷經38天、9次PCR才確診。但CNN認為潛伏期超過21天很不尋常,且中國政府每次都把本土疫情爆發歸咎於境外移入。

福建省莆田市政府今(14)日召開疫情記者會,說明福建疫情的最新情況。截至13日,福建疫情爆發地點仙游縣新增確診85例,其中有21例為無症狀感染者,並包含幼兒8名、小學生28名等共36名學生,《央視》報導,莆田在14日下午會啟動全市核酸檢測。

另外,莆田市仙游縣縣長吳海端指出,本次福建疫情擴散速度快,初步判定與Delta病毒株的基因序列相同。

從莆田傳泉州、廈門,專家認為疫情嚴峻複雜

中國福建省的本土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從10日開始,傳出因Delta病毒的傳播而持續擴大。根據《快科技》報導,最初爆發的地點莆田是製造業重鎮,11日通報的確診者就有數名製鞋廠員工,同一家製鞋廠更有確診案例在泉州確診,因此,莆田當地大部分的鞋業工廠從當時就開始停止生產。

莆田現有的製鞋企業有4200多家,年產量高達13億雙、產值超過千億人民幣,更有50多萬名勞工仰賴製鞋業的飯碗。除了工廠外,有不少鞋類的批發進口和鞋店已經歇業,電商的退單量也因快遞受限等因素而增加。

根據《央視》報導,中國國家衛健委所派出的赴福建工作組專家指出,在這波疫情中,最早發現病例的福建仙游縣楓亭鎮小學和鞋廠,都是人員密集的場所。尤其疫情首先在學校發現,後續檢驗出低年齡兒童的感染較多。

吳海端指出,莆田已經進行了一系列的處置與管控,讓中高風險地區的人們停止流動,並溯源匡列作管控措施。針對染疫或隔離的小朋友,也因應需要安排兩人一室、給予課外讀物,需要父母陪伴者就安排在隔壁房間。

專家認為,目前莆田疫情形勢嚴峻複雜,後續在社區、學校、工廠等人群中繼續發現病例的可能性高,疫情存在外溢風險。但也認為只要確保防疫措施落實,疫情有望在中國的國慶長假前得到控制。

然而,不止莆田及泉州,根據《中央社》報導,隔海鄰近金門的廈門在13日也新增了32例中國本土病例,超過來源地莆田單日新增的24例及泉州的3例。

廈門市官方隨即發布通告,要求民眾非必要不可離開廈門,要離開者須持陰性證明。全市小區實施「閉環管理」:封控區實施「區域封閉、足不出戶、服務上門」,管控區實施「人不出區、嚴禁聚集」,防範區實施「強化社會面管控,嚴格限制人聚集」。快遞、外賣等要實施「無接觸」配送。

源頭疑為學生歸國家長,入境38日後確診是「超長潛伏期」嗎?

關於病毒的來源,根據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報導,莆田市疾控中心主任凌龍美指出,最早是在莆田市仙游縣楓亭鎮的小學為學生進行PCR時發現的,源頭疑似是該小學一名學生由新加坡入境的家長。

《環球時報》稱,該名染疫者的身上出現病毒「超長潛伏期」的特性,在其自新加坡入境21天的隔離過程中,9次PCR、1次血清檢測結果均為陰性,從入境到確診耗時38天。因此,有該國民眾也擔心是否意味著病毒出現新的變化。

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彭志勇向《環球時報》表示,雖然有95%至99%的感染者都能在隔離期間被發現,但不能避免會有個別極端情況。但他也提醒,公眾不必因為偶發的「超長潛伏期」就開始擔心Delta病毒株難以被發現,因為Delta病毒株的病毒量高、反而容易被篩檢出來。

部分資訊未公布,CNN:中國將本土疫情歸咎境外移入

中國當局沒有透露這名出現「超長潛伏期」的確診男子染疫的時間、地點或方式,但《CNN》指出,超過21天的潛伏期是很不尋常的,有人甚至在社交媒體上質疑男子是在返回仙游後染疫。

《CNN》的報導寫道,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嚴格、影響最深的防疫措施,對入境者的邊境管制和強制檢疫要求尤其嚴格,自從最初武漢的疫情受到控制以來,中國政府將每一次本土疫情爆發都歸咎於旅客、貨物進口所造成的境外移入。

專家認為,中國這次要清零所需的時間會更長。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全球健康高級研究員黃延忠指出,在處理具有高度傳播力的Delta病毒上,過往的策略恐怕會面臨成效降低的問題。

「就時間、組織量能,和商業、經濟為了清零所需付出的代價來看,要保持這種方式會變得越來越困難」黃延忠認為,「無論旅遊限制有多嚴格,都會持續有病例輸入、並在國內引發疫情。」

《CNN》強調,在中國,這些限制性的措施能夠廣泛地受到公眾歡迎,有部分原因在於它每次只限制了14億人口中的一小部分,其餘多數人口都享受著無疫情生活的好處,而不是封城所帶來的不便。

黃延忠表示:「這很自然,當你不是封城的受害者,就會支持所有能讓你過得安全的措施;就算是你遇到封城,你也會因為很少發生而忍受」,但他也警告,只要大流行持續下去,公眾都有可能停止支持和容忍。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芯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