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戰者視角下的阿富汗戰爭-Zhawar之戰篇

聖戰者視角下的阿富汗戰爭-Zhawar之戰篇
擊毀蘇聯戰車的阿富汗聖戰者|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Zhawar就像是阿富汗戰爭的縮影:無法控制、無法癱瘓、無法封鎖、無法獲利。任何進攻者都可以嘗試抵達這裡,但他們遲早會迫於佔領與維持成本過高的現實而必須離開,隨後原本的主人將會回來接管。

文:抄書性質的戰史研究

這篇文章多數內容來自《The Other Side of the Mountain:Mujahideen Tactics in the Soviet-Afghan War》,其主要作者Ali Ahmad Jalali曾是阿富汗陸軍上校,在阿富汗軍事學院和陸軍參謀學院任教,還在喬治亞州本寧堡、英國坎伯利陸軍參謀學院,甚至蘇聯伏龍芝學院接受過訓練與教育。

他自己以及教育出的許多軍官後來成為阿富汗聖戰者的核心力量-這個聖戰者(Mujahideen)指的是蘇聯入侵阿富汗時期反蘇聯勢力的總稱,不是指蘇聯佔領階段都快結束才成立的塔利班。

Jalali原本在1996年抵達巴基斯坦並準備進入阿富汗,但此時塔利班正要進軍喀布爾(塔利班並不是在蘇聯撤軍親蘇政府垮台後立刻掌權的),邊境對美國公民封鎖了,所以他只好就地訪問約40名聖戰者(Mujahideen),以此撰寫了本書。

而本文是Jalali採訪親歷過反蘇戰爭的Zabit Omar與Mawlawi Nezamuddin Haqani後撰寫的,兩人均屬於Mawlawi Mohammed Yunis Khalis創立的原教旨主義伊斯蘭黨(Hezbi Islami)。

這故事的主角是Zhawar。這是一座位於Paktia的大型聖戰者基地。通過長年建設與推土機和炸藥的輔助,這座基地的規模相當驚人,聖戰者在海拔高度達到1825米的Sodyaki Ghar山東南面向的山脊開通至少11條隧道。

這些隧道內有完整的設施,包含醫院、旅館、清真寺、軍火庫、維修站、車庫、無線電指揮所、廚房,汽油發電機不僅滿足基地生活設施的供電,甚至允許在酒店設置電動遊樂設備。也因為基地的完整性,這裡甚至經常被用於接待戰爭遊客(war tourists)。

這些戰爭遊客不僅包含記者,甚至有國會議員,他們也是宣傳的一大渠道。其中一位曾經的訪客就是當時的眾議院議員查理・威爾遜(Charlie Wilson),他是美國支援聖戰者政策的一大推手。

RTR238I9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坐在蘇聯直升機殘骸邊吃飯的阿富汗聖戰者

如此規模的基地自然也有相對應防禦力量,一支500人規模的札瓦爾團(Zhawar Regiment)被指定為永久防禦部隊。然而這支部隊還要兼職基地後勤與該地區聖戰者物資支援工作,同時防備克格勃與卡德組織(Khad,相當於阿富汗政府軍的克格勃)在邊境的滲透偵查。

作戰裝備也較為匱乏,僅有1門D30 122毫米榴彈砲,兩輛在1983年從阿富汗民主共和國(DRA,也就是蘇聯支持下的阿富汗中央政府)哨站擄獲的戰車、少量6管型中國版BM-12火箭發射器、5門ZPU-1型14.5毫米高射機槍和4門ZPU-2高射機槍(相當於前者的雙連裝版),另外還有少量SA-7飛彈。

相較於再怎麼加強也不可能正面抵擋DRA或蘇軍的防禦部隊,讓聖戰者敢於將如此多物資與人員集中在Zhawar的關鍵原因還是地理位置:Zhawar後方沒幾公里就是巴基斯坦邊境,攻擊機稍有不慎就會越境,而巴基斯坦也敢於擊落來犯者。

緊鄰巴基斯坦帶來的好處不僅是制約對方軍事與火力投入,巴基斯坦是聖戰者關鍵支持力量之一,而Zhawar就有一條長約15公里的公路從這裡直通巴基斯坦境內位於Miram Shah的補給基地,補給和人員流通都很方便。而即便是Zhawar正面,也因為被高聳的山脈群環繞而讓進攻變得極為困難。

然而,這不意味著蘇聯和DRA放棄了消滅Zhawar的嘗試。

1985年9月,DRA將第12步兵師、第37、38突擊旅人員組成的混合部隊派往Khost加入當地的第25步兵師-雖然DRA有蘇聯援助的大量重型武器,但由於逃兵、開小差等問題導致這些部隊的編制人數永遠不能反應實際可用人數,以至於需要從多個部隊中抽調人員組成聯合部隊。

9月下旬,這支部隊在空襲與砲擊支援下對Bori Kalay發動了攻勢並成功將其佔領,以此做為向Zhawar發動攻勢的跳板。而札瓦爾團不僅沒能預見這次攻擊,而且他們的指揮官還正好在前往麥加朝聖的路上,不過留守指揮人員也迅速將一個80人小隊佈署到DRA前進路線上的山脊面,並成功在DRA抵達時發起伏擊,宣稱擊毀2輛裝甲車和4輛卡車,並讓DRA放棄攻擊意圖並直接撤回Khost。隨後幾個Kochi族聖戰者組織聯合起來反攻並奪回Bori Kalay。

orupx3fhco6wlfev5k1uvve9b5rjih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對抗蘇聯入侵的阿富汗聖戰者

DRA隨後從另一路發起了進攻,這次他們先搶下了Tani(可能是今日的Tanai)並擊殺當地聖戰者指揮官,不過就在9月4日札瓦爾團的指揮官返回巴基斯坦並立即抵達Zhawar接手指揮。

聖戰者先放棄了缺乏地利防守的Lezhi,並派出20人駐守Manay Kandow山隘,這座山隘有一座高聳且有堅實岩板的山峰,聖戰者擴建山峰內的天然洞穴作為空襲與砲擊期間的掩體,並挖通了連接射擊陣地的通訊戰壕,藉此在砲擊與空襲停止後能立即進入防守位置。

接下來10天發生的事很單純:DRA發度猛烈但無效的砲擊與空襲,而聖戰者就躲在防空掩體等待火力準備結束後就立即回到射擊位置,以逸待勞的迎接並擊退DRA的地面攻勢。然而失去耐心的DRA找上了蘇聯支援並施加更強大的空襲,隨後防空掩體上層石板終於在空襲中晃動,讓聖戰者感受到坍塌風險並放棄這裡。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前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決賽於臺灣資安館盛大舉行,跟著我們一起走入現場,掌握臺灣資安產業最新脈動,並進一步了解沙崙資安服務基地(以下簡稱:沙崙基地)為培育臺灣未來的資安新秀,注入了哪些巧思吧!

近年資通訊科技飛速發展,數位轉型在公私企業組織間早已形成浪潮,我國政府也在8月27日正式掛牌成立數位發展部,結合施行多年的「智慧國家方案」推動策略,展現落實數位轉型的十足決心。在全面發展數位基礎建設、資通訊技術時,如何應對新世代的資訊攻擊、抵擋駭客入侵也成為我們必須齊心面對的挑戰。

資安防護並非依靠單點施力就可輕鬆完成,而是需要軟硬體、產業、技術、人才的綜合支撐。就好比要鋪展一張綿密的防護網,若要保證能接下每一次的衝擊,需要依賴的不僅是排列有序、堅固牢靠的絲線,還需要專業的「資蛛人」居中操盤,運用專業的繩結與技術,強化整體防護網的韌性;倘若操作過程有任何不慎,都可能導致鬆脫,讓防護網出現漏洞、失去張力。因此無論硬體再堅固、防護技術再完備,若缺乏具備資安意識的操作人才,任何一小步的失誤仍可能讓整體資安防護功虧一簣。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硬體支援、知識分享、產業嫁接,資源挹注育人才

DSC04070-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面對未來全新的資安挑戰,臺灣資安人才培育搖籃「 ACW SOUTH 沙崙資安服務基地」於八月中辦理「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從人才育成的角度出發,延長黑客松(Hackathon)賽制的競賽時間以強化實作環節,並緊扣沙崙基地的資安推廣使命,採智慧製造、關鍵基礎設施、智慧綠能與跨領域資安應用作為四大競賽主題,期待藉此提攜臺灣年輕世代的資安新秀、強化產業防駭能力。如此專為「人才育成」量身打造的賽制,不只是創造大專校院生投入資安專題實作的機會,也企圖為臺灣的資安產業找尋創新可能。光在短短一個月的報名期間,就有17所大專校院,79位學生報名參加,共計33支隊伍提出研究專題參加初選,競爭相當激烈。

為了進一步養成選手的資安技術力,沙崙基地義不容辭地成為選手們的輔導擔當,投入豐富多樣的培育資源:初選入圍的20組隊伍不只能免費租借沙崙基地中超高規格的硬體設施與共創空間,還能優先參加沙崙基地辦理的資安實戰課程、工作坊與主題講座;在年底的成果發表會中,還會邀請臺灣業界的資安廠商參與,讓競賽隊伍不只獲得媒體露出機會,還能與產業實務對話交流,認識產業現況,甚至媒合進入資安產業,獲得工作或合作的珍貴機會。

如此豪華的培育資源更凸顯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特別之處,讓它從單純資安人才自我磨練、發光發熱的黑客松競賽,提升為拔擢資安新秀而舉辦的年度盛會!

資安新秀大賽現場報導:凝聚資安後起新秀,為臺灣注入產業新血

剛進入臺灣資安大會的會場,就看到滿滿的資安新秀們列席而坐,每個人皆摩拳擦掌準備決賽簡報。看著大家因為「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由臺灣北中南東齊聚一堂,為了爭取榮譽及獎勵,彼此競爭、腦力激盪的模樣,不禁令人熱血沸騰感到充滿希望,也深刻感受到沙崙基地對賽事舉辦及人才培育的用心。

DSC0447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決賽共有20組學生團隊從初賽的33支隊伍中脫穎而出,團隊分別來自大同大學、中山大學、中正大學、成功大學、宜蘭大學、南臺科大、高科大、雲科大、嘉義大學、臺東大學、臺科大等11所大專校院,他們在決賽中透過專案簡報來決定到底獎落誰家。而正式競賽開始前,評審們也再三強調,所有決賽團隊的研究主題及概念橫跨多領域且都相當完整,不只想法新穎、也十分切合當今產業的痛點,無論最終是否從決賽中脫穎而出,都希望大家能把握沙崙基地提供的輔導資源,努力實踐專案構想,並在年底的成果展中呈現最棒的結果;來自產業的評審更迫不及待地拋出橄欖枝,願意在產業實務中對同學們伸出雙手,期待未來更多的合作機會。

DSC0472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經過競爭激烈的簡報時間,當下不只驚嘆同學對於社會、產業細膩的觀察,也意識到原來資安與我們的日常其實距離這麼近,例如網頁防駭的主動偵測、通訊軟體訊息的AI辨識等,其實都是與生活密切關聯,但容易存在資安危害或漏洞的小地方。

既然是競賽,終究會決出勝負。本次「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最終分別由國立中山大學的「Starlight」以數獨資訊加密進行隱私保護的研究、國立宜蘭大學的「若『隱』若『線』」以AI動態無線頻譜的安全偵測系統榮獲佳作;國立臺東大學的「哩哪來臺東請你斟酌看」以AI針對資安入侵進行主動判斷並示警的研究榮獲第三名;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的「K459」以工業物聯網之實體密罐系統的開發榮獲第二名;國立中山大學的「特洛伊獵手」以硬體木馬的設計及檢測榮獲第一名。

從得獎的組別也可以發現,今年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議題十分多元,從高度專業的產業面到平易近人的生活面都有所著墨,其中出題觀點與解題手法也令評審大為驚豔,期待年底成果發表會時,這些資安技術有進一步的實踐,未來更對臺灣的資安產業及日常生活帶來協助或補強。

打造全民數位韌性,從自我培力做起

當數位服務深入日常角落,資訊安全與你我的距離其實比你想像的還要接近。大至水廠電廠等國家民生基礎設施、提供資訊服務的民間企業;小至日常中滑滑臉書、撥打電話的舉動,都可能成為駭客攻擊的目標,資安危機甚至還會變換型態,愈來愈難以防範。

因此,沙崙基地培育人才、強化資安能量的使命,不只是影響國家長期發展的重要因子,也是影響「全民數位韌性」能否切實落地的關鍵因素。其實資訊安全的敏銳度、應用科技的數位力,是你我可以從生活中開始培養的,而沙崙基地展示了七大實作平台,透過互動展示與簡易圖說,讓民眾可以具體了解各種資安形式與威脅,如果對於數位發展有所遲疑、或是擔心面對突如其來的資安議題手足無措,不妨找天來沙崙基地晃晃,認識當前資安最新發展,培養與資安大賽選手們一樣敏銳的觀察力與資安意識。

「數位發展部數位產業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