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金鐘視帝龍劭華:人生大起大落,走老運磨成戲精,曾發下豪語「演到不能動為止」

緬懷金鐘視帝龍劭華:人生大起大落,走老運磨成戲精,曾發下豪語「演到不能動為止」
Photo Credit: 華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個性直來直往的龍劭華,本名陳坤倉,舊藝名為夏春秋,後改名龍劭華,踏入演藝圈42年,拍過不少賣座影片戲劇與經典作品,演技精湛渾然天成。不幸15日晚間揍逝,引起各界不捨。

金鐘視帝龍劭華昨(15)晚驚傳昏倒在高雄85大樓的日租套房,在救護人員抵達前已經失去生命跡象,經緊急送醫搶救仍宣告不治,享壽68歲,噩耗曝光後讓各界感到震驚與遺憾。不過,經紀人陳秀卿悲向媒體表示,龍劭華是坐在沙發上逝世,面容安詳,稍稍令人寬心。

龍劭華高雄昏倒搶救不治  醫院稍後將出面說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資深藝人龍劭華14日晚間在高雄85大樓昏倒失去生命 跡象,送往高雄阮綜合醫院搶救不治。

個性直來直往的龍劭華,本名陳坤倉,舊藝名為夏春秋,後改名龍劭華,踏入演藝圈42年,拍過不少賣座影片戲劇與經典作品,演技精湛渾然天成,無論是大小銀幕、配角或主角、正派或反派、內斂或外放都能演,詮釋各種角色都揮灑自如,演什麼像什麼。

龍劭華更曾發下豪語要「演到不能動為止」。但因童年曾受虐被關雞籠裡,導致龍劭華成年後患有幽閉恐懼症及懼高症,跳海、跳樓、火燒戲成為他演戲的罩門。

「一隻不受控的瘋狗,是要怎樣跟老虎比?先叫他做一隻聽話的狗,狗都當不好就妄想當主人。」他在《角頭—浪流連》的演技充份表現出黑道老大的霸氣,戲味十足,帶給觀眾深刻的印象。「現在年輕人只會拿電話開藥房,這些人就像猴子穿西裝,當作自己是人。」

龍劭華總共入圍八次金鐘獎、兩度奪得金鐘獎男主角,還是經典綜藝節目《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的第一代主持人。2013年龍劭華憑著《喇叭宏的悲喜曲》獲得第48屆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男主角獎,2016年的《党良家之味》得到亞洲電視大獎最佳男主角獎,2019年再以《菜頭梗的滋味》奪得第54屆金鐘獎戲劇節目男主角獎,也以電影《天馬茶房》入圍第36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並因電視電影《忘川》榮獲日本最高榮譽獨立電影獎影帝。

金鐘54 龍劭華獲戲劇節目男主角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龍劭華(左)以《菜頭梗的滋味》奪得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男主角。

不過,提到龍劭華在金鐘獎的事蹟,許多人對他印象最深刻的,或許是兩次怒轟金鐘獎,還被冠上「大砲」封號, 被外界認為龍劭華愛轟人,後來他也為自己的率直個性道歉,自認「以前真的沒長大」。

2011年龍劭華以《路邊董事長》入圍金鐘視帝,當時得獎的呼聲極高,最後卻敗給《愛無限》的潘瑋柏,當得知評審的給獎理由是「鼓勵新人」時是怒氣炮轟:「這金鐘一文不值,是個大便。」

隔年龍劭華再度入圍金鐘男主角獎項,頒獎人潘瑋柏在頒獎典禮與入圍者互動時,潘瑋柏還刻意親吻龍劭華。會後龍劭華看到潘瑋柏親自己的趣味互動畫面,改口說:「他真勇敢,我愛死他了。」

第二次開炮則是2018年盧廣仲以《花甲男孩轉大人》得到金鐘新人、男主角兩項大獎,讓龍劭華忍不住再度放炮,「得新人獎已經很了不起,怎麼又來一個男主角?我困惑啊,我說這些都去吃大便啊!」特別強調不是針對年輕演員,而是對整個制度不滿。

2019年龍劭華終於圓夢獲頒金鐘獎最佳男主角,一上台領獎就大喊:「爽!真的爽!」並自嘲年輕時不夠成熟,得罪很多人,「以前真的是沒長大!當年不懂事,得罪很多人。以前不懂事也好、沒長大也好,做過的事敢做敢當,我不後悔,現在歲數到了,有些話擺在心裡就好,不一定要說出口,多考慮個五秒,就會覺得說那些話沒有意義了。」

歷經歲月淬鍊後,龍劭華坦言這幾年早就已經放下,覺得能夠入圍才最重要,更表示謹記「理直和氣、得理饒人」這八個字,看起來容易,但對以前的我,真的是一種修煉、修養。」資深的龍劭華演戲時難免會有自己主觀的想法與表演模式,若碰到與年輕新銳導演意見不合,雙方火爆溝通後,龍劭華仍會大度尊重導演的想法。

華視金選劇場忘川 龍劭華陽靚演出
Photo Credit: 華視提供
龍劭在《忘川》中的扮相。

人生大起大落,比戲劇更顛簸坎坷的龍劭華,2005年龍劭華出版《戲臺上的浪子:龍劭華的精采人生》半自傳書,自述出生就被父母遺棄,養父母離婚,他跟隨養父生活,童年受盡養父虐待,稍有做錯就被趕出屋外、關雞籠,讓他關禁在雞籠裡吃飯。養父生意失敗跑路時,就把他託付給房東,房東會滷一大鍋滷肉給他吃,他就靠滷肉配飯過一周,「這是我最熟悉的味道,到現在都很愛。」

2002年龍劭華透過綜藝節目《超級星期天》尋找到失散多年的親生母親,當時他激動落淚,摟著媽媽的肩膀感慨表示:「初次見面時,媽媽第一眼是斜眼看我,說每天在電視上看到我,卻不知道我是她兒子。」不過兩人相認後又再度失聯,他直言因為生母的兒子欠債,怕討債的人找上門麻煩到他,因此決定不再往來,「失聯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人還在不在。」

由於生活艱苦,16歲的龍劭華趁著年輕提早入行,但剛踏入演藝圈,拍戲常有一頓沒一頓,拿到劇本好不容易有一、兩句台詞就高興地不得了,對著鏡子練習整晚,隔天到現場卻被導播嫌咬字不清楚,當場刪掉,「辛酸都往肚裡吞,這都是過程。」直到30歲成績都還不上不下,曾經半年身上不超過500元,靠吃速食麵度日。

後來龍劭華決定轉換跑道投資開酒店,結果欠下一屁股債借貸跑路,還企圖輕生離開世界,更需仰賴紅粉知己資助。「說句不好聽的,就是吃軟飯,但我從不欺騙人,她們都知道我的狀況。」他透露當時還鬱卒到拿香到養父墓前,幹譙為何沒有保佑他:「為什麼你死了,你兒子跟你一樣在跑路,你怎麼可以讓我像你一樣!」

之後碰到貴人相助,才讓龍劭華翻身。1994年導演徐進良打電話給龍劭華,找他客串《牽手出頭天》裡陳美鳳的前夫,從台語演員轉拍國語八點檔戲,沒想到他演完被導演加戲,從客串三集加碼演成十集,之後接連演出《今夜作夢也會笑》、《台灣水滸傳》、《天公疼好人》等戲開始出名。

於是龍劭華決定洗心革面,儘管負債累累被黑道追債,他仍勤奮接戲,賺一筆錢還一筆債,慢慢還完數百萬債務。當時很多人冷眼旁觀,而追求完美的他曾因為害怕表現不好,罹患憂鬱症、躁鬱症。「那時候每天晚上都睡不著覺,在客廳把家具搬來搬去換位置,吵到鄰居都來抗議了。」

演藝事業像走老運越來越旺,戲約不減反增,是出色的戲精,很多戲甚至特地為他量身打造,1996年還發行台語唱片《孤單》。由於曾經遭逢生意失敗、欠債逃亡、演藝工作低潮等生涯,讓龍劭華懂得珍惜一切,敬業接戲,戲約一部接一部,出色表演讓作品鮮活夠力。「我喜歡的不是錢,是工作,叫我退休,我可能三天就得憂鬱症。」

龍劭華身材修長高大,外型瀟灑帥氣,從年輕時就喜歡穿戴鑲鑽的耳環、戒指,抽屜更放滿各種首飾,憑當天的心情搭配,打扮相當時尚時髦,愛穿球鞋出席各種場合,曾笑說自己是「愛漂亮第一」,追隨潮流風格,還是全家打扮時間最長的人。

年輕時龍劭華非常花心,坦承第一段婚姻破裂的原因就是「無法只愛一個女人」。他在追求第一任老婆白虹時,不顧對方當時還有一位泰國男友,仍然不斷展開攻勢,兩人只交往了半年就結婚,但婚後常常為了小事情爭吵,他還與演員司馬玉嬌傳出戀情,因此婚姻僅維持一年就結束。

龍劭華曾經交往過很多女朋友,一夜情的次數更是難以計算,也曾與女星夏玲玲熱戀,交往三至五年後因為錢產生嫌隙,以分開收場。最戲劇化的故事是,龍劭華曾經在路上碰到前女友,對方還拿出一張照片說:「這是你兒子」,讓他不確定是否真的有親生骨肉流落在外。

龍劭華江湖無難事飾演霸氣幽默黑道大哥
Photo Credit: 華映娛樂提供
龍劭華在國片《江湖無難事》中的扮相。

龍劭華在現任老婆謝雪貞懷孕時並不打算結婚,還劈腿與其它女友同居,但在遭遇挫折時謝雪貞仍然不離不棄,讓他突然頓悟,深感愧疚。結婚後的龍劭華浪子回頭,重心全放在家人身上,對現在的老婆子女負責,所有房產、車子、賺到的酬勞全部交給老婆,用老婆附卡,成為演藝圈有名的愛妻好男人。「我甘願、也應該,我又不會理財。我跟她說,妳不是我的最愛,但是我的老婆。」

「拍這部戲,讓我知道要珍惜身邊的人!」龍劭華在電視劇《含笑食堂》詮釋阿玆海默症角色,演技深切動人,入戲的他因此感受到生命無常,格外珍惜與家人在一起的時光。

「演戲如同傳道,演到一齣有教育性質、對社會有幫助的戲劇與角色,就是在做善事。」龍劭華在2009年確診糖尿病,雖然定期服藥卻都沒有回診,血糖值是正常人的兩倍。

開始提攜後輩的龍劭華,也全力栽培自己的兒子陳威佐、女兒陳璇演戲,希望未來孩子能青出於藍,更勝於藍。「靠爸沒有什麼不好,會比較快一點,帶他入門,但紅不紅要看造化。」2016年他帶著陳威佐入行,牽線讓他演出偶像劇《High 5 制霸青春》,但陳威佐嘗試過後決定放棄,追求穩定的生活,目前只有陳璇繼續留在演藝圈。「她也跟隨我的腳步進到這個圈子,我覺得很幸福。」

金鐘54星光 龍劭華攜女登紅毯
Photo Credit: 中央社
2019年,龍劭華帶著女兒陳璇(前右)走電視金鐘獎紅毯。

最後來回顧龍劭華曾提過一個讓他非常感動的故事。之前他在台南拍攝《雙城故事》時,一家50年歷史的米糕老店老闆娘看到他就落下眼淚,結帳時堅決不肯收錢,只要求龍劭華隔天再來一趟。

第二天,龍劭華帶著劇組一起去用餐,老闆娘牽著一位看起來比龍劭華小幾歲的男子到他面前:「他是我老公,他得了阿茲海默症,現在誰都不認識,全世界只認識你。」接著老闆娘問老公「你知道他是誰嗎?」老公立刻回答:「我知道,他是龍劭華啊!」

這段對話讓龍劭華控制不住情緒,立刻哭了出來。「我實在控制不了,眼淚當場就掉下來。那種感動直接刺進我心裡,能這樣子對我的,只要有一個粉絲、一位觀眾,一個就夠了。我謝謝他,這是我到現在一生最難忘的事。」

金鐘54 龍劭華喜獲戲劇節目男主角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