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全面重返北歐:挪威工黨贏得大選,人民對氣候變遷與石油產業的擔憂成勝出關鍵

左派全面重返北歐:挪威工黨贏得大選,人民對氣候變遷與石油產業的擔憂成勝出關鍵
挪威新首相斯托爾|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奧斯陸大學社會人類學教授艾利克森說:「挪威非常努力打造為一個親近自然、多元的社會,但我們主要的財富卻來自化石燃料,這種矛盾在這次堪稱氣候大選的選戰裡變得益發突兀。」

文:吳宗宜

挪威工黨上台,左派全面重返北歐

挪威於9月13日舉行國會大選,工黨黨魁斯托爾(Jonas Gahr Stoere)為首的左翼反對派在大選中取得壓倒性勝利,將取代自2013年以來已執政八年、由保守黨籍首相瑟爾貝克(Erna Solberg)領導的中右翼聯盟執政。

在瑟爾貝克承認敗選後,斯托爾隨即發布聲明,「我們等待、我們期盼,我們一直在努力奮鬥,現在我們終於可以說:我們做到了!」

根據開票結果,工黨贏得48席,兩個盟友中間黨(Centre Party)和社會主義左翼黨(Socialist Left)分別獲得28和13席,三黨共佔有89席,斯托爾將率其等共組聯合政府。

由於斯托爾在共169席的國會取得超過半數的89席,如此他就無需與馬克斯主義派的紅黨(Red Party)或反對石油業的綠黨(Green Party)合作;瑟爾貝克的保守黨和他們的盟友則可能贏得68席。

斯托爾若希望順利成功運作內閣,他需說服可能共組政府的中間偏左的兩個友黨,在包含石油政策、私有制到挪威與歐盟的關係等多項政策上做出妥協。挪威身為北歐最大石油與天然氣生產國,能源議題是這次選戰焦點,經濟不平等和氣候變遷也是重點所在。

斯托爾在石油產業議題上和前首相瑟爾貝克持相同意見,認為應採漸進方式減少挪威經濟對石油、天然氣的仰賴,而非其他左派政黨主張的激烈手段;他也聲明,他領導的政府將根據2015年的《巴黎氣候協定》(Paris Agreement)減少二氧化碳排放,但拒絕對能源產業發出最後通牒。

斯托爾表示,「我相信終止石油與天然氣產業,在產業和氣候政策上都會是錯誤的決定。」

工黨能源主管艾德(Espen Barth Eide)告訴法新社:「人們對石油的需求正在下降,這是由市場力量自行發生的,我們不需要頒布法令,僅需要讓該產業更符合未來的趨勢。我們將繼續從事石油業,但我們不得不承認,石油業最好的時代已經過去。」

工黨並承諾制定一項產業政策,支持新的綠色產業,如風力發電、使用天然氣生產替代能源藍氫(blue hydrogen),以及開發碳捕獲和儲存技術,將二氧化碳掩埋到海底。

而以環保為宗旨的綠黨,則呼籲挪威應該立即停止石油探勘,並在2035年前完全關閉其石油工業,工黨的計劃則是允許石油部門營業至2050年,但隨著9月13日晚上國會大選的結果出爐,綠黨的影響力已大幅消退。

斯托爾表示,他將邀請各黨領導人盡速討論組成聯合內閣:「真正的工作尚待完成,現在我們要每天一點點的改變挪威,作為最大的政黨,我們將確保挪威獲得新的政府和新的路線,在接下來的幾天裡,我將邀請所有想要改變的政黨領導人共同討論國家的未來。」

現年61歲的斯托爾在2005到2013年時擔任過挪威外長,當時的總理是現任北約秘書長史托騰伯格(Jens Stoltenberg)。斯托爾出身富裕家庭,在這次選戰中,他主打社會不公,承諾為中低收入家庭減稅和提高富人稅收,試圖解決挪威的不平等問題,他也提出將增加對教育和醫療保健等領域的公共投資。

工黨在選前的黨內計劃中指出:「福利國家必須包容所有人,確保良好的學校、世界一流的醫療服務和對我們老年人的慷慨照顧,無論你是誰、住在哪裡。」

與其在北歐其他國家的姊妹黨社會民主黨一樣,挪威工黨歷來均主張課徵相對較高的稅率,以資助的廣泛公共服務,並在二戰後的大部分時間裡都在挪威執政。但該黨自2013年以來一直在野至今,當時保守黨的領導人瑟爾貝克承諾降低稅收,以及執行對商業界更友好的政策而贏得選民的支持。

挪威工黨的重新掌權,突顯了北歐政治左派的復甦,左派目前已經掌控了全部四個北歐國家(瑞典、丹麥、芬蘭和冰島)的政府。

RTXH495A
落敗的挪威首相瑟爾貝克|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馬上戒還是慢慢戒?油氣癮難斷

挪威是歐洲最大的石油生產國,也是僅次於俄羅斯和卡達的世界第三大天然氣出口國,化石燃料業占挪威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4%,石油與天然氣占其出口額的40%。豐富的化石燃料資源使540萬人口的挪威,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擁有全球最大的主權財富基金,近12兆克朗(約1.2兆歐元、1.4兆美元)。

但隨著世界越來越意識到氣候變遷的威脅,並轉向發展可再生能源,挪威的石油及天然氣工業面臨危機。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在8月份發布人類紅色警戒報告,更是迫使挪威反思為其帶來巨大經濟利益的石油產業,也使那些反對發展石油工業的政黨更受鼓舞。

挪威國際事務研究所(Norwegia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主任森丁(Ole Jacob Sending)告訴CNN:「在過去一年半或兩年,國內就氣候變遷及能源產業進行了許多辯論,但是當IPCC的報告在8月發布後,該運動持續加速,它確實將氣候變遷成為政策的焦點。氣候現在是挪威政治的主要分野之一,我們對於什麼是最好的政策以及採取行動的緊迫性存在分歧,人們越來越認識到挪威正在面臨挑戰。」

挪威應對氣候危機的方法經常自相矛盾,其承諾2030年將其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50%,並且到2050年降為完全零排放,這遠遠領先於許多其他富裕國家,美國、英國和歐盟都希望到本世紀中葉實現淨零排放。同時挪威還為電動汽車提供大幅的補貼,目前在挪威銷售的新車裡有70%是電動車,對碳排的課稅到2030年底前還會提高為3倍。

但石油和天然氣行業對挪威經濟仍然至關重要,該行業直接僱用了約20萬人,佔全國勞動力的6到7%,此外,儘管科學家們表示挪威在這十年內會將排放量減半,主要手段則是透過逐步淘汰化石燃料,但挪威甚至還沒有確定結束石油和天然氣勘探的日程。

挪威石油理事會(Norwegian Petroleum Directorate)表示,預計未來幾年,挪威的石油產量將繼續成長,從2020年的每天170萬桶增加到2025年的每天略高於200萬桶。

挪威的立場與國際能源署(IEA)形成鮮明對比,後者最近警告,如果世界要實現2050年淨零碳排放,就必須取消所有未來的化石燃料開發項目。

但考量挪威是歐洲產油龍頭,想徹底斷絕該國生產化石燃料絕非易事。挪威石油和能源部長布魯(Tina Bru)在記者會上表示,「只要需求存在,我們就會向世界繼續供應能源,因此,政府將維持石油政策,在符合挪威氣候政策和減碳目標的框架內,促進有利基的石油和天然氣生產。」

此次大選落敗的首相瑟爾貝克,也對鄰國丹麥誓言要在2050年前結束北海的所有石油生產表示:「那些說將不會再開發石油的的國家,是因他們的油氣資源開發殆盡,這不會讓他們付出任何代價,但對挪威而言卻不是簡單的事。」

《紐約時報》報導,奧斯陸大學(University of Oslo)社會人類學教授艾利克森(Thomas HyllandEriksen)也說:「挪威非常努力打造為一個親近自然、多元的社會,但我們主要的財富卻來自化石燃料,這種矛盾在這次堪稱氣候大選的選戰裡變得益發突兀。」

挪威石油部門也辯稱,其石油是世界上最清潔的石油之一,至少在生產階段是如此,例如該國已將越來越多的海上鑽油平台連接到陸基電網,通過減少對平台上柴油發電機的使用,使該行業變得更加環保。

然而,也有學者批評挪威的立場。《法新社》報導,國際智庫羅馬俱樂部(The Club of Rome)聯合主席迪克森-德克萊夫(Sandrine Dixson-Declev)便指出:「挪威政府和工業界不能忽視科學,我們期待挪威在能源轉型方面的領導力和雄心,而不是自滿和倒退。」

《法新社》報導,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氣候和能源問題主任普爾加-維達爾(Manuel Pulgar-Vidal)也說,「挪威站在化石燃料利益的一邊,挪威的立場將增加世界達到脆弱氣候臨界點的風險,這又會對我們賴以生存的世界造成破壞。」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