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內部研究:Instagram讓青少年對自己外表更不滿意,造成「比較心態」等負面影響

Facebook內部研究:Instagram讓青少年對自己外表更不滿意,造成「比較心態」等負面影響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Instagram與Facebook官方進行研究後,對其產品與青少年心理健康的影響有所認識,但是高階主管卻刻意淡化負面影響的部分。Facebook創辦人兼執行長祖克柏3月時表示,社群媒體可能對使用者心理健康有正面的影響。

「我在Instagram上看到的人,都有著完美的腹肌、肌肉線條分明的身體。」《華爾街日報》報導,18歲的沃拉索瓦(Anastasia Vlasova)因為進食障礙,在1年前開始進行心理治療。

導致她飲食失調的原因,就是因為使用Instagram。從13歲開始成為用戶的沃拉索瓦,深受平台上健身網紅們看似完美的生活和體態吸引,每天幾乎花3個小時在平台上。

相對其他平台,Instagram更容易造成「比較」的心理

Instagram官方也正對類似議題進行調查。2020年,研究人員發現,32%的青少女表示,當他們對自己的體態不滿意時,瀏覽Instagram會讓她們感覺更糟。研究人員也發現,Instagram對許多青少女可能造成負面的影響,包含焦慮與憂鬱的狀況不斷增加,也更容易對自己的身體感到不滿意。

《華爾街日報》認為,Instagram會改變年輕女性看待自己的方式。超過40%的Instagram用戶年齡在22歲以下,美國青少年花在Instagram上的時間比在Facebook上還多了50%。

Facebook的研究人員具備資訊、心理學等背景,他們發現許多負面的影響或效應,在Instagram上特別明顯,其他社交媒體上則難以複製。例如,Instagram會導致用戶產生「比較」的心理,使用者看待與評價自己的方式,非常容易受到平台上他人的吸引力、社會地位等而影響。

「社群比較與競爭的問題,在Instagram上更為嚴重。」Facebook研究人員表示,TikTok強調短影音的特效與表現,Snapchat用戶則大量使用各種有趣的臉部濾鏡;相比之下,Instagram更注重於使用者的身體、體態、生活方式與風格,而這些對青少年最可能產生負面效應的特點,反而正是Instagram平台的核心功能。

《衛報》指出,儘管Instagram與Facebook官方進行研究後,對其產品與青少年心理健康的影響有所認識,但是高階主管卻刻意淡化負面影響的部分。Facebook創辦人兼執行長祖克柏(Mark Zuckerberg)3月時表示,社群媒體可能對使用者心理健康有正面的影響;Instagram負責人莫塞里(Adam Mosseri)則在5月表示,他從研究中獲知社群媒體對青少年心理健康的影響非常小。

社群媒體對青少年產生威脅,引起美國兩黨共同關注

《CNBC》報導,美國麻州的民主黨聯邦眾議員特拉漢(Lori Trahan),十分關注社群媒體與青少年心理健康影響的議題,她轉發《華爾街日報》的報導,並呼籲Facebook立刻放棄原先的Instagram兒童版計劃,將資源投注在保護現有的年輕用戶。

《彭博社》報導,民主黨聯邦參議員布魯蒙索(Richard Blumenthal)、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等人也表示,已經與Facebook的吹哨者取得聯繫,將盡力調查Facebook從研究中獲知哪些資訊。他們認為,Facebook沒有能力承擔社群媒體造成這些負面影響的責任。

共和黨聯邦眾議員羅傑斯(Cathy McMorris Rodgers)則表示,特別因為其產品涉及對青少年與兒童的負面影響,將持續要求Facebook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保持資訊公開透明。

Facebook發言人則回應,因為需要保護參與的研究人員,因此很難公開這些內部研究的結果與數據,但是Facebook仍然會致力讓內部研究更加透明。

Instagram公共政策負責人紐頓(Karina Newton)則發表了一篇文章回應,她認為《華爾街日報》只揭露了十分有限的研究結果與觀點。紐頓指出,世界上本來就存有互相比較的心理與焦慮等問題,因此當然也會出現在社群媒體上。而她表示,Instagram進行這些研究代表著十分關心年輕人的處境,平台也已經做出許多努力,希望讓Instagram變得更好,包括隱藏貼文的愛心點擊數量等。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許靜之
核稿編輯:羅元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