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一百種定義》:生命從何時開始?受精卵是活著的,但這是細胞活著,而非人活著

《生命的一百種定義》:生命從何時開始?受精卵是活著的,但這是細胞活著,而非人活著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要探究生命的邊界這件事,卡爾・齊默做了極其迷人的深入調查。他在書中探索了各種試圖重新創造生命的奇特實驗,遍歷目前已有的一百多種生命定義,發現沒有任何一種定義能脫穎而出。這本書必能讓你發現,原來有這麼多生命型態是在生命邊界活著,也帶領我們探索了生物與非生物的邊界。

文:卡爾.齊默(Carl Zimmer)

關於生物的生命如何開始的信仰,引發許多與懷孕相關的習俗和法律。對古羅馬人來說,人類的生命始於第一次呼吸。羅馬醫生和治療師會讓必須墮胎的孕婦服用藥草以流產,然而一個女人對自己是否必須墮胎並沒有發言權,這件事完全取決於家族長。中世紀的歐洲基督教神學家則認為胎兒有靈魂,因此墮胎屬於犯罪行為。

不過他們仍在爭論這種法規對實際懷孕的定義,阿奎那的追隨者認為必須對懷孕初期和懷孕後期做出區分。一三一五年,神學家那不勒斯(John Naples)為遇到可能危及孕婦性命案例的醫生提供了判斷準則。如果胎兒尚未被賦予靈魂,醫生便應協助流產。約翰宣稱:「儘管他阻止了胎兒在未來被賦予靈魂,但這並不構成任何人的死因。」

另一方面,如果胎兒已獲得理性的靈魂,醫生便不該嘗試透過墮胎來挽救母親的生命。約翰寫道,「當救一個人必須傷害另一個人時, 最好兩個都不救。」

然而這種指導的麻煩在於沒有人可以確知胎兒何時被賦予靈魂。有些神學家認為醫生面對這種不確定性的最佳方法,就是永遠不要為孕婦施行人工流產。其他人則將此事留給醫生決定。十六世紀, 羅馬有位法官還設定了嬰兒在出生四十天後,才算被賦予了靈魂。

一七六五年,英國法官布萊克斯通(William Blackstone)提出了一個新標準:胎動初覺(quickening)。

「生命是上帝的直接恩賜,是每個人天生固有的權利,」布萊克斯通寫道:「一旦嬰兒能在母親的子宮裡產生胎動,在法律上便認定為是生命的開始。」

美國殖民者也沿襲以胎動初覺作為標準。對歷代美國人來說,墮胎一直是生活中不公開的事實,因此尋求墮胎的孕婦很少受到懲罰, 家庭主婦甚至還會用花園裡種的引產植物自行墮胎。在稍後的工業革命時代,婦女們從農場蜂擁至城市,在這裡她們試圖用報紙廣告上的「女性月經藥丸」來墮胎。這些粗製濫造的墮胎藥物經常失效,迫使婦女尋找可以祕密進行墮胎手術的醫生。

整個十九世紀的反墮胎運動變得更有組織。教皇庇護九世(Pope Pius IX)宣布墮胎是殺人罪,甚至是在胎動初覺前的墮胎也算。在美國,反邪惡十字軍組織則警告,墮胎會讓婦女變成有罪之身。美國醫學會同樣表示贊成,並讓知名醫生就墮胎對胎兒和孕婦的危害發表演講。一八八二年,麻薩諸塞州一位名叫皮博迪(Charles A. Peabody)的醫生發起一項公開抨擊,呼籲他的同伴們拒絕孕婦提出的墮胎請求。

皮博迪警告大家:「這是對抗上帝的罪,也就是最嚴重的罪!」

對於像皮博迪這樣的醫生來說,他受的是十九世紀後期的醫學教育,與上個世紀相比,這種定義之爭的條件已有很大的不同。中世紀學者對子宮內部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他們依據的是《聖經》、哲學和胎動。皮博迪生活在科學家已開始研究精子、卵子和受精的時代, 他們追蹤胚胎的發育過程。然而在十九世紀後期的許多科學家,依舊以一種「神祕的生命力」來思考生命,距離發現基因和染色體的基本作用還差了幾十年,因此「生命力」的觀念便出現了。

「生命何時開始?」皮博迪問大家:「科學只告訴我們唯一的答案,絕對沒有其他的答案,生命是從生命的起點開始,亦即生命最初的『受孕』開始。」

根據這種理論,法律便不能將胎動初覺作為合法墮胎的依據。「不行!」皮博迪大聲疾呼。「生命從一開始就開始,人類在其自然的人生旅程中有權享有生命。」

皮博迪在一八八二年發出這場抨擊時,美國許多州通過了禁止墮胎的嚴格法律。然而還是有法律上的漏洞,可讓醫生繼續執行他們認為合適的醫療程序。有時是為了母親的健康進行人工流產,抑鬱症、自殺或極端貧困,也算是充分的理由。還有許多醫生願意為強姦受害者進行墮胎。這類墮胎很少被公開,也很少醫生因此被逮補。

這種隱形的半合法制度在美國發展了幾十年,直到一九四○年代反對墮胎的新運動,把孕婦可以採取許多更安全的墮胎方式驟然封鎖。因此許多人採取的墮胎都是自行施作,發生意外時再緊急送往醫院,每年也因此造成數百人死亡。

改革者出面呼籲修改法律。一九六○年代初爆發的麻疹疫情擴大, 造成許多胎兒先天缺陷,導致婦女要求更安全的流產方式。各州的回應是在某些特定情況下,才可以合法墮胎。在一九七三年的「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最高法院裁定將墮胎訂為刑事犯罪是侵犯了婦女的隱私權。因此他們裁定各州只能在孕期前三個月過後限制流產,也就是胎兒必須在子宮外有機會存活的情況。

在討論期間,法院也在判決中提到「生命何時開始」的問題,他們只說並不需要解決這個問題。「我們不必解決生命何時開始的難題,」一位法官說:「當這些各自受過醫學、哲學和神學等學科培訓的人無法達成共識時,司法機構就人類知識的進展而言,便無法推測出適當答案。」

反墮胎組織對這項判決作出回應,並尋求不抵觸法律的阻止墮胎方法。於是他們開始抵制從事墮胎藥物研究的公司,並進行法律遊說, 讓婦科診所難以執行墮胎。為了贏得支持,他們也進行了新的科學研究,或至少是經過精心挑選的科學研究。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