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大選結束後,宣布退休的梅克爾第二人生要做什麼?

德國大選結束後,宣布退休的梅克爾第二人生要做什麼?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9月26日,德國將選出新一屆聯邦議院。現任總理梅克爾(港譯「默克爾」)不再參選,她要退休了。此後歲月裡,她會做什麼呢?

文:Sabine Kinkartz

梅克爾(Angela Merkel)愛煮馬鈴薯湯、烤梅子蛋糕。然而,短期內,她似乎抽不出空來做這些典型的德國秋季菜餚。對這位現總理來說,9月26日之夜還不是結束。她仍將繼續擔任看守總理直到新屆政府成立。新近,她強調,「我將繼續任職,直到最後一天。」

數十年來,聯邦總理和新內閣一般都在大選投票結束後的5到6週內宣誓就職。不過,2017年,新的聯合政府在大選結束5個半月後方出爐。因此,完全可能出現這樣的情況:梅克爾將超越她的政治養父赫爾穆特・柯爾(Helmut Kohl),成為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在職時間最長的政府首腦。柯爾的任期總天數是5870天,1998年結束。要打破這一紀錄,梅克爾須任職至2021年12月17日。

看書,小憩片刻

今(2021)年7月,在訪問華盛頓期間,梅克爾曾被問及她退休後的打算。迄今,在其他場合下,她對此避而不談。不過,這一次她倒是說了,她想先休息一段時間,屆時不會接受任何邀請。她說,必須意識到,自己以前的任務「現在要由他人接手啦」。緊接著,她補上一句:「我想,這會讓我非常喜歡。」

梅克爾說,在重新贏得的空閒時間裡,她會思考自己「真正感興趣的是什麼」。過去16年裡,她幾乎沒時間做這一思考。這位剛獲得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榮譽博士學位的女總理面帶笑意補充說:「那時,我會嘗試閱讀一些東西,末了,眼睛會合上,因為累啦,那我就睡會兒,然後,再看看,我會在哪兒出現。」

《梅克爾小姐》

一名攝影藝術家和一位犯罪小說作家卻已替她設想了未來。米厄(Andreas Mühe)拍攝了一系列顯得平靜、孤單的梅克爾替身的照片,並將其變成了展覽。作家薩菲爾(David Safier)則相信,若無繁忙的日程安排,梅克爾肯定會很快感覺無聊。

在薩菲爾的幽默驚悚小說《梅克爾小姐》裡,搬到以前在布蘭登堡的渡假屋後,這位前總理並不滿足於寧靜的鄉間生活——難道只是漫遊和烤蛋糕?薩菲爾改編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的英國犯罪小說《馬普爾小姐》,讓梅克爾撞上一起謀殺案,並熱情投入調查。

退休金有保障

小說蠻有情趣。然而,先前的那個提問是有道理的:一個數十年裡日理萬機、肩負重大職責之人,能在一夜之間就完全放鬆?新近,梅克爾在柏林表示,「一旦不再擁有,便會生出若有所失之感。」

7月17日,梅克爾年屆67。經濟上,她無需擔心。作為聯邦總理,她月薪2萬5000歐元。此外,作為聯邦議院成員,她有權獲得略高於1萬歐元的收入。她任聯邦議員逾30年。卸任後,梅克爾將能繼續獲得3個月薪水,然後,領取原薪一半,作為過渡津貼,時間最長為21個月。

至於隨後的退休金,她作為總理、部長和聯邦議員所獲得的各種退休金權利將一並計算。梅克爾將因任公職很長時間這一事實而受益。精確到5個小數位的計算基數源於1953年起生效的《聯邦部長法》。至少在任職4年後,聯邦總理有權獲得原薪水的27.74%。任期每增加一年,權利增加2.39167%,最高為71.75%。

如此,梅克爾未來每月養老金約為1萬5000歐元。她還將有權獲得個人保護和帶司機的公家汽車,直至生命結束。聯邦議院內還將為她保留一個辦公室,內設辦公室主任、兩名秘書和一名撰稿人。

不排除第二生涯

根據法律,前政府雇員必須嚴守機密。然而,即便不允許隨意表態,他們在經濟界廣受歡迎,作為顧問,原因便在於他們所擁有的廣泛政治人脈。梅克爾的若干前任就進入了商界。1982年起,赫爾穆特・施密特(Helmut Schmidt)擔任《時代周報》出版人。他是一位很受歡迎的演說家。在2012年的一次採訪中,這位前總理透露:「我定下規矩,一次演講的收費不得低於1萬5000美元。」

前總理柯爾和格哈德・施洛德(Gerhard Schröder)比施密特更知道如何將自己的政治經歷和名聲化為現金。柯爾創辦了一家政治與戰略諮詢公司,任說客和顧問,收入頗豐。

施洛德現象

2005年離開總理府後僅數月,施洛德便入夥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旗下的北溪管道公司,給他帶來不少麻煩。還在總理任職期間,施洛德就已經力推相關天然氣管道項目。

同時,法律規定,前政府成員在轉行前必須向總理府請示,以確認其未來工作是否會「對公共利益產生不利影響」。一倫理委員會對政府提供諮詢。若有疑問,政府可強制要求將等待期延長至18個月。

梅克爾丈夫暫時還繼續在柏林工作

梅克爾將尋求新職業還是榮譽職務?對此,她迄今尚無任何表態。若信她,則她連想都沒想過,因為,她目前要處理的事情實在太多。她最近有如下說法:「所以,現在幾乎沒有時間或空間來考慮此後的時間,不過,這樣的時間會來的。」

至少,她暫時有可能留在柏林。她丈夫,量子化學家紹爾(Joachim Sauer)尚未考慮歇手。作為柏林洪堡大學教授,72歲的他雖本已退休,但延長了作為高級研究員的合約,先是到2022年。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