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次級創傷》:有時候,受到「次級創傷」的人並不清楚痛苦是從何而來

《療癒次級創傷》:有時候,受到「次級創傷」的人並不清楚痛苦是從何而來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療癒次級創傷》是一本溫和的指南,它可以幫助你識別症狀、理解感受,並開始進行自己創傷的癒合。通過針對護理人員和專業人員的互動練習和策略(cutting-edge strategies),幫助您解決同情疲勞、壓力和焦慮的日常。

文:楚蒂・吉伯特-艾略特(Trudy Gilbert-Eliot PhD)

什麼是次級創傷

潔妮絲的工作是接聽緊急報案專線,現在她垂頭坐著,難受地訴說自己的經歷。她說:「我睡不著。就算睡著了,也會做惡夢,和工作有關的恐怖惡夢。但是這沒有道理啊!」潔妮絲的聲音明顯透露出痛苦與挫敗,「我明明沒有見過通話對象,可是他們居然會出現在我的夢裡,這根本說不通啊!」

泰瑞莎到朋友家坐坐,朋友的老公遇到了一場嚴重的車禍,人才剛出院。當話題繞著車禍打轉時,朋友就會顯得特別激動,這讓泰瑞莎非常擔心。朋友生氣地說:「我不想談車禍這件事。他一直說一直說,我要受不了了!這樣老是講個不停,只會讓我很害怕而已。」朋友全程都表現得異常憤怒激動,泰瑞莎只好提早回去了。

上面是「次級創傷」的兩個例子。次級創傷(secondary trauma)有時又稱「替代性創傷」(vicarious trauma),與受創族群往來的人都可能會遇到,像是居家照護員、警消人員、緊急救護技術員、治療師、護理師等。照顧患者的家屬也可能會受到影響,就像泰瑞莎的朋友一樣。

簡單來說,次級創傷是以間接的方式接觸到創傷事件,通常是因為聽到了受創當事人的詳細描述。不過,目擊事件或是看到事件影像也可能會導致次級創傷。就像潔妮絲和泰瑞莎的朋友一樣,受到次級創傷衝擊的人情緒可能會變動,情感可能會受損,還可能出現一反常態的想法與行為,讓親友覺得他們像變了一個人。不只如此,身體也可能會冒出症狀,包含睡眠障礙、飲食困難、心血管毛病、慢性疾病等。

創傷與次級創傷

定義上,創傷是指經歷的事件會讓人平時使用的因應方式難以負荷,而且有害身心。典型來說,這類事件會危及生命,或是對身心的完整性造成威脅,諸如身體傷害、情緒虐待、霸凌、社區威脅、性暴力、忽視冷落、職業危害(像是軍警消人員)等,這些可以歸類為「直接創傷」(direct trauma),不過通常只會用「創傷」(trauma)來表示。

次級創傷則是「他人」遭受肢體或情緒上的傷害,可是我們卻受到了影響。這邊的二手接觸,不是直接的親身經歷,而是事件發生在別人身上,我們之所以會接觸到創傷,是因為聽到了當事人的故事而受到情緒衝擊,或者,單純只是因為陪伴他們而看到創傷帶來的傷害。

有時候,受到次級創傷的人並不是很清楚痛苦是從何而來。如果女兒跟媽媽說前男友對他家暴,講了一次又一次,聽在耳裡,媽媽的感同身受幾乎不亞於女兒本人,就像今天受害的是自己一樣。不久之後,媽媽發現自己有時會生氣或難過到很失控的地步,有時卻又像行屍走肉般無法運作或麻木空洞,可是這一切的症狀並不會讓她聯想到同樣的創傷來源,畢竟受虐的是女兒,不是自己。

誰是次級創傷的高風險族群

每個人都可能會受到次級創傷的侵襲,只是有些族群會因為工作而面臨更高的風險。如果你的工作屬於下面幾個領域,那麼遇到次級創傷的機率會比一般人高:

執法人員:警察、矯正機關人員、刑警、犯罪現場分析師都屬於這類。執法人員每天都有機會接到家暴受害者的來電,親自調查慘烈的謀殺現場,處理失蹤兒童的報案,替性侵受害者做筆錄,平息受刑人的獄中鬥毆事件。在取得證詞、協助犯罪被害人製作筆錄的同時,都可能反覆暴露在令人坐立難安又極度痛苦的犯罪細節中。

消防人員:不論是在處理交通事故、建築倒塌,還是火災意外,消防員經常看到身陷苦難的人們。較長的值班時間和隨之而來的睡眠不足也讓消防人員在協助遭逢大不幸的民眾時背負情緒衝擊更加沉重。消防人員和執法人員都需要同事間的緊密配合,大家也都可能會面臨類似的創傷問題,可惜次級創傷的症狀往往容易被視為僅是工作壓力,而未被重視或是關注。

救護技術員:當有人受傷時,救護技術員或是性質類似的緊急醫療救護人員會出動,協助重大刑案、事故、墜落和燒燙事件的傷患。這時,接觸傷心欲絕的家屬也是很大的心理負擔。

心理治療師:協助創傷倖存者進行心理治療時,臨床人員都會有次級創傷的風險。當治療師為了幫助個案理解自身的反應而再三探索提問時,正在經歷強烈情緒痛苦的個案會反覆重述自身的創傷故事。尤其,心理治療屬於私密場域,而且法律有規定保密義務,許多治療師無法和其他人討論工作上的事。因此,治療師們面對次級創傷的掙扎可能被擱置,導致他們無法正常工作和生活。

急診人員:每次值班時,醫師、護理師與全體急診人員都可能會多次暴露在創傷中,因為他們要面對的不只是命懸一線的病患,還有情緒激動的家屬。

兒福工作人員:這些專業人士經手的個案可能會涉及肢體傷害、性暴力、情緒虐待、疏於照顧等議題。聆聽兒童的創傷故事特別令人難受,撰寫報告、例行家庭評估也都讓他們一再暴露於創傷之中。如果遇到需要將兒童帶離原生家庭另外安置的情形,兒福工作人員也會產生心理負擔,因為這可能會對孩子造成額外的創傷。

高創傷風險工作者的伴侶與家人:現役軍人、退役軍人、一線救助人員、執法人員、消防人員等的伴侶、家人與照顧者也常是次級創傷的研究對象。他們的次級創傷不僅來自所愛親人描述的戰地經歷與職業危險,更因為當家人出現創傷症狀時,首當其衝的也是他們。

重大傷病患的照顧者:有些人在照護生病的親人時,也會陪著走過治療的磨難,於是自己經歷了次級創傷,因為某些侵入性治療免不了讓人不忍卒睹、難以承受,而且有些病患會把自己的身心煎熬掛在嘴邊,這也可能會讓照顧者感到憂心、不舒服。

薇拉莉亞的故事

薇拉莉亞從事消防工作已經十二年了。這可是需要通過消防學院非常嚴苛的訓練,而且整個郡只有四名女性過關,所以她很引以為傲。進入隊上後,薇拉莉亞也很快就融入了消防圈的文化,用勤奮、勇敢、堅忍的態度,肩負起艱難的任務。某次救火任務中,薇拉莉亞負責撲滅民房的火勢,其他隊員努力搶救屋內受困的兩位民眾,然而就在這場任務之後,她的消防生活開始變了調。

接下來的幾天裡,薇拉莉亞腦海中不停地重播當時的場景,家屬看到家人受困屋內的哭嚎聲更是揮之不去。這樣的生活從幾個星期變成了幾個月,薇拉莉亞動不動火氣就會上來,不管是值勤還是休假,都索然無味,而且老是睡眠不足。以前值勤時,她最喜歡的就是跟夥伴聊天,但現在能免則免,還會用非常負面的心態看待自己和他人。

終於,同事約翰主動來關心她了。約翰十分英勇,備受敬重,是大家理想的消防員典範。他說他注意到薇拉莉亞不太一樣了,然後分享了自己類似的遭遇。約翰回溯,一開始以為自己能夠處理好睡眠不足的狀況,也能解決壞脾氣的問題,後來是老婆讓他知道光靠自己是沒辦法的。接著,約翰解釋說真正影響薇拉莉亞的不是工作壓力,而是創傷。

約翰提點了一些方向與資源,讓薇拉莉亞去尋求支持系統的幫忙。於是薇拉莉亞開始去找心理治療師,治療師做了審慎仔細的衡鑑,協助薇拉莉亞理解並處理創傷反應,還教了她一些放鬆技巧來緩和焦慮。後來薇拉莉亞的情緒改善了,又回到以前天天期待上班的狀態。

不是只有上述的職業才會遇到次級創傷,還有生命禮儀業者、驗屍官辦公室的職員、受害者的律師、性侵害救助中心的人員等也常需要面對創傷。這些人的共通點就是會在公私領域接觸或暴露在他人的創傷中,如果你也屬於這類族群,那麼即使前面沒有明確寫出你的個別狀況,還是需要多加留意次級創傷的風險。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療癒次級創傷:助人工作者的自我療癒指南》,遠流出版

作者:楚蒂・吉伯特-艾略特(Trudy Gilbert-Eliot PhD)
譯者:陳映廷、陳怡君

  • momo網路書店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創傷(重大意外、突發事件、受害等)會對直接相關的人(譬如受害者、災民)產生深遠的影響。然而,這種創傷會延伸到專業人員,如急救人員和社工諮詢師,以及創傷倖存者的朋友和家人——即使他們並不是親身經歷。

《療癒次級創傷》是一本溫和的指南,它可以幫助你識別症狀、理解感受,並開始進行自己創傷的癒合。通過針對護理人員和專業人員的互動練習和策略(cutting-edge strategies),幫助您解決同情疲勞、壓力和焦慮的日常。

這是一本
提供照顧者、醫護人員、專業人員,處理壓力、焦慮和同情疲乏的策略指南。

透過這本書,讀者可以習得:

重新找回自己——
學習如何處理和管理你的情緒反應,讓你感覺更平靜、更有存在感、更能控制自己。

規劃自我撫平傷痛的健康計劃——
通過個人化的自我護理計劃和策略自我治療之路,讓您同情心低落時,可以重新產生同理心。

要告訴您:「您並不孤單」——
書中的真實案例都告訴我們,次級創傷如何以不同方式影響我們所有人。而你絕非單獨的那一個。

Begin the healing process from your secondary trauma today.
現在就開始創傷自我治療之旅!

A3365_書腰立體書封NEW-s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