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事件與反恐戰爭,如何牽動陳水扁時代美、中、台的外交關係?

911事件與反恐戰爭,如何牽動陳水扁時代美、中、台的外交關係?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段過程給我們的教訓,那就是外交機會還是要自己透過主動作為創造得來。中國走出2001年底相當不利的戰略處境,就是利用美國發動對伊戰爭無暇面對北韓核武議題時,把自己變成協助美國解決問題的合作者,以此逆轉了中美關係的負面循環。

文:賴怡忠

九一一事件20周年,美國也同時全面撤出阿富汗。隨著塔利班快速逼近首都,阿富汗政府軍幾乎沒有任何抵抗而逕自投降,這個如雪崩般的過程大出美國意料之外,先前的情報認為阿富汗政府起碼可以抵抗兩年以上,與現在的狀況非常不同。

但老實講,當川普越過既有的阿富汗政府,命其官員直接與塔利班勢力談判後,美國有意放棄阿富汗政府之說就甚囂塵上,拜登政府設定撤軍時間表的作為,形同告訴外界美國會在何時完全放棄阿富汗。

這容易導致各自求生的本能,有能力可以逃的就先逃,沒能力逃的,除非與塔利班有血仇不共戴天,否則這個大環境在鼓勵識時務者為俊傑,對於無法出走者,與其抵抗流血之後再投降,還不如先協商投降條件以爭取好的投降條件。

10年前年歐巴馬政府從伊拉克撤軍,間接導致伊斯蘭國的崛起,可為這次阿富汗撤軍的教訓。但當時美軍撤出伊拉克時,伊拉克政府實際上還有同為什葉派的伊朗協助,但即便如此,伊斯蘭國的崛起之勢依舊十分驚人,導致美國必須再派軍隊進入伊拉克協助維和,使得今天仍有部分美軍留駐在伊拉克。以10年前美軍撤出伊拉克所出現的問題來說,10年後自阿富汗撤軍所遭遇到的問題更為嚴重。

基本上美軍這兩波先後從伊拉克與阿富汗的撤軍作業,可說結束了這20年來美軍在中東與南亞的作為。只是美軍當年雖然在撤出越南搞得灰頭土臉,也因此結束其整個在中南半島的存在感,但也讓美國之後能更集中全力對抗蘇聯,甚至到最後運用軍事競賽拖垮蘇聯經濟。因此這一波從中東與南亞的撤軍,是否也會對美國的對中新冷戰帶來類似後果,大家也都在觀察。

九一一事件的主謀賓拉登原本是美國在阿富汗對抗蘇聯的伊斯蘭聖戰盟友,但當冷戰結束蘇聯撤出阿富汗後,美國也隨之放棄阿富汗,阿富汗之後就進入多軍閥混戰的時期。阿富汗人民在厭煩連年的軍閥內戰後,寧願接受一個殘暴但會帶來秩序的塔利班(學生軍)政權,這是塔利班在1996年終結內戰統一阿富汗的社會背景。

而賓拉登會在美軍撤出阿富汗後,出現一反先前與美國合作的態度,全面對美國開戰,與誓殺美國人至死方休的轉變,也與美國在第一次伊拉克戰爭後,開始以執行聯合國禁航區命令而留駐在阿拉伯世界的狀態有關。對賓拉登來說,這就是美國帝國主義有意利用伊拉克戰爭奪取阿拉伯世界與中東的證明。

從這個角度看,美國任何一個決策者都很難將阿富汗議題與伊拉克分開看待。只是當時美國是以海珊在製造或是累積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為由入侵伊拉克,但小布希政府入侵伊拉克的真正理由,與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無關。基本上,華府還是必須對伊拉克問題要有處理,畢竟伊拉克問題已經擴散到可把若干組織激進化到對美國發動恐攻。這次確定由基地組織發動,天曉得下次會從哪個組織發動。

RTRPTGT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台灣在九一一事件有扮演重要角色

當九一一事件發生時,也有台灣人是罹難者。這是因為包括台灣銀行、(當時的)台北市銀行、第一銀行、華南銀行與彰化銀行等,均在世貿中心設有辦事處。因此台灣也是九一一事件的受難國之一。我們並不是九一一事件的旁觀者。

美國當時對九一一事件的定位是「恐怖主義戰爭」,這個定位的重要性在於美國不將其視為懲兇、抓捕的警察行動。九一一事件發生時我人在日本,感覺到日本外交界主流一開始將九一一事件定位為恐怖份子的無差別攻擊,因此多認為應該是警察行動,對於美國將其定位為「戰爭」感到無法理解。

而隨著之後資料逐漸出土,包括原先有另一架飛機會對白宮發動「類斬首」的自殺攻擊,與當天還號稱會有第二波恐攻,以及可能會對小布希總統的空軍一號發動攻擊等情資,的確做為當事人,就不太可能會認為這是個別組織的單一行動。

但將其定位為戰爭,代表依循不侵犯主權原則的司法互助等限制就不存在。因此小布希政府一開始的「戰爭」定性,是影響這個事件之後發展的關鍵。

當美國對窩藏基地組織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權提出要求,且提到「不是盟友,就是敵人」(either you are with us, or against us),在塔利班拒絕交出基地組織與賓拉登後,美國為首的盟軍開始與北方聯盟(northern alliance)聯手,對阿富汗發動攻擊。

與此同時,美國也開始對盟友與夥伴提出協助要求,台灣在很短期間內立即提供100輛卡車與各型物資,對美軍在阿富汗戰爭初期的處理起了很大作用。美國官員與美軍將領也多次為此一再感謝台灣,只是當時不便曝光。雖然之後包括薛瑞福在內於公開研討會上也屢次提到台灣的貢獻,但外界對此依舊所知無多。類似的作為如果是在今天,相信台灣的貢獻應該會被白宮大大的公開感謝。

但台灣除了捐贈物資外,也曾直接協助聯合國的阿富汗振興計畫。2002年一月聯合國於東京召開有關阿富汗重建的阿富汗振興會議,討論後塔利班時代阿富汗的人道援助要如何協調等問題。

當時來東京開會的阿富汗政要是透過特別安排,用台灣一般商用客機,於桃園轉機後順利抵達東京。這趟幾乎可說是台灣全程護送的過程,是由國安會出面協調。也因為這個過程,爭取到讓台灣NGO參加阿富汗振興會議開會的機會,以及外交部現任官員(我國駐日本代表處秘書)進場參加聯合國會議的機會。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