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變90周年:石原莞爾留給中共的滿洲遺產,助其打下世界第二強權的基礎

九一八事變90周年:石原莞爾留給中共的滿洲遺產,助其打下世界第二強權的基礎
Photo Credit:Unknown@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能說歷史實在是格外的諷刺。九一八事變對於中共而言,不只爭到了生存下來的可趁之機,還為其打下了成為今日世界第二大強權的基礎。

90年前在瀋陽北大營爆發的九一八事變,不只是改變了人類的未來,還讓中國內部不同的政治勢力經歷了一次大洗牌。國民政府面對關東軍的冒進,因為「不抵抗」而失去民心。被中央軍圍堵在江西瑞金的中國共產黨,卻因為高舉抗日旗幟而得到絕處逢生的機會。中共更以1935年就成立的東北抗日聯軍為例,證明自己比國民政府更早投入對抗日本侵略者的戰爭。

這也是為什麼在2015年9月3日,習近平聲稱中國的對日抗戰打了14年,而不是過去兩岸共同認知的8年。換言之,中國的抗戰起始日被從1937年7月7日向前推到1931年9月18日,目的就是要以國民政府的「不抵抗政策」來證明大陸比台灣更有資格掌握抗戰話語權。可歷史的真相,真的如共產黨所言的那麼簡單,就是國民政府不願意抗日嗎?

答案是否定的,因為即便把抗戰的起始日推回到1931年9月18日,率領東北軍打出抗日第一槍的王鐵漢上校,仍是東北邊防軍獨立第7旅第620團的團長,仍是中華民國陸軍的軍官。更重要的是,王鐵漢還在1949年隨中華民國政府來到台灣,所以論及九一八事變是誰最先反擊,話語權其實還是掌握在台灣的手裡。

在北大營擊斃擊傷40名關東軍的王鐵漢,晚年接受中研院口述歷史專訪時表示,「不抵抗政策」是由人在北平的張學良所下,與蔣中正沒有關係。張學良之所以不願意馬上對關東軍開戰,是因為他知道「九一八事變」是由以石原莞爾中佐為代表的少許少壯派軍官發起,絕對不是關東軍本部,更不會是日本政府的意思,所以希望通過外交途徑解決。

只是最後蔣中正與張學良都失算了,由關東軍失控基層軍官煽動起來的民族主義在日本已經膨脹到日本政府所無法壓制的地步,伴隨著不願意承認滿洲國的總理大臣犬養毅被暗殺,中日兩國終於還是無可避免的走上全面交戰的道路。然而我們所不得不提的是,這場戰爭最終沒有給日本帝國和中華民國帶來任何好處,卻埋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崛起的種子。

奉天城内を守る日本軍
Photo Credit: 《特輯満洲事変大写真帖》 @ public domain
日本軍進佔奉天市

從共產主義到民族主義

事實上在九一八事變爆發前,中國共產黨在中華大地上並不是一個受歡迎的黨,無論是底層農民還是高級知識份子對其都敬而遠之。中共極端暴力的土地改革手段讓其聲稱要解放的佃農感到恐懼,其共產國際中國支部的身份,則讓中國知識精英感到不屑。尤其是1929年爆發中東路事件,高喊「武裝保衛蘇聯」口號的中共滿洲省委,更被全國輿論視為漢奸般的存在。

後來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大元帥」的葉劍英與劉伯承,甚至還組織「遠東工人游擊隊」,協助蘇聯紅軍進攻海拉爾的東北軍。中東路事件最後雖然是以東北軍慘敗收尾,但這場戰爭仍被視為北伐勝利以來,國民政府領導的第一場對外衛國戰爭。中共胳臂向蘇聯彎的行為,在那個中華民族主義高漲的時代受到舉國唾棄。

在中華民國與美國國會榮譽勳章幾乎同等的青天白日勳章,最早的6名領取者為張學良、王樹常、胡毓坤、于學忠、鄒作華與沈鴻烈都是在中東路事件中立功的東北軍將領。不過也因為在蘇聯遭遇飢荒的情況下,東北軍仍無法擊退紅軍的原因,中東路事件讓張學良與蔣中正都學到了教訓,那就是「革命外交」的時代已經過去,未來應盡量避免與任何一個外國輕啟戰端。

這也是為什麼當關東軍發起九一八事變時,東北軍沒有選擇馬上抵抗的一個重要原因,可沒想到卻給中國共產黨「撿到了槍」。本來幾乎要被剿滅的中國共產黨,於九一八事變一個多月後的1931年11月7日,在江西瑞金宣告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此刻滿洲國尚未成立,中共此舉等於搶在關東軍前面,率先推動「兩個中國」。

隨後中共又在1932年4月15日對日宣戰,徹底扭轉了中國知識精英對其蘇聯馬前卒的印象。就算沒有完全對中共改觀,也希望蔣中正能夠暫時停止對中共的圍剿,集中國防力量抵抗日本侵略。可中共實際上,並沒有派遣任何部隊到前線與日軍作戰,那麼前面提到的東北抗日聯軍又是怎麼回事?他們是不是中共派在東北抵抗關東軍的抗日隊伍呢?

中東路事件
Photo Credit: 邯鄲午 @CC BY-SA 3.0
中東路事件中,俄軍向張學良東北軍進攻的路線。事件從張學良查封蘇聯在東北的產業、收回鐵路路權開始,最終以俄軍獲勝,維持在中東路沿線的特權作結。

蘇聯「偽軍」與日本「偽軍」的戰爭

石原莞爾能夠以600多人的兵力拿下北大營,然後又以總兵力11280人的關東軍征服整個東北,關鍵就在於許多東北軍的將領不只放棄抵抗,還配合日軍進攻不願意放棄抵抗的東北軍。比如1931年11月的江橋抗戰,身為洮遼鎮守使的張海鵬將軍便投降了日軍,並且率領部隊進攻不願意向日軍投降的黑河警備司令馬占山將軍。

馬占山將軍領導他的東北抗日義勇軍,一路堅持到1934年,才在關東軍天羅地網般的圍剿下瓦解。殘餘下來的義勇軍,絕大多數向日軍投降,如張海鵬的部隊一樣成為了後來的滿洲國軍。另外還有一部份不願意投降的義勇軍,為中共滿洲省委收編,成為東北人民革命軍,一方面繼續推動反滿抗日運動,另一方面則繼續土地革命戰爭。

直到1935年,共產國際召開第七次代表大會,鼓勵各國共產黨與資產階級政黨聯合對抗法西斯,再加上中共中央響應此一政策發表《八一宣言》後,東北人民革命軍改變番號為東北抗日聯軍,象徵聯合東北境內各黨各派共同抗日之意。雖然表面上強調跨越黨派,可東北抗日聯軍實際上仍是效忠莫斯科共產國際的隊伍,甚至與中共中央都沒有直接的聯繫。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