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變90周年:石原莞爾留給中共的滿洲遺產,助其打下世界第二強權的基礎

九一八事變90周年:石原莞爾留給中共的滿洲遺產,助其打下世界第二強權的基礎
Photo Credit:Unknown@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能說歷史實在是格外的諷刺。九一八事變對於中共而言,不只爭到了生存下來的可趁之機,還為其打下了成為今日世界第二大強權的基礎。

90年前在瀋陽北大營爆發的九一八事變,不只是改變了人類的未來,還讓中國內部不同的政治勢力經歷了一次大洗牌。國民政府面對關東軍的冒進,因為「不抵抗」而失去民心。被中央軍圍堵在江西瑞金的中國共產黨,卻因為高舉抗日旗幟而得到絕處逢生的機會。中共更以1935年就成立的東北抗日聯軍為例,證明自己比國民政府更早投入對抗日本侵略者的戰爭。

這也是為什麼在2015年9月3日,習近平聲稱中國的對日抗戰打了14年,而不是過去兩岸共同認知的8年。換言之,中國的抗戰起始日被從1937年7月7日向前推到1931年9月18日,目的就是要以國民政府的「不抵抗政策」來證明大陸比台灣更有資格掌握抗戰話語權。可歷史的真相,真的如共產黨所言的那麼簡單,就是國民政府不願意抗日嗎?

答案是否定的,因為即便把抗戰的起始日推回到1931年9月18日,率領東北軍打出抗日第一槍的王鐵漢上校,仍是東北邊防軍獨立第7旅第620團的團長,仍是中華民國陸軍的軍官。更重要的是,王鐵漢還在1949年隨中華民國政府來到台灣,所以論及九一八事變是誰最先反擊,話語權其實還是掌握在台灣的手裡。

在北大營擊斃擊傷40名關東軍的王鐵漢,晚年接受中研院口述歷史專訪時表示,「不抵抗政策」是由人在北平的張學良所下,與蔣中正沒有關係。張學良之所以不願意馬上對關東軍開戰,是因為他知道「九一八事變」是由以石原莞爾中佐為代表的少許少壯派軍官發起,絕對不是關東軍本部,更不會是日本政府的意思,所以希望通過外交途徑解決。

只是最後蔣中正與張學良都失算了,由關東軍失控基層軍官煽動起來的民族主義在日本已經膨脹到日本政府所無法壓制的地步,伴隨著不願意承認滿洲國的總理大臣犬養毅被暗殺,中日兩國終於還是無可避免的走上全面交戰的道路。然而我們所不得不提的是,這場戰爭最終沒有給日本帝國和中華民國帶來任何好處,卻埋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崛起的種子。

奉天城内を守る日本軍
Photo Credit: 《特輯満洲事変大写真帖》 @ public domain
日本軍進佔奉天市

從共產主義到民族主義

事實上在九一八事變爆發前,中國共產黨在中華大地上並不是一個受歡迎的黨,無論是底層農民還是高級知識份子對其都敬而遠之。中共極端暴力的土地改革手段讓其聲稱要解放的佃農感到恐懼,其共產國際中國支部的身份,則讓中國知識精英感到不屑。尤其是1929年爆發中東路事件,高喊「武裝保衛蘇聯」口號的中共滿洲省委,更被全國輿論視為漢奸般的存在。

後來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大元帥」的葉劍英與劉伯承,甚至還組織「遠東工人游擊隊」,協助蘇聯紅軍進攻海拉爾的東北軍。中東路事件最後雖然是以東北軍慘敗收尾,但這場戰爭仍被視為北伐勝利以來,國民政府領導的第一場對外衛國戰爭。中共胳臂向蘇聯彎的行為,在那個中華民族主義高漲的時代受到舉國唾棄。

在中華民國與美國國會榮譽勳章幾乎同等的青天白日勳章,最早的6名領取者為張學良、王樹常、胡毓坤、于學忠、鄒作華與沈鴻烈都是在中東路事件中立功的東北軍將領。不過也因為在蘇聯遭遇飢荒的情況下,東北軍仍無法擊退紅軍的原因,中東路事件讓張學良與蔣中正都學到了教訓,那就是「革命外交」的時代已經過去,未來應盡量避免與任何一個外國輕啟戰端。

這也是為什麼當關東軍發起九一八事變時,東北軍沒有選擇馬上抵抗的一個重要原因,可沒想到卻給中國共產黨「撿到了槍」。本來幾乎要被剿滅的中國共產黨,於九一八事變一個多月後的1931年11月7日,在江西瑞金宣告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此刻滿洲國尚未成立,中共此舉等於搶在關東軍前面,率先推動「兩個中國」。

隨後中共又在1932年4月15日對日宣戰,徹底扭轉了中國知識精英對其蘇聯馬前卒的印象。就算沒有完全對中共改觀,也希望蔣中正能夠暫時停止對中共的圍剿,集中國防力量抵抗日本侵略。可中共實際上,並沒有派遣任何部隊到前線與日軍作戰,那麼前面提到的東北抗日聯軍又是怎麼回事?他們是不是中共派在東北抵抗關東軍的抗日隊伍呢?

中東路事件
Photo Credit: 邯鄲午 @CC BY-SA 3.0
中東路事件中,俄軍向張學良東北軍進攻的路線。事件從張學良查封蘇聯在東北的產業、收回鐵路路權開始,最終以俄軍獲勝,維持在中東路沿線的特權作結。

蘇聯「偽軍」與日本「偽軍」的戰爭

石原莞爾能夠以600多人的兵力拿下北大營,然後又以總兵力11280人的關東軍征服整個東北,關鍵就在於許多東北軍的將領不只放棄抵抗,還配合日軍進攻不願意放棄抵抗的東北軍。比如1931年11月的江橋抗戰,身為洮遼鎮守使的張海鵬將軍便投降了日軍,並且率領部隊進攻不願意向日軍投降的黑河警備司令馬占山將軍。

馬占山將軍領導他的東北抗日義勇軍,一路堅持到1934年,才在關東軍天羅地網般的圍剿下瓦解。殘餘下來的義勇軍,絕大多數向日軍投降,如張海鵬的部隊一樣成為了後來的滿洲國軍。另外還有一部份不願意投降的義勇軍,為中共滿洲省委收編,成為東北人民革命軍,一方面繼續推動反滿抗日運動,另一方面則繼續土地革命戰爭。

直到1935年,共產國際召開第七次代表大會,鼓勵各國共產黨與資產階級政黨聯合對抗法西斯,再加上中共中央響應此一政策發表《八一宣言》後,東北人民革命軍改變番號為東北抗日聯軍,象徵聯合東北境內各黨各派共同抗日之意。雖然表面上強調跨越黨派,可東北抗日聯軍實際上仍是效忠莫斯科共產國際的隊伍,甚至與中共中央都沒有直接的聯繫。

趙尚志、楊靖宇、趙一曼與周保中等東北抗日聯軍的領袖都具備中國共產黨員的身份,但他們聽命的對象卻不是延安的毛澤東或者周恩來,而是遠在莫斯科的史達林(Joseph Stalin)。東北抗日聯軍的主要交戰對手,則是由投降日軍的東北軍改編而成的滿洲國軍,更讓東北的抗戰演變成蘇聯「偽軍」與日本「偽軍」之間的交鋒。

另外一個東北抗日聯軍效忠共產國際,而不是中共中央的證明,還來自於大量蒙古與朝鮮籍的共產主義運動者加入東北抗日聯軍。比如北韓領袖金日成等外籍中共黨員,都不是人在延安的毛澤東所能輕易指揮得動,真正的影武者還是史達林。東北抗日聯軍抵抗日滿聯軍的過程中,雖然不缺乏可歌可泣的故事,卻終究還是蘇聯與日本之間的代理人戰爭,談不上所謂的「愛國主義」。

Zhou_Baozhong
Photo Credit: 東北民主聯軍 @ public domain
周保中

被毛澤東鬥垮的東北抗日聯軍

伴隨著《日蘇中立條約》在1941年4月13日的簽署,蘇聯正式解除了與日本之間的敵對狀態,並以承認滿洲國為條件,成功換取日本承認蒙古人民共和國。蘇聯與日本的代理人戰爭結束,東北抗日聯軍也終止在滿洲國境內的一切反滿抗日運動,集體撤退到了蘇聯遠東地區。顯見中共吹捧的東北抗日聯軍,所有行動都深受蘇聯外交政策的擺佈。

直到蘇聯在1945年8月撕毀《日蘇中立條約》,被改編成蘇聯遠東方面軍獨立第88步兵旅的東北抗日聯軍才跟著紅軍一起重返東北。佔領東北以後的史達林,確實希望如同在北韓扶持金日成一樣,在東北扶持一個親蘇政權,只是他一開始所屬意的對象並不是毛澤東。史達林所屬意的對象,是在T-34戰車開道下率領獨立第88步兵旅返回東北的周保中。

從這裡我們更不難發現,東北抗日聯軍比起中共中央,看在史達林眼中更是自己人。史達林本來打的如意算盤,是讓T-34一路南下奪取整個華北平原,並扶持以周保中為領導核心的共產主義政權。不過蘇聯紅軍的攻勢,最終只打到內蒙古的張家口就停止了,因為日本在原子彈的打擊下於1945年8月15日宣布向盟軍無條件投降。

駐華美軍司令魏德邁(Albert C. Wedemeyer)將軍,也緊急調派陸戰隊第3兩棲軍登陸河北與山東,遏阻了蘇聯任何南下華北平原的野心。毛澤東則利用這個機會,派遣8路軍冀熱遼軍區的部隊挺進東北,硬是代表中國本土的共產主義武裝力量與蘇聯紅軍建立起聯繫。隨著越來越多8路軍進入東北,毛澤東的手下林彪逐漸站穩腳跟,把周保中給擠了下去。

站在政治鬥爭的角度上,東北抗日聯軍不只不是毛澤東的部下,反而還是競爭對手。林彪進入東北後,將包括原滿洲國軍警在內的游擊、雜牌部隊集結起來成立東北自治聯軍,後來又發展成東北民主聯軍以及東北人民解放軍的目的,就是要讓中共中央指揮的部隊取代東北抗日聯軍系統人馬,成為唯一代表東北人民的共產主義軍隊。

Military_exercise_of_Manchukuo_Imperial_
Photo Credit: 毎日新聞社《一億人の昭和史 日本植民地史2》 @ public domain
滿洲國軍

從東北打到海南島的「滿洲國軍」

從史達林試圖扶持周保中這點來看,其實蘇聯出兵東北的目的顯然不是要幫助中華民國光復失土,而是要扶持一個紅色的滿洲國。如果不是因為日本提早投降、美軍即時登陸華北還有毛澤東派兵進入東北,或許史達林的此一計謀早已得逞。此刻中共雖然仍以推翻蔣中正以及驅逐美軍為第一優先目標,但是毛澤東與史達林兩人的裂痕卻已經若隱若現。

日益民族主義化的中共中央,必須要為日後在東北與蘇聯翻臉做好準備,否則將如同北韓或者東歐的共產主義政權一樣被史達林玩弄在掌心裡面。趙尚志與楊靖宇等東北抗日聯軍英烈,固然要成為中共大書特書的英雄,可是他們留下來的同志,包括周保中在內是絕對不能夠重用的。可是如果東北抗日聯軍人馬不能用,要用誰來抵抗國軍的攻勢呢?

答案就是被解除了武裝的日滿聯軍,他們大多數對自己敗給國民政府並不服氣,把加入東北民主聯軍視為在戰場上翻身的機會。尤其是對日本關東軍的戰俘而言,加入中共軍隊意味著他們可以逃脫被送往西伯利亞當奴工的命運,自然更是踴躍的與林彪配合。在多數關東軍戰俘被遣送蘇聯的情況下,只有少數日本人被允許留在東北,協助中共發展裝甲兵、砲兵以及航空兵等技術兵科。

加入中共數量最多的,還是全盛時期數量達20萬人的滿洲國軍。20萬雖然不算太多,但滿洲國軍無論是從訓練還是裝備的角度出發,都是日軍扶持的眾多中國親日武裝當中素質最高的。滿洲國正規軍的加入,讓以農民兵為主力的東北民主聯軍的戰鬥力獲得了大幅度的增加,後來林彪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4野戰軍也是以他們為主力,從東北一路打到海南島。

等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中共持續以過去日滿培養的軍警還有行政幹部治理東北,倒是過去在東北與日滿聯軍對抗的東北抗日聯軍系統人馬遭到冷落。儘管共產主義在東北取得了勝利,但是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前滿洲國軍還是戰勝前東北抗日聯軍,贏得了東北代理人戰爭的最後勝利。如果沒有滿洲國,又怎麼會有毛澤東在60年代與蘇聯翻臉的本錢呢?

Kanji_Ishiwara2
Photo Credit: 毎日新聞社「一億人の昭和史 1930年」より @ public domain
規劃九一八事變的日本關東軍參謀石原莞爾

石原莞爾留給中共的滿洲遺產

九一八事變留給中共的,還不只是一支素質極高的滿洲國軍,因為石原莞爾侵略東北的目的,就是為了要把東北打造成未來日本與美國開戰時的工業基地。日本的投資,再加上東北本身就盛產鐵、煤、棉花、大豆等天然資源,滿洲國到了戰爭即將結束時的1945年已經成為東北亞第一大的經濟體。東北落入中共手中,對國共內戰的結果產生了決定性的作用。

雖然經歷過蘇聯紅軍的一番掠奪,日本遺留在東北的工業設施,到了1950年韓戰爆發之際仍占全中國大陸工業設施的50%以上。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滿洲飛行機製造株式會社,該企業從1941年開始到1945年為止,共計生產軍用和民用飛機2196架。值得注意的是,由滿洲飛行機製造株式會社生產的中島九七式戰鬥機乙型,曾經被出口給泰國皇家空軍。

客機方面,滿洲飛行機製造株式會社還打造了一款MT-1「隼型」,是歷史上第一款在中國土地上設計和生產的民航機。戰後中共以滿洲飛行機製造株式會社為基礎,成立了瀋陽飛機工業集團。瀋陽飛機工業集團以大量生產蘇聯MiG-19戰鬥機的仿製品殲-6而聞名於世,並且將他們大量提供給中共在第三世界的盟友。

另外一個瀋陽飛機工業集團值得一提的成就,是在殲-20之後為中共打造了第二款隱形戰鬥機殲-31。甚至從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當今與泰國皇家空軍的緊密交流,還有中國商飛設計C919與CR929等國產客機的努力上,我們都還能看到滿洲飛行機製造株式會社的影子,顯見90年前的九一八事件確實給中共留下了不少遺產。

畢竟當年石原莞爾設想的「人類最終戰爭」,就是為了要證明東方文化比西方文化更適合統治地球。如今他的這個設想,似乎相當大的程度在中共的身上應驗了,而且還是以關東軍當年留在東北的設施為基礎發展而來,只能說歷史實在是格外的諷刺。九一八事變對於中共而言,不只爭到了生存下來的可趁之機,還為其打下了成為今日世界第二大強權的基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