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重掌阿富汗,曾被稱為「恐怖新月地帶」的東南亞會成為恐怖主義溫床嗎?

塔利班重掌阿富汗,曾被稱為「恐怖新月地帶」的東南亞會成為恐怖主義溫床嗎?
2021年9月7日,阿富汗難民聚集在印尼棉蘭市抗議,他們多是大多數是哈扎拉少數民族,他們集會譴責塔利班奪下阿富汗,並呼籲加速讓他們在第三國定居。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911事件爆發後,文化宗教多元的東南亞地區的恐怖活動呈上升和蔓延趨勢,因此印尼、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延伸到泰國、緬甸和柬埔寨,被視為一個「恐怖新月地帶」(Crescent of Terrorism)。

2001年9月11日, 19名蓋達組織成員劫持4架民航客機,分別撞向紐約世界貿易中心和五角大廈,造成近3千人死亡。隔月,美國針對911事件展開報復行動,進攻阿富汗發動反恐戰爭,試圖推翻塔利班政權,消滅恐怖主義勢力。

就在911事件邁入20週年之際,美國宣佈8月30日撤出阿富汗,長達20年的阿富汗戰爭正式落幕。與此同時,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傳出慶祝的鳴槍聲,時隔20年後重新掌控阿國政權的塔利班,對美國軍隊的撤離雀躍不已,表示「國家已經完全獨立」。

恐怖新月地帶

塔利班此刻再度掌權,可說是「意義非凡」,為全世界的恐怖分子打了一劑強心針,讓他們深信像美國這種「邪惡勢力」,最終仍會敗在伊斯蘭極端主義手上。這種局勢恐怕會煽動北美洲、中東乃至東南亞的極端分子,鼓勵他們繼續奮戰。

就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的一個月後,日本外務省冷不防發出公告,呼籲日本公民遠離印尼、菲律賓、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和緬甸的宗教設施和人群,原因是有情報顯示這6個東南亞國家發生自殺襲擊的風險增高。

由於日本婉拒提供消息來源,也不願透露更多資訊,僅通過簡短的公告呼籲日本公民密切關注當地新聞,在「這個時間點」小心行事,這也引起了被點名國家的疑惑。泰國、菲律賓、印尼和馬來西亞皆表示沒有收到任何關於潛在威脅的情報,對於日本突如其來的公告感到不解。

日本突如其來的公告頗耐人尋味,讓外界擔憂恐怖預警並非空穴來風。事實上,在911事件爆發後,東南亞被視為全球反恐戰爭的「第二戰線」。除中東主場以外,東南亞的恐怖活動自911事件後呈上升和蔓延趨勢,從阿富汗到中東的伊拉克、葉門,再延伸至東南亞的泰國、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構築成「恐怖新月地帶」(Crescent of Terrorism)。

擁有多元族群與文化的東南亞,由於也擁有龐大的穆斯林族群,因此一直是宗教恐怖主義滲透的溫床。

早在911事件前,美國國務院在《全球恐怖主義形勢報告》就提及「恐怖據點轉移」,即恐怖主義的據點已從中東轉移至東南亞,並將南亞、東南亞和西亞稱為「極端伊斯蘭恐怖活動的核心重鎮」。

阿富汗戰爭期間,約有一萬名海外「聖戰士」參與,其中包括數百名東南亞人。這些東南亞極端分子在阿富汗接受軍事訓練,有些還積極與蓋達組織結盟合作,在他們返回東南亞後成為組織分支,或是加入伊斯蘭祈禱團(Jemaah Islamiyah)、阿布沙耶夫(Abu Sayyaf)等東南亞恐怖組織,繼續宣揚恐怖主義思潮。

伊斯蘭祈禱團曾在蓋達組織的支援下,於2002年犯下峇里島爆炸案,釀成200多人死亡的悲劇,是印尼史上死傷最慘重的恐襲事件。該組織精神領袖阿布巴卡(Abu Bakar Ba'asyir)與蓋達組織、伊斯蘭國淵源頗深,他曾經在馬來西亞招募志願者加入阿富汗的反蘇聯聖戰,並在印尼亞齊資助和訓練武裝組織。

塔利班在阿富汗重振旗鼓,極有可能激化「恐怖新月地帶」的恐怖組織成員或是潛在恐怖分子的蠢蠢欲動,包括密謀招募更多成員在東南亞一帶發動恐怖襲擊。雖然目前東南亞局勢尚屬穩定,沒有發生任何對地區造成威脅的恐怖活動,但阿富汗的局勢確實值得當局關切。

RTXLL30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圖為峇里島爆炸案後的現場,照片攝於2002年10月14日。

宗教恐怖主義滲透年輕族群

911事件開啓了恐怖主義的「聖戰時代」(the Jihad era),這種充滿宗教色彩的恐怖主義,已成了構成全球安全危機和地區威脅的主因之一。21世紀盛行的宗教恐怖主義,在塔利班重新執政後迅速擴張。塔利班掌握國家實權、組織新內閣,乃至「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Islamic Emirate of Afghanistan)的成立,這個恐怖組織的戰略思維、組織能力和網絡結構,將現代恐怖主義推向另一高潮。

全球資訊流通的便利與迅速,使恐怖主義打破地域界限,以去中心化的人際網絡形式,化身更具殺傷力、更危險、更棘手的敵人。恐怖組織通過網路招攬新血或加強聯繫與合作,互相提供恐怖暴力攻擊模式的訊息、組織運作的參考和武力的支持,使得各地恐怖主義團體的網絡變得愈來愈密切。

現代恐怖分子擅長使社群媒體宣揚恐怖主義思潮,向潛在恐怖分子灌輸極端思維,從而招募更多新成員加入恐怖組織。2014年成立的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也是受惠於社群媒體強大的煽動性而急遽壯大,吸引不少東南亞的極端分子前往中東參與聖戰。

社會矛盾和衝突往往是宗教恐怖主義滋長的溫床,東南亞穆斯林人數衆多,尤其是印尼和馬來西亞,宗教背景和社會條件非常適合恐怖主義的發展與擴散。皮尤研究中心於2015年發表報告指出,馬來西亞有12%穆斯林對伊斯蘭國有好感。伊斯蘭國正是看中這一點,積極通過社群媒體滲透馬來西亞年輕族群,例如通過Facebook吸引15至30歲的大馬年輕人和學生加入組織。

伊斯蘭國不斷在社群媒體上散播誤導性的伊斯蘭教義,招攬年輕成員加入「聖戰士」與「聖戰新娘」行列。不少受到誘騙的年輕男女,經過伊斯蘭國成員的洗腦,準備從馬來西亞出發前往中東加入武裝鬥爭。值得一提的是,伊斯蘭國相當擅長「柔情攻勢」,成功說服了不少東南亞女子為組織效力,先將她們同化成恐怖分子,最後獻身成為「聖戰新娘」或自殺炸彈客。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