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無意良母》作者賴曉妍、葉丙成:生孩子像人生裡的急轉彎,而且是一轉彎就全速行駛

專訪《無意良母》作者賴曉妍、葉丙成:生孩子像人生裡的急轉彎,而且是一轉彎就全速行駛
Photo Credit:親子天下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要給孩子正確的價值觀,讓他們找到自己喜歡的事發展下去,要發掘興趣、具備解決問題的能力,還要懂得利他,」葉丙成認為,人若只關注自我,在面對挑戰、關卡時便容易放棄,但若學會付出,便能對社會有一定的正面影響力。

文:愛麗絲

「廢文就像是種態度吧,用非正式的心態寫文章,但當然也有一定的目的性,還是希望大家去讀這些內容的。」賴曉妍在臉書上記錄與家中三個孩子們相處的生活日常,親子生活在她筆下,寫來輕鬆詼諧,令人發噱,但幽默文字背後,卻有一套獨特的教養哲學。

這回出版《無意良母》,由賴曉妍書寫與家中三個孩子鹹魚、小滴、小咕「或諧或廢」的親子日常,葉丙成則從中梳理,分析賴曉妍與孩子互動間的教養哲學,提供坊間父母另一種參考。

「不知不覺就成為葉帥的粉絲了。」賴曉妍最初經出版社牽線認識葉丙成教授,而後自己辦了PaGamO帳號,而葉丙成先前已從臉書貼文的留言認識賴曉妍,「就覺得這人留言挺有意思的啊!」賴曉妍的文字並非推廣正經八百的教養道理,反倒是在親子互動裡,隱約透露相處之道。「廢文也許不會對國家社會有經世濟民的正面效果,表現形式是廢的、輕鬆幽默,但還是有它的作用。」

葉丙成常以「廢文帝」自居,這也是他替自己建構的自媒體人設。「我是個教授,這身份通常讓人厭煩啊!」葉丙成觀察,「大家似乎對反差、矛盾人設感興趣、覺得有趣。」於是葉丙成樂於利用大學教授的身份,以反差極大方式,講述他真正想讓大家看到的理念。但在《無意良母》中,相較賴曉妍的輕鬆詼諧,葉丙成撰文部分更「文以載道」一些,「我小時候很愛看小故事大啟示,但都只看小故事、跳過大啟示,」如今負責闡述道理,葉丙成不禁笑稱自己會不會「變成被跳掉的大啟示啊?」

賴曉妍對自己的人設也相當鮮明,「其實我算是工作認真、積極進取,只是這些平常我不太會講嘛。」賴曉妍開玩笑地說著,過往,她與先生賴馬共同創作繪本,這回自己出書,是既陌生又熟悉的體驗。「前十年都在做繪本,其實已經很習慣那樣的表現形式,」賴曉妍說著,是繪本「好像沒有要教什麼,卻又有點什麼」的表述方式,而在《無意良母》裡,賴曉妍採用的正是相似的呈現手法,並將自己定義為「有點廢的媽媽」,「如果犧牲一點形象,讓其他爸媽不要那麼緊張、有些療癒感,那很不錯呀!」賴曉妍笑道。

「我記得自己小時候的心情,為人父母,我也不覺得自己都是對的。」

賴曉妍如今是妙語如珠的母親,但在她的成長過程裡,家庭生活並非幽默詼諧,「我的整個家族幾乎都是公務人員,父親的幽默都用在對外。」賴曉妍在家中排行老二、也是老么,上頭還有哥哥,她自承家裡有些重男輕女,但樂觀的她卻從中找到屬於自己的空間,「我很喜歡做自己的事,偶爾被忽略,反而讓我擁有更多自由,過得更開心啊!」

賴曉妍投入自己喜歡的領域,但鑽研的方向顯然與父母期待背道而馳,「我爸媽一開始都認為我應該好好讀書、考公務人員,覺得我做的這些事情都是雕蟲小技。」儘管父母嘴上這麼說,賴曉妍仍從他們的舉動,看出不曾說出口的引以為傲。「有親友來,他們會把我畫的圖都擺出來展示;家裡重新粉刷的時候,父親會保留梯腳的空間讓我自由創作。」或許父母的教育稱不上開明,但也許賴曉妍個性使然,讓她不全然聽信父母所言,在生活裡找到方法自得其樂,「我記得自己小時候的心情,現在為人父母,我也不覺得自己都是對的。」

相較於賴曉妍,排行老大的葉丙成在成長過程裡,學業表現是獲得部分自由的關鍵,「我媽媽很保護孩子,所以我不太有機會冒險,但因為讀書、應付考試能力還行,學業以外的時間相對有比較多自由可以多方嘗試。」從小,在課堂上,葉丙成老愛插話、逗得全班哈哈大笑,在班上也總帶頭倡議各類活動,「不過老師好像對成績好的學生容忍度都比較高?」自認是傳統教育體制下的既得利益者,如今為人父母,卻發現孩子似乎在學校扮演和自己當年相同的角色,「這難道是報應嗎?基因的力量真是太強大了!」葉丙成笑稱。

生孩子如人生裡的急轉彎

回憶過往,賴曉妍說自己是「突然當媽媽的」,認識先生賴馬一年後,大女兒便出生了。初為人母的焦慮、害怕,最初體現在她的夢境裡。「我常夢到孩子像豆腐一樣碎掉,我試著撿起那些比較大的碎塊,它們卻又一一破裂成更小的碎塊,真的很怕把孩子養死了啊!」賴曉妍的母親是職業婦女,她是由奶奶帶大的,初為人母時,身邊少了得力的長輩幫手,但賴曉妍的大女兒,卻如報恩白鶴般善解人意,「她是很小的時候,就能好好溝通的孩子。」賴曉妍笑稱因為長女的緣故,她最初不太理解為何許多父母總無法對小嬰兒好好說話?「不過我生了後面兩個就懂了啦!」

或許是幸運,賴曉妍說大女兒彷彿替她引領了方向,「不只是照書養、聽教學,而是要好好思考孩子和自己的關係。」如今賴曉妍大女兒步入青春期,早早開始依循興趣、經營自己的Instagram,賴曉妍相當引以為傲地說「青春期絕不是只有叛逆、不聽話啊,」儘管與孩子的生活中必有摩擦、也須維持一定的常規秩序,但比起父母威權,賴曉妍認為和青少女相處,重點在於讓孩子發現父母的存在價值,「孩子必須喜歡妳這個人、即使不是媽媽的身份仍然喜歡妳。」

當年突然成為母親,賴曉妍稱「生孩子像人生裡的急轉彎,而且是一轉彎就全速行駛,」賴曉妍笑稱自己和先生幾乎在婚後才慢慢認識彼此,家庭裡每件事情接踵而至,他們在解決問題的過程裡,也建立起牢固的夥伴關係。「我們在並不非常認識彼此時就成為爸媽,但幸好性格相似、理性與感性並重。」賴曉妍說自己與賴馬偶有意見相左的時刻,「但不需要當成摩擦,沒解決問題我們就一起想新方法,彼此也會理性溝通、講清楚為什麼要這樣做。」

不是多厲害的因材施教,而是「看狀況反應」

賴曉妍養育鹹魚、小滴、小咕三個個性迥異的孩子,為人母仿若一趟奇幻旅程,總有出乎意料的驚喜或驚嚇。「像有次孩子問我他能不能和朋友出門玩,我回答防疫考量下,出門玩不好吧!」賴曉妍本預期孩子會因此失望,豈料孩子反倒一派輕鬆,打算以她的回答作為回絕同學的藉口,「原來他不是想出門的啊!」

意料之外層出不窮,在賴曉妍的體驗裡,教養或許是觀察孩子們的反應、做出相對應回應。「生養小孩總有新發現,一切都在漸入佳境啊。」而不同孩子間,對社交的需索程度也因人而異,賴曉妍家中,也有熱愛社交的小靈魂,「自己寫邀請卡給別人父母、問他家小孩能不能來我們家玩,」賴曉妍笑稱自己就只能「看狀況反應,不能說是多厲害的因材施教啦!」

比起因材施教,倒不如說是觀察到孩子的因人而異。這點,葉丙成也在自己兩個孩子身上清楚見到,「面對我同樣的行為,小葉、小小葉的反應大不相同啊!」而家中排行自然也影響孩子與父母間的相處模式,「生養老大時,爸媽也是第一次,老大會擁有父母許多的愛,但經常需要突破極限。」如今都算是累積不少經歷的父母,賴曉妍與葉丙成兩人異口同聲,面對後頭出生的孩子,父母將變得從容許多。

或許是略感從容,讓賴曉妍從不設限,更勇於帶孩子們體驗世界。「很多人都說小時候帶孩子出國是浪費錢,可是我覺得讓他們擁有這些經驗是很重要、珍貴的。」賴曉妍自承比不上背包客熱愛旅行,但憶及自己童年時,曾和奶奶一起搭老式巴士遊台灣,那樣的經驗讓她至今仍難以忘懷。

於是她也曾帶著孩子們和父母前往摩洛哥,「真是花了很多錢啊!」賴曉妍笑著說,但旅行彷彿是種自帶濾鏡的魔法,「孩子們會變可愛,他們每天都會玩得很累,累了就睡,」旅行最神奇的,是日常生活裡狗屁倒灶的爛事,都變得好笑、有趣又療癒,「再不好,回想起來都很好啊。」而這些回憶,在孩子們的童年裡更成為無可取代的鮮明記憶,「我們談到哪一年,他們都會說『就是我們一起去XXX的那一年啊!』」

這樣的人生才快樂吧?

「我想不出來耶!」談及對孩子們的期待,賴曉妍苦思良久,卻只想到極為實際的「吃多、長壯」。「我好像更多時間是在思考,希望自己是怎樣的媽媽,」但賴曉妍說自己無法準確解釋這個問題的答案,「媽媽不是一個詞,而是代表著一種關係,是建立我們雙方的默契,目前我算是有達到吧?」反觀孩子們曾談及對她的期望,賴曉妍語帶笑意,「吼,小孩都很膚淺,就希望媽媽買大房子、提升財力啊!」在他們的親子關係裡,不是硬把期望加諸彼此身上,而是雙方都能歡快生活、舒服自在的關係。

而葉丙成對孩子的期望,部份寫在先前由中部合唱中心委託其作詞、黃俊達老師作曲的《少年的超能力》中,「要對世界充滿好奇心,才不會一直待在已知的舒適圈,也要有敢夢想的勇氣。在創辦實驗學校無界塾時,葉丙成邀集所有教師,寫下自己希望教出怎樣的學生,整併、增補,成為現在的使命宣言:

無界塾創造一個以孩子為中心的學習環境,致力於啟發潛能,實現以能力為本的差異化教學。協助孩子發掘興趣、建立自信、同理他人、突破自我。希望每個孩子從無界塾離開時,具備獨立思考、自主學習、團隊合作,與積極解決問題的能力,成為一個善良、利他且有影響力的人!

「我們要給孩子正確的價值觀,讓他們找到自己喜歡的事發展下去,要發掘興趣、具備解決問題的能力,還要懂得利他,」葉丙成認為,人若只關注自我,在面對挑戰、關卡時便容易放棄,但若學會付出,便能對社會有一定的正面影響力,「這樣的人生才快樂,不是嗎?」葉丙成說道。

本文經Readmoo閱讀最前線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