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紀案」重傷朱立倫,國民黨只剩一個方法阻止張亞中

「違紀案」重傷朱立倫,國民黨只剩一個方法阻止張亞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張亞中違紀案的影響在國民黨內不會小於「換柱」,甚至更勝「換柱」,而且張亞中的支持非常有可能突破許多藍營人士所預期的天花板,若要避免國民黨被按下「加速毀滅按鈕」,或許只剩下一個最讓人不想使用的方法,那就是「棄保」。

文:韓友臣

國民黨主席選舉開打至今,儼然變成一齣「亂鬥爛劇」。

9月13日國民黨主席選舉中央選監會作成決議,稱接獲大量基層黨員檢舉張亞中人身攻擊朱立倫,以及張亞中500萬美元的「本票烏龍案」,決議將相關案移請考紀會查明。此事「炎上」部分是除五位黨中央人員外,另外四位黨魁候選人的代表僅朱立倫代表、前中常委姚江臨出席,其他的不是時間配合不上,就是沒收到通知。

此事一出,13日晚上,江啟臣立刻在臉書發文,對相關決議表示「深感詫異」。至於朱立倫,則在同日晚間11時左右,指名「江啟臣主席及黨中央」,敬請收回成命。於此同時,「黑江梗圖」傾巢而出。國民黨主席選舉演變至此,已是分筋錯骨的撕裂。

據一些朋友轉述,針對整起張亞中違紀案,「有人」在某些新聞現場四處放話「一切都是江啟臣主導的劇本」。看亂鬥爛劇演到這裡,有些話是不吐不快,某些人口中宣稱的團結,在政治利益以及政治災難當頭的面前,竟是如此棄之如敝屣,連演都不演了。

江啟臣沒有能量搞這齣「巨大陰謀爛劇」

先不論江啟臣個人風格,熟悉國民黨生態的應該都會認同,如果這場事件是個陰謀,江啟臣沒有能量可以搞這種程度的詭計動作。

江去年當選後,即便帶領國民黨打了幾次勝仗,並且走向街頭,但是一直被藍營支持者抨擊過於溫和,主要原因根於在江注重制度性建立以及由下而上的多元民主,這點造就江的領導風格比較偏向協調而非威權。

國民黨內派系錯綜複雜,以江的溫和式領導風格,要施壓如曾永權這類「公」字輩大老,心甘情願作這種政治操作,用常識想都知道不可能,尤其江啟臣從來不是派系領袖,在國民黨注重倫理的環境中,如何能請這些大老搞小動作?

此外,選監委是江啟臣請假後,才經過中常會通過聘任,別忘了現在的中常會,各方派系都有,若真要數,朱系人馬可能還比挺江派多,如此結構的中常會,不可能選出完全聽命於江的選監委,況且國民黨慣例,選監委都是德高望重的老黨員,江哪裡有能量指揮得動他們?

媒體人羅友志則在政論節目上,忍不住說「朱立倫,我答應過你,這場黨主席選舉我不罵你,但這樣我只好『不好意思』了」,直接點名13日會議的主持人曾永權、唯一出席的姚江臨、蔣根煌都是挺朱人士,開口痛罵朱陣營的抹黑嫁禍行徑。

當天開臨時會議,江啟臣的代表,陳明義直接沒有獲得開會通知,也是另一個佐證,因為如果真要搞陰謀詭計,不是應該有個自己人壓陣,怎麼可能連開會通知都收不到?更何況,當天會議中代表朱立倫的姚江臨出席,而當時全體一致通過將張亞中案移請考紀會查明。

換言之,代表朱立倫的姚江臨當場是同意將張亞中移請考紀會的。試問,江啟臣有能力掌握姚江臨的意向嗎?顯然不可能。

姚江臨出席中常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國民黨中常委姚江臨

不論是否有陰謀詭計,各方危機處理也是一個看點

9月13日消息爆出來,經過一個下午發酵,當天晚上風向大變,輿論譁然,不只傷害江、朱二人,更危害國民黨形象。江啟臣率先發聲明,請請求選監會收回成命重新考量。

然而,朱立倫隨後的三點聲明,有意將矛頭指向江啟臣,卻說了同樣反對卻暗指黨中央。首先,朱聲明的第一點最後提到「對會議結果深感錯愕」,問題各陣營只有代表朱立倫的姚江臨出席且表示同意,怎麼還會對「會議結果深感錯愕」?與現實狀況似乎不符。

其次,朱的第二點聲明,提到「敬請江啟臣主席及黨中央收回成命」,問題是江已經為了選務中立而請假參選,對黨的指揮權已經卸下,無法再碰黨務,而中常會也交由會議主席蔣根煌主持,這點聲明顯然刻意讓民眾誤以為江啟臣仍有影響黨務的權力。針對朱的聲明,江啟臣也在同一篇貼文下,解釋實際狀況,表明無權過問選務相關業務。

實際上,此刻要求已經請假的江啟臣介入選監會決議,並非明智之舉,因為倘若江不顧請假限制,插手選監事務,接下來只要選務有任何不盡人意之處,矛頭都會先指向已經請假的江啟臣,甚至懷疑江插手選務工作,這不僅對江不公平,也不符合體制。因此,江重申其請假間無權過問,只能以鑒請方式請求黨中央更改決議,是較符合制度與常理的決定。

除此之外,當天晚上就在朱立倫發出聲明不久,包含朱立倫聲明底下留言、泛藍群組與社團,「立即」大量湧入暗示或明示江啟臣是幕後黑手的圖卡,時間點非常湊巧。論點不外乎暗示黨中央受江啟臣控制,或是直接利用仇恨動員,在圖卡中把江啟臣打成借刀殺人的「亡黨弄臣」,不少泛藍粉專或朱立倫官方粉專的留言中,仍可見到類似仇恨性圖卡。哪個陣營利用仇恨動員,轉移傷害,痕跡非常明顯。

儘管如此,江陣營仍採取溫和團結牌,多次鑒請選監會收回決議,表達反對移請張亞中案進入考紀會。江啟臣更稱張亞中是「作戰夥伴」。

話雖如此,各大泛藍群組與粉專,如今仍可見到包括抹黑式圖卡在內的攻擊性言論,以仇恨式言語咒罵江是幕後黑手,相關陣營卻無人制止。如果放任下去,黨員間信任會進一步瓦解。

oi3977ph04v61iapr8d8ys2za7qe4a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事情發展至此未見淡化,事態反而更加擴大。朱立倫15日接受媒體聯訪,被問到老問題「美國線民」,朱除了一貫的否認外,這次更說「遭披露的那一本維基解密中,是記錄台灣政治人物與美國在台協會(AIT)處長談話,裡面篇數最高的3個人是前總統馬英九、蔡英文總統與立法院前院長王金平,比他篇數多的更多達約10至20人,『朱立倫算是小咖』」。

一次拖了三個人下水,張亞中引發的爭議越燒越大,只不過加油添柴的是朱立倫自己。

朱立倫的整合力出現動搖,只剩一個方法阻止張亞中上位

我非常不希望台灣出現兩個新黨,或兩個統促黨,猶如台灣災難。

張亞中從一開始的孤芳自賞,到有點聲量,再到現在完全有可能問鼎黨主席寶座,種種一切源於朱立倫掉槍給他。國民黨距離徹底極化,走向統派光譜的極端,只有一步之遙。

這「一步」走過後,就是懸崖。

部分張亞中粉絲的「暴躁」、「不理性」超出想像,就連出面澄清500萬美元本票事件的洪秀柱都被當成是「必須清除的李登輝遺毒」。如今傳出張亞中要洪秀柱不要影響他的選情,配合他演出,遭洪秀柱嚴詞拒絕,此事亦遭「張粉」撻伐。「張粉」全然不在乎國民黨能不能2024重返執政,只一心認為張亞中的「虛無理論」好棒棒,面對挑戰就重複「國民黨需要理念重造,唯有張亞中」,逃避政治現實,更何從決定一個政黨的未來。

無論誰是張亞中違紀案的罪魁禍首,隨著相關事件登上主流新聞媒體,尤其是電視新聞媒體,並被當成政論節目的評論題材,這事情就註定不可能善了。

而張亞中的支持非常有可能突破許多藍營人士所預期的天花板,依據媒體人韋安貼出的「內部民調」,黨主席候選人的支持度在電視辯論後是江啟臣第一(27.6%)、張亞中第二(23.4%)、朱立倫第三(21.9%)、卓伯源第四(1.7%),而江和張的差距不到5%,完全不可小覷。國民黨的地方諸侯們「剉著等」。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朱立倫張亞中卓伯源江啟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一位長期觀察台灣政治的友人透露,張亞中違紀案的影響不會小於「換柱」,甚至更勝「換柱」。他頓了一下,緩緩吐出幾個字:「朱立倫已經廢了」。

其實原因也很簡單,朱立倫身上背著一條「換柱」罪名,國民黨基本盤雖對他抱著既有的反感,事過境遷後還勉強能「含淚投票」,如果之後又要多背兩條「中常會政見說明中離,傲慢無禮」、「介入選務,砍殺張亞中」,往後朱立倫的站台只剩毒藥功能,毫無拉票功能可言。

一個連自家基本盤都不喜歡的人,怎麼可能幫助候選人拉票呢?

爾今,能擋下張亞中的方法或許僅僅一種,也是最讓人不想使用的方法,那就是「棄保」。話說到此,棄誰保誰不明說,就讓「有能力棄保的看倌們」打打算盤想想,要不要為國民黨按下「加速毀滅按鈕」。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